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聊] 且說明大燕地理位置

其實這標題下得不好…不過算了。

當然,所謂架空的大燕,事實上和大陸地圖沒有兩樣才對,但我地理學得很破,遙想當年填空題可以把南北京弄反了,讓地理老師氣得撕書…呃,這真的是很慚愧的事情。

你說人的設定對我而言不過信手拈來,前因後果嗜好個性能夠設定到書於小說不過冰山一角,但地理設定簡直是我百分之百的硬傷,遙想燕侯君設定的燕雲十六州,足足讓我翻了一個多月的資料,卡得痛苦莫名。最後咬牙鬼扯和大燕的燕雲十六州比同時代的大上許多倍才算勉強過關。

【Google★廣告贊助】

所以京城,還是模糊的京城。到底座落在哪裡,我只能說在黃河邊…然後只能轉頭模糊焦點,顧左右而言其他。

江南的爭議比較小,離京路遠這還勉強可以說得通。

但我覺得,寫小說的人,看小說的人,總是不免會有個盲點,沒有意識到其實大陸是非常遼闊的,即使有大部分相同的文化,但三里不同俗,會有各地不同的風光與風俗習慣。

所以我設定一個離京三天路程的山陽縣,在那兒還保留了一些比較古老的風俗。雖然土地肥沃,但山多田少,黑戶特多,窮山惡水出刁民,而且多雨。

也就是說呢,山陽縣的建築比較類似我們認知的唐風,但是只能在日式建築裡找到一點資料,像是京都之類。穿木屐也就不那麼離奇,其實中國古代一直有穿木屐的習慣,日本的足袋還是從唐朝那邊傳過去的。而不穿襪子光穿木屐,在平民女子中也不希罕,甚至有詩為證。

我想會讓讀者疑惑,大概是因為我很懶得浪費筆墨去寫景,連寫衣飾穿著都覺得很煩。

只是陳十七的形象在我眼中很鮮明,曾經在京城以機敏著稱,只著徘徊花繡衣的明艷少女,後來為什麼成了這麼一個長裾纏腰,安然垮著木屐扶著竹杖,晴雨陰夜都撐著桐花傘而行的女醫。

徘徊花,其實是中國玫瑰的別稱。

好吧。我又犯了老毛病。寫人我就哩哩啦啦沒完沒了設定一大堆,寫到地理就痛苦莫名,查資料查到頭痛欲裂。

最後,我對大燕當然有很多想法。不可否認,傅淨和之後的嫡傳都有一份功勞,但絕對不是只有她們的功勞。馥親王、燕侯君,她們都不是傅氏嫡傳。我會別開南北陳的儒墨與俠墨,一來是我很崇拜墨家,二來是我覺得一定是有些家族還堅持一些風骨,堅守自己當有的位置,才能讓幅員遼闊的大燕朝安定繁榮。

因為,善戰者無赫赫之功。

無赫赫之功,所以就未能聞名於世。但對這些善戰者而言,聞名於世本來就不是他們的追求。

大約就是如此。

最後就是,對一個地理常常不及格,不得不糊弄的說書人,不要太考究了…我會盡力掰到合理,但我就算再花八輩子也不能夠成為設定黨。所以你要跟我討論山陽氣壓如何、什麼季風、為何多雨,是怎樣的地層變動造成山多地少又土地肥沃…

我,辦不到。

如果非要弄個明白…我好像記得有些專業設定黨連地形氣候氣壓都有設定了,或許可以移駕,而我呢,光想到就頭暈目眩,覺得早餐有點兒留不住。

希望這樣的解釋能讓讀者稍微體諒一個地理無能的說書人,非常感謝。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