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投降說愛你(四)

務觀去了美國,留在台灣的子敬就是他的眼、他的手。他們這對意氣相投的好友,從大學時代分別擔任學生會會長和副會長開始.就一直是好夥伴。

子敬生性淡泊,不喜歡名利所帶來的沉重壓力。他樂於當個總裁秘書獻策,卻不願被一大群人逢迎拍馬。

「……其實,當個秘書是委屈你了。」務觀偶爾會為好友惋惜。

「不,我很喜歡這個職位。」子敬總是輕鬆的揮揮手,「事少錢多離家近——老闆還供應豪華膳宿,不輸五星級飯店——讓你們去作牛作馬、勾心鬥角就好了,我喜歡隔山觀虎鬥。」

務觀拿這個沒野心的老朋友沒辦法,不過,少了他還真的不行。

投降說愛你(三)

從宜蘭回來後,紫薇顯得有那麼一點悶悶不樂。

務觀還以為她無精打采是因為期末考的關係,但是期末考都過了,她還是沒有精神,這就讓他擔心了。

望著堆起來好幾尺高的教養叢書,他有種書到用時方恨少的感覺。故意逗她,她也只是哀怨的望他一眼,又低頭繼續寫她的功課。

這太不尋常了。

他是絕對不相信自己的管束起了作用——紫薇的意志像是鋼鐵打造的,根本撼動不了半分——那到底是什麼問題呢?

投降說愛你(二)

「陸務觀是個大混蛋!」紫薇一到學校,馬上對著月季怒吼。

月季無奈的掏掏耳朵,紫薇去陸家多久,她就聽了多久同樣的開場白。「他又罵你喔?」

「罵?他罵得過我嗎?是他用小人步數欺壓我!」她越想越氣,「我早上又被扣點了!從來沒見過那麼龜毛的人!我的房間整不整理關他什麼事……再說,我明明收拾得整整齊齊的啊,不過是桌上放了一支鉛筆,他居然也要扣點!你說這有道理嗎?他比訓導主任還煩人,他以為他是誰啊……」

月季打了個呵欠,覺得耳朵都快長繭了。她這位好友終於見到心目中的長腿叔叔,甚至還被收養……其實她是很替好友高興的。

投降說愛你(一)

第一章

紫薇精神委靡的到了學校。那個可恨的男孩遠遠的看到了她,居然馬上掉頭就走,讓她覺得更受傷。

不過,她只是挺了挺胸脯,像是要說服自己什麼似的,若無其事的走進教室。

沒什麼,不過是失戀而已,沒有人會因為失戀而死去的……地球照樣轉動,太陽依舊升起……沒什麼的。

但是,她偽裝出的若無其事一遇到好友,還是忍不住皺起了小臉。

「咦?你今天沒跟你家親愛的一起來啊?」綁著小馬尾,神采奕奕的月季拍了紫薇一下,沒想到竟拍出了她的眼淚。

投降說愛你(楔子)

啾寫在貼文前:本文是蝴蝶寫言情時期的舊作,因年代久遠,文章來源幾經轉手,或許有些誤植、錯字、代稱未統一狀況,還請多見諒。


「你說……你從來沒有愛過我?」少女的眼淚奪眶而出,「那你為什麼要天天跟我在一起,天天打電話給我,對我說『愛你』?半年了啊,你怎麼可以這樣輕而易舉的騙人?」

在人來人往的新光三越,男孩不安的看看四周,「小聲點……我們年紀都還小,未來還很長……我說『愛你』,只是不想傷你的心。其實跟你在一起,我一直覺得有壓迫感……」

少女怔怔的看著他,眼淚一滴滴的滾落,「我凶過你嗎?我罵過你嗎?我不聽你的話?還是我不溫柔體貼?」

「沒有。」男孩難堪又不耐煩的想趕緊結束這整件事情,「但是你對別人都很凶,我會害怕。」

曙光女神 後記

「哈哈哈~老闆,我跟你說…」這樣青春洋溢的笑聲,從台東一家名叫「曙光女神」的咖啡廳傳出來。在女校附近,這家新開的咖啡廳小有名氣,裡頭當爐的老闆帥得讓人砰然心動,對這些情竇初開的小女生來說,不啻是無聊學校生活的一劑強心劑。

而且,老闆不但帥,而且和藹可親,不管怎樣沈默寡言的女孩子都能跟他有說有笑。

就有一點不好,這個老闆老是戴著墨鏡,幾個女孩子百般嘗試,就是沒辦法讓他把墨鏡拿下來。

「老闆,你怎麼不把墨鏡拿下來?是不是你長了雙鬥雞眼?」軟求不行,乾脆用激將法。

曙光女神 第九章

第九章 直到最後

意外的,婚禮很順利的進行。靜一直慘白著臉,神情仍然自若,只是她的慘白連胭脂都遮掩不住。

「看樣子,妳的深雪沒那麼愛妳嘛。」右京蘭一把抓住她的長髮。她的髮髻早就鬆開梳順,禮服大褂也脫下來了,只剩下直單衣,看起來楚楚可憐,卻在右京蘭心裡沒留下半點同情,「如果他沒有來,我可是要不客氣的洞房花燭夜了…」

「沒想到,居然還在等我呀?」輕鬆的笑聲穿過紙門,「右京蘭,沒想到你倒是執禮甚恭,連台灣的冥婚都學了個十成十,你對山本雄之這麼孝順?喂,山本是不是你老爸?」

曙光女神 第八章

第八章 右京蘭之亂

鬼塚聯合鹿島會起衝突的消息一傳出,涼子不知道為什麼,手軟了一下。

她想起偶遇又約過幾次會的龍澤,心裡一陣陣的發寒。她抬起頭,「那麼,鹿島會的會長和副會長呢?姬君呢?」

「聽說會長和副會長受了重傷,姬君也傷了鬼塚總長…」藥師組組長憂心忡忡,「現在鹿島會已經投靠了關西右京組了。這可怎麼辦?總長怎麼會對鹿島會下手啊?聽說鬼塚聯合損傷比鹿島會多了好幾倍…」他抱著腦袋,「強悍的鹿島會加上右京組…」啊啊~他該選擇嗎?

他沒死…涼子鬆了一口氣,又為了自己的反應有點發愣。

曙光女神 第七章

第七章 姬君宿命

鬼塚總長迷戀姬君的傳聞鬧得沸沸揚揚,他這樣愛惜姬君,不管到哪裡都寸步不離。

看著緊緊黏著自己的深雪,靜嘆了口氣。

「這麼黏著我做什麼?」她的耐性雖夠,但是整天關在這個豪華的金絲籠子,還是有窒息的感覺。「讓我出去走走。最少讓我去鹿島會看看。」

「不行。暫時不行。讓他們來探望妳就好了。」他靜靜的翻著公文,「若是悶,我陪妳。」

曙光女神 第六章

涼子氣勢洶洶的衝進來的時候,靜正在做墜子。

在蝴蝶養貓養成的習慣,一閒下來就會開始製作蝴蝶主題的手工藝品,因此在這種幽禁的歲月裡,不至於太無聊。

「喂,妳就是那個鹿島姬君吧?」涼子很不客氣的問她,靜只是繼續用刻刀修整著墜子,沒有理她。

「妳這個大膽的支那女人!」涼子大怒起來,「篡奪鹿島夫人的封號也就算了,居然還驕傲的無視於我的存在?!」她一把揝住靜的頭髮,「說!妳這不要臉的狐狸精,是不是妳誘惑總長,讓他這麼久都不來找我?…啊~」她的手背有條極長極細的的血痕,靜還握著刻刀,掠了掠頭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