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葛葉之章 之一(九)

這些鬼鬼祟祟的皇室,討厭鬼。

我乾脆躺平閉上眼睛,雙手交疊,直到暈眩完全過去。

「隨遇而安,嗯?」艾爾羅總督漫聲問著。

「反正你一定知道怎麼出去,我不如先保留體力。」我連眼睛都沒睜開,說到底會中這種業餘的埋伏,都要怪總督大人甘願讓皇室耍神祕,資料不完整導致這種窘境。我樂得不用擔責任。

「院士,妳怎麼知道我有脫困之計呢?」他輕笑。

葛葉之章 之一(八)

你絕對不能想像,一個叫做「荒蕪」的綠洲會有這麼多華服麗裝的有錢人。

事實上,安定的社會促進了經濟活動,教會的「預言」也讓恩利斯躲過許多天災讓農作物損失達到最低。有人說這是幾百年來最富足的黃金時代,是上神的恩典。

但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這只是知識的最大運用而已。

不管怎麼說,的確商人成了新貴族,這些有錢人沒什麼重大包袱,一般的享受已經沒什麼刺激性了…現在他們齊聚在這個綠洲,享受大漠風光和豪宴,很匪夷所思,不夠有錢還不能來這熱死人的鬼地方。

葛葉之章 之一(七)

我泡到皮膚發皺才起來,才擦乾身體,穿上露出胳臂和後背的清涼長禮服…熱風一刮,我想乾脆死掉。

艾爾羅總督紳士的在外等我,伸出手臂等我搭上去。他的社交禮儀非常完美…但我看他穿了一身黑衣還一滴汗都不流…我卻覺得更熱。

輕輕搭著他的手臂,他將我迎到主人為我們準備的起居室,頓時感到涼爽起來。這個通風的起居室是用厚重的石灰岩所建,屋頂噴著細小的水珠,應該是深井汲取上來的使用水,鹹味經過噴霧,聞起來像是海邊的味道。

沙漠的風很強勁,他們奧妙的使用了風車的動力將水汲取到屋頂的水塔,水塔頂部有細小的噴嘴,有控制開關,白天用這個奇妙的小裝備降低室內溫度,並且不讓沙漠塵土飛揚。

真想讓那些數理瘋子看看。

葛葉之章 之一(六)

我們受到貴賓級的招待。

這倒不令我訝異,為了避免我熱暈導致休克,一路上艾爾羅總督都試圖轉移我的注意力,所以我鉅細靡遺的知道了這個擁有綠洲的巨商,雖然之前我就讀過他的小傳。

他叫做麥克.達頓,一個百分之百的平民。但這個年紀不到五十的市井小民,卻一手建起一個龐大的貿易王國。他甚至聰明的沒有去跟任何貴族締結姻親關係,也因為他哪邊都不是,卻也哪邊都不得罪。像是條滑溜無比的泥鰍,在滿是大白鯊的商業圈子大小通吃。

葛葉之章 之一(五)

一面聽著總督大人的報告,我一面分析思索。

艾爾羅總督提供我一份詳盡的官方報告,關於塔妮亞公主,我一面拿民間傳說和閱讀過的資料與八卦相對照。當然,聽起來完全切合她的身分。低調、謙和,非常親民,卻從來不干預政事。

這是個模範的貴族女性,非常完美的典範。

「官方報告我聽夠了。」最後我打斷他,我不想知道公主去哪些服裝店買衣服,「我想問幾個問題。」

「我能說得一定說。」他微微笑,眼神卻很機警。

葛葉之章 之一(四)

事實上我是趴在旅館的大浴池裡看完所有報告的。因此報告上充滿水印,但別想我會歉疚。

克麥隆城位於恩利斯、永冬、西疆三大王國中間。事實上,這三國中間的是龐大的死寂沙漠。東西距離千里,南北約八百。土地荒瘠,大部分是砂礫地和光禿禿的山脈,只有邊緣地帶還有些矮小灌木叢足以牧羊,綠洲和深水井只有七個。

克麥隆城就位於死寂沙漠的中央,是不法之徒最後的棲身地。但克麥隆城所在的深水井已經幾乎要枯竭了,這個城市卻依舊靠走私、勒索過往商旅(我猜想還有當嚮導,但官方文字不會提及),私賣軍火、奴隸和珠寶繼續存在。

葛葉之章 之一(三)

但這趟非自願的旅行才下山就出了麻煩。

我出生於比吉嶺還北的凍原,除了從凍原到學院那段差點要了我的命的旅程,我還沒住過任何溫暖的地方。時值盛春,學院還飄著雪,但山下卻已經有著惡毒的大太陽,我還穿著十二重綢服,沒幾個鐘頭我就中暑了。

我大約把胃裡的東西該吐的不該吐的都清光了。更殘酷的是,不是吐完就了事,之後三天我幾乎都吃不下任何東西,只喝水度日。

一中暑,總督大人立刻命令停行,將我扛出悶熱如蒸籠的馬車,我邊吐他邊脫掉我的衣服,直到剩下單衣,一面還輕柔的道歉,並且朝我身上淋水。

「葛葉院士,我非常抱歉。」他親自擰了手巾替我擦臉和脖子,「妳熱著了,不得不無禮,醫生馬上就來了。」

葛葉之章 之一(二)

古帝國系院名字聽起來氣派,事實上是破舊的穀倉改建的。雅爾奎特學院位在高聳的臺地之上,凝霜下雪的時間長達半年之久。在溼寒的氣候中,穀倉建成位於丘陵的高塔,特別的通風,但也特別的冷。

後來穀倉改到其他更適合的地點,連名字都被剝奪的古帝國,再也無人重視的諸般典籍、斷簡殘篇,通通堆到這個空洞寬闊的穀倉裡,我的研究室在塔頂,可以遠眺整個雅爾奎特學院。

事實上,我只擁有半個穀倉。這是全學院地勢最高的地方,霍格拿觀星當藉口,分走了半個塔頂。其實這完全是藉口。天文系院有更完善的天文台,器材俱全。他會硬要窩在這兒,就是為了地處偏僻,可以供他的那些豬朋狗友開發「玩具」。他自己也熱愛開發奇怪的各式各樣的望遠鏡,天天在那兒磨鏡片,加上那些死性不改的傢伙成天敲敲打打,吵得要死,還不時發出爆炸聲。

葛葉之章 之一(一)

之一 據說沒有秩序的城市

長老級的院士兼社會學分院長的依文先生,正在講台之上大放厥辭。每個月都要聽一次他的謬論,真是可怕的酷刑。

但是底下的院士們卻聽得如痴如醉,跟隨他們的琅琊忙著記錄和記憶,毫無懸念的,也從來不會有人質疑。

雅爾奎特學院人口五萬,本身就是一個城鎮。真正和學問沾上邊的,約只有一萬餘人,其他四萬多人都是負責照顧這些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書蠹蟲們。

但連草履蟲都會爭地盤打架,對吧?比草履蟲高等些的書蠹蟲當然爭得更厲害。

無疑的,依文先生是人生勝利組。學院分成兩大分院,分別是社會分院和數理分院,,之下又有各系院,系院之下又有各組研究室。依文先生榮任社會分院院長,半分天下,子弟眾多,全學院總共五十六名院士,屬於他的派系就有二十三名。

葛葉之章 楔子

*《葛葉之章》蝴蝶於2009年的奇幻作品,屬於雅爾奎特學院系列的其中一部,雖未完成但可藉此一窺蝴蝶眼中的奇幻世界觀,同樣世界觀作品有《蓮華王》、《蒼露之章》等。

雅爾奎特學院 葛葉之章

楔子

我的名字叫做葛葉,是雅爾奎特學院的院士。

每次我這樣自我介紹的時候,往往會讓外來的客人瞠目結舌。因為不管從什麼角度來看,我雖然不是美人,但到底是女的。眾所皆知,整個慕大陸的文化和學術的唯一中心──雅爾奎特學院,有著嚴格到非常嚴重的不成文規定:研究和發展所有知識的院士,必定是男性,而負責記憶和保存這些知識的琅琊,必定是女性。

事實上,我是雅爾奎特成立千年來,第一個女院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