最新文章

靜學姊之十七.We are family

叫了半天的門,學姊也不出來應,彥剛正擔心著,門突然開了。

「你又來了?」靜對著他皺眉頭。

「喂,學姊,什麼態度阿?」一眼瞥見地毯鋪了厚厚的棉被,小薰可愛的小臉流著口水,彥剛幾乎是衝著跑過去,「啊啊~小女生小女生~」

靜學姊之十六.薰風

「懷孕了。」放下電話,靜對著彥剛說。
彥剛一跳,險些打翻了茶杯,「學…學姊…不…不要慌張…」他結結巴巴的口吃,「我陪你去日本找他負責~」

靜定定的看著他,「學弟,別緊張,」慌張的是你,不是我,「不是我懷孕了,是我姊姊。」

靜學姊之十五.深雪

當 雪深的日子 春天就要來臨

冰與霜哭泣著 在稍頭垂著淚 點點滴滴

當 雪深的日子 冬天就要別離

我們相擁 在別離的冬季

雪落無聲 默然的冬季

當 雪深的日子…

春天就要來臨 櫻花盛開的時候

我們相聚?或許…我們分離?或許…

溫度太低,對於低血壓的人來說,實在是種折磨。靜也被這種超低溫的冬季弄的昏昏欲睡。

靜學姊之十四.時月

靜喜歡煮巫婆湯,雖然彥剛嘖有煩言,還是只能設法弄得好吃點,一下班還是來靜家裡吃飯。

一鍋白水,兩個雞湯塊,玉米、魚丸、甜不辣、蘿蔔、粉絲。每次回到家,靜都把前夜洗好的料倒進火鍋裡,電磁爐無煙的煮著,她趁著湯滾時去換衣服洗澡。

靜學姊之十三.意雲

靜覺得,意雲是生來和她相沖的。

大部分的時候,靜忙得頭得抬不起來,意雲的冷嘲熱諷都當成耳邊風,有回太煩了,回她一句,「意雲,妳今天第六次來找麻煩了,到底是企劃部太閒,還是公司冗員多?」

靜學姊之十二.冬之月季

靜,高雄即使進入的冬季,仍然日日裡有豔陽照耀海面。和台北的苦寒不同。

若是妳願意,來高雄住幾天。今年的聖誕節,我和妳,徹夜長談。

陰溼的台北沒有任何值得我追憶,除了靜靜妳。

帶著妳的脂豔齋的紅樓夢,讓我的朋友過過眼,為了答謝妳千里送書的情誼,親愛的靜,隨信附上機票,我在高雄,等妳。

月季

靜學姊之十一.醉酒

睡到半夜,劍紅渴了起來,迷迷糊糊的轉身,身邊居然有人在呻吟。

定睛一看,居然是彥剛。

他差點跳了起來,沒想到一起身,排山倒海的嘔吐感湧了上來,只聽靜厲聲說,「這裡!」劍紅只見靜端著個臉盆,他也準確的吐在裡頭。

靜學姊之十.不離不棄

靜正為了不平衡的報表傷神時,意雲風一樣撲進會計室,對她沒頭沒腦嚷了起來。

「妳為什麼不阻止他?為什麼?該說話的時候不說話…妳是死人哪!」

什麼?靜愕了一下。

意雲滿臉是淚,夾雜不清的說,彥剛已經遞辭呈了。

靜學姊之九.追求(下)

站了一晚,加上前些時候不知死活的旅行,讓好不容易收了口的腳傷又復發了。

新肉又綻了口,透明的體液流出來,靜連站著都很吃力。

她沒請假,每天學弟來扶她上班下班的。

靜學姊之九.追求(上)

今天是姬百合。還是這麼大一把,真是非常非常的浪費。

靜看著佔據了半個桌子的花束,嘆口氣,將花挪到第二會議室去。

「唷,靜。果然成熟有魅力的女人不同凡響哪。連那個林劍紅都是你裙下之臣?彥剛學長啥都不說?好肚量哪。」意雲正好開完會,尖酸刻薄的話嘩啦啦的倒個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