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之九

回房後準人瑞很認真的做筆記。翁的性幻想非常特別,她得好好思考。

其實,準人瑞本來是想敷衍過去就算了。一來她對BDSM真的是門外漢中的門外漢,二來,她對控制欲興趣缺缺。

原本的打算是,將這個迷路的小夥子收在手下,給他建立一個安全健康的認知,大概拖拖拉拉的建立完她的任務時間也到了。

但是她總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疑慮。

掐著黑貓後頸晃了兩下他終於招供了,這才讓她認真起來。

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之八

但是調教卻沒有那麼快就開始。

準人瑞特別選了個離她的臥室和翁的臥室近的房間。原本是鋼琴室,隔音效果一流,採光很好,大小適中,還附帶一個小衛浴間。只要加點器材就行了。

原本要找人裝潢,翁死活不肯,捲袖子扛著電鑽上了…還滿有模有樣的。

不到一個禮拜就全部完工…倒底是有多急。

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之七

他當然記得那兩鞭。恐怕到死都無法忘記。

枯瘦蒼白的大小姐暴怒得像是頭母獅,怒氣點燃空氣,如此熾熱。緘默溫文如肖像的女子突然活過來,用一種君臨的姿態暴虐的揮下毒蛇似的鞭子。

不能抗拒,不容質疑,不可侵犯。

像是踏著硝煙和血,優雅而嗜血,破空的鞭響如電流。

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之六

黑貓默默旁觀,表情困惑的不能再困惑。

憋了半天,「…妳不是仇男嗎?這麼和藹可親太讓人不習慣了!」

「現在他不是我的仇恨對象啊。」準人瑞淡淡的,「目前只是個可憐的、徬徨的、漂亮的小夥子。他並沒有做錯什麼,只是姓嗜好和大眾不一樣罷了。既不冒犯法律,也無損任何人。」

遲疑片刻,「我比較擔心他會被傷害。就像婚姻裡潛伏著萬惡的家暴者,BDSM圈也有些偽裝得很好的虐待狂。他實在是個太漂亮的小夥子,需要一些引導。」

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之五

原本準人瑞想立刻拒絕。

但是翁秘書在顫抖,表情異常的痛苦、掙扎。

這是一段很漫長的心路歷程,沒有人能馬上接受自己的這種傾向,總是要自我折磨很久。

這漂亮的小夥子還只是站在起點,徬徨無助的張望,僅憑本能的找了個看似最安全的人臣服。

剛破殼的小雛鳥。

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之四

準人瑞凝重的思考了很久。

這是絕無可能的事情。不是說秦大小姐醜,她氣質絕佳,標準「腹有詩書氣自華」。即使很欣賞她,準人瑞還是沒辦法昧著良心說她是美人。

她病得太久了,完全沒有減肥的煩惱--皮包骨是不會有肥胖危機的。

又沒有林黛玉的天生麗質。秦大小姐就是個病得面目模糊,完全靠氣質撐場面的紙片人。

容貌不及格,也沒有機會讓秘書大人發現她的內在美。除了公事,幾乎不交談吧?

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之三

當天她就病了,流鼻血、發高燒。

原本冷清的別墅一整個轟動起來,起碼有兩支醫療團隊圍著她轉,第二天秦氏集團的股票跌停板。

…我還沒死。股票這麼敏感好嗎?!還有這個保安系統也太差勁了!到底有多少間諜出沒啊?!

守了一夜的翁秘書罕見的赧然,「是曾夫人推薦的人。」

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之二

準人瑞一直崇尚簡單粗暴的方案。

既然可以「拒接無顯示號碼來電」,當然也可以「拒見任何陌生人」。秦家大小姐,當代秦氏集團總裁,合濟會總頭目,是哪隻阿貓阿狗可以隨便見的嗎?

她理清頭緒第一個下達的命令就是這個,並且要求來個身手矯健頭腦清晰的貼身秘書。

但是看到她的秘書時,準人瑞一陣無言。

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之一

寫在前面:

呃,這算意外插隊吧。

但是這插隊的恐怕是收不進正文中…可能有部份情色或過度暴力之類…想很久還是決定以「裡篇」做為處理。

可也不要指望有多情色,例如「褲子都脫了給我看這個」這類的意見概不受理。

特此說明之。

(p.s.右上角有個X可以關閉視窗,受不了的讀者敬請使用)

啾註:請確認您的心智年齡已成熟再閱讀本章節,若因此心靈受到任何摧殘恕不負責,感謝合作._.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休息時間

瞪著睡得很安然的準人瑞,黑貓對著評分表,氣得發抖。

他以為早已經心如死灰般的冷靜,誰知道羅永遠會讓人理解何為生無可戀。

個人評價和任務評價雙雙呈現亂碼狀態,破表到無法顯示正常文字了。

表面上,羅這樣二二六六的玩過這個仙俠世界,別說開世界任務,連最終復仇都放棄了,只是穩穩的(?)渡過原主的死劫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