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最新遊記本-《一起去旅行II》快閃預購中

內容介紹:
今年啾仔終於成功帶蝴蝶飛出台灣,到遙遠的馬來西亞去旅行啦,雖然行程已經用了照片和文字留下紀念,還有很多旅途中小小的、瑣碎的事情,啾仔用漫畫和手記把這些都記錄下來做為紀念。

像是我們讓蝴蝶20年來第一次跑步…(掩面)

新本本規格:
《一起去旅行II — Hello Malaysia》
尺寸:A5 (14.8x21cm)
封面:彩色印刷
內頁:32頁黑白印刷
定價:200元
每筆訂單不限本數,同一個地址郵資一律50元
*本次預購數量很遺憾沒有達標XD*

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九

馮道緊張的在門口守候,無視肅殺充滿敵意的守衛。

劉先生已經進去一個鐘頭了。他也一直緊繃的在備戰狀態。只要劉先生有點動靜,他就會直接殺進去,不畏生死。

這時候他才意識到強大的劉先生其實是個纖弱的女子。

直到劉新夏推門而出,他才略略鬆弛,依舊還是警備著。

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八

千辛萬苦抵達基地後,核心實驗室的主持人親自出迎。體檢後確定身分、疫苗樣本和資料,「劉新夏」和她的助理馮道受到上上等的禮遇。

表面上。

雖然劉新夏在基地實驗室也掛了個顧問的頭銜,卻是顧而不問。

準人瑞理解。

雖然基地實驗室的人也是犧牲奉獻為全人類,但是有的人能視利益如糞土,卻無法抗拒「名」。同樣研究疫苗的實驗室何止千萬,思路殊途同歸。只是劉新夏他們實驗室走對了,其他人沒找到關鍵還在迷路而已。

所以基地實驗室既喜悅又不甘,所以隱隱的將她排斥了。

準人瑞並不在乎,相信劉新夏也不在乎。

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七

皮包骨少年兄姓馮名道。

他和有名貳臣的長樂老不同,是個貨真價實的好人(準人瑞都覺得是聖人了)。

來自一個異常戰亂的仙俠世界。他並不是名門正派的子弟,而是民間家傳的小道。有多小呢?差不多是龍虎山天師對比下的棺材鋪師傅。會點超度亡魂、封印或抹殺厲鬼的手藝。

本事呢,算是非常低微,但是馮家在民間名氣卻很大。因為馮家子弟會週行天下,在戰亂後的戰場超度亡魂收斂屍體,沒有他們收尾,平民快要全活不下去了。

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六

越往目標基地前進,殭尸越少(相對而言),但是困難卻越多。

許多不願意受基地管轄的罪犯成群結隊,打劫掙命想前往基地的人們。搶劫食物物資,綁架人口。不分男女都能滿足獸慾,然後拿來吃。

人類真是一種差異大到令人髮指的生物。有劉新夏和她師友那般豁出命來只求種族延續的,也有為了自我生存而破壞法則一的混帳。

即使發生大飢荒,動物都很少啖食自己同類的屍體。人類卻非常容易突破界限。說起來,動物都比人類更本能的維護生物法則。

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五

照玄尊者的解釋,世界由規則構成與規範,而天道就是規則的化身與意志。

當然不是這麼簡單,只是準人瑞不管怎麼說,還是剛脫離新手期的菜鳥,沒能了解的更深入。

但是現在準人瑞根本沒空去琢磨,天道愛唱啥唱啥,那通通可以排到最後。

因為,她很悲劇的發現,劉新夏只剩下一兩年可以活。

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四

一直堅毅的跟花崗石一樣的準人瑞都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整條大街的殭尸整齊劃一的跳舞…這你能信?

她深深覺得,這是她在世的時候,對殭尸電影吐槽太多的報應。嗯…不管電影內容是恐怖是熱血還是催人熱淚,只要一演到人類轉化成殭尸的畫面,準人瑞都會噗嗤一聲笑出來。

只差配個樂就可以popping了,在地上爬的都是標準breaking。總是令人瞬間出戲,太好笑了。

結果真的遇到了,她就笑不出來了。

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三

不到一個禮拜,準人瑞就能站起來了。

這時候她才知道,止痛藥不是重點,真正的重點是量身定做。

雖然很抱怨止痛藥不夠力,但是照她這傷勢恐怕是痛到休克的命,而不是抱怨不舒服。更誇張的是,理應成為殭尸的原身,居然將病毒壓制休眠,保持人類的身分。

神棍加醫學相輔相成,斷骨接續。內臟受損的問題其實是死定了,因為她沒辦法給自己開刀…神棍技能也不是那麼好使。誰讓她有個健康屬性再催化呢?雖然癒合的有些亂七八糟,簡直跟鋼鍊那個最強家庭主婦的病情有拼,到底還是活下來了。

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二

上線這麼殺,後面的劇情就被蝴蝶的一塌糊塗,恐怕就失去先知的優勢了。

但是準人瑞真的太疼了,實在想不到那麼遠。

這時候才發現,那顆量身定做的止痛藥不簡單。雖然止痛方面很普,可是激發了健康屬性和短暫的神力功能,要不真沒辦法脫身。

但是掙扎出廢鐵堆,還是束手無策。兩條腿多處骨折,內臟完全亂七八糟順便大出血,醫療完全沒可能,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這不是等死狀態嗎?健康屬性就算激發到頂也沒那麼神奇!

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一

命書卷拾壹 popping

「其實,」黑貓有些不安,「多休息些時候也沒關係,妳已經脫離新手期了,自由度大很多。」

準人瑞看了黑貓一眼,「沒事。我愛工作。」

事實上,她喜歡任務沒錯…不如說她喜愛閱讀。但這麼急著去工作的緣故…是想趕緊去賺錢。

自從她將積分花乾淨,黑貓的心情每天都是陰天。雖然她不怎麼在乎活不活這事兒,畢竟她活夠了。可讓黑貓這麼擔心,總覺得過意不去。

再說,黑貓欠了一大筆的積分…被炁道尊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