徘徊 之二十

第二天,等金鉤去送禍…貨的時候,陳十七沈吟半晌,「哦,這件衣服倒讓我想起來了,也該動針了。」

鐵環聽得糊塗,「動針?娘子的金針我親自煮三遍了,連墊著的布和盒子都洗刷過又曝曬過太陽。」

陳十七噗嗤一聲,仔細打量鐵環,搖搖頭。金鉤鐵環都很能幹,武藝高強多才多藝…除了煮飯和女紅外。

【Google★廣告贊助】

女紅的程度…大概就是勉強可以把一條線縫直。至於配色什麼的,別太要求了。

「等金鉤回來,就備馬車出門吧。」

於是養病月餘的陳十七,在各種意義不明的眼線下,堂而皇之的去西市扯布買絲線和各色繡花針了。

一路上北陳諸部曲神經繃得緊緊的,只有陳十七異常安然篤定。甚至還挺有心情的帶著諸部曲去酒樓吃了頓好的,然後就打道回府。

「若沒有人問就罷,」回去她笑笑的跟諸部曲交代,「有人問你家少主是我的誰,就說是堂兄,其他不用多說。」

各種打臉撞牆後,差不多也該拿她的名聲作文章了。這兩個真的是…自以為聰明卻蠢笨不堪,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要不是身分在一個絕頂的至高點上,顧及江南陳家和北陳俠墨的仗義,她何須這樣萬般迂迴、耗神竭力?

展開深紅近黑的緞料,毫不猶豫的開裁,不用打樣也無須粉土。雖然生疏許多,沒辦法似年少時飛針走線,但比起尋常裁縫繡娘依舊快得多了。

甚至可以分心二用,也不會有錯誤。

白費了那樣的至高點,這兩個蠢貨。真要她一個民婦的命,她初上京就直接擺公主儀仗撞上來啊。什麼罪名還不是隨便公主殿下掰,打死勿論。只會搞暗殺這種小伎倆,連什麼叫真正的囂張都不會…真好意思說自己是金枝玉葉。

照她說,就是當婊子還想立貞節牌坊…完全欲蓋彌彰。

再不然,就栽贓抹黑總是會的吧?陳祭月沒事就跑來,簡直當自己家門出入。多好的抹黑材料啊!人笨神經長,卡殼卡得這麼連環。都快半年了,這才意識到。

白爛啊,人家已經竄門竄得過度自然啦。誰不知道陳徘徊別的不多,就是哥哥山多啊。大燕朝是很不講究,姑表姨表自然可婚,堂兄妹得父母同意也沒問題。

只有他們江南陳家特別講究,娶婦只講究品行心正,門第無所謂,種族沒問題,碧眼胡姬都可以聘入家門…但同宗中表不准議婚!這是不可撼動的鐵則,所以對江南陳家女兒來說,親哥表哥堂哥都是實打實的哥哥們。

最好他們有辦法跑去江南硬開陳家祠堂查族譜,陳祭月到底是不是她的堂哥。

「…堂哥?」陳祭月面無表情的問。

「哦,也不算錯。」陳十七低頭繡花,「南北陳原本是一家。」

幾百年前的一家啊喂!遠不知道遠到什麼天涯海角的遠房堂哥!

「不然你還想去廊下吹風避嫌?天開始冷了。」陳十七終於捨得抬頭看他。

…堂哥就堂哥吧。南陳那幫書生仔臭規矩最多,就能劍走偏鋒的避開更多腐爛的禮防。

陳祭月果斷轉話題,「今天正午公主府,海寧侯和柔然公主雙雙失足落湖,連召太醫。」

「都快入冬了,恐怕凍出個好歹來。」陳十七輕笑一聲,卻頗有寒意,「我還以為那個金碧湖填掉了呢。前任那個狀元郎駙馬,『據說』就是中秋酒醉撈月溺斃的。可見那湖的風水…很不好。」

送茶進來的金鉤鐵環,刷的一下寒毛直立。

「其實呢,」陳十七的語氣淡淡的,「什麼女兒要嬌養,簡直是誤人誤己的謬論。嬌養得不明是非、輕視人命,而且蠢不可言。一害娘家名聲,二禍婆家家風,三敗子孫數代。可見謬論遺毒之深遠。」

陳祭月逼視陳十七,她面無表情,只有眼中出現淡淡的哀傷和悲憤。

「不該知道的事情還是不知道的好。」陳祭月嚴厲的說。

「…也不是故意去查的。」陳十七扯了扯嘴角,「如琢兄身體不太好,所以不是很熟…但也是同窗哥哥之一。」

她語氣轉輕快,「本來我離開京城就想把一切都拋諸腦後…畢竟拿整個江南陳家去冒險…真不得不顧慮。我會出謀劃策,就是聽聞如琢兄的母親傷心過度而亡,而且偶爾知道了真相…你知道嗎?就因為口角將如琢兄推進湖裡,她還喝令不准人去救…直到讓人去救已經回天乏術了。」

陳十七深琥珀色的瞳孔像是竄起灼人的火苗,聲音很輕很輕的說,「原本我想,算了吧,得以身免就算了吧…但有些人是不能算了的。所以我不但沒有阻止,而且謀算得更深遠、更無跡可循。有的人是該斷子絕孫的,因為他們不配有兒女。」

陳祭月沒有說話。俠墨在京自然也有自己的一套情報組織,柔然公主尋醫問藥這麼久也不是難以探查的祕密。只知道她小月子吃了涼食沒做好,後來的小日子風寒,嫌苦不肯吃藥,又不肯忌口,喜愛冰點…當時是夏天。

看起來就是公主自己任性,從宮寒漸趨不孕。但實在沒想到,陳十七遠在山陽,還不聲不響的將柔然公主推入深淵。

「也算,『除天下之大害』吧。」陳祭月終於開口,語氣很無奈。

陳十七一時愕然,忍俊不住,「少主真像我哥哥,總替我的惡毒找理由。這聲『堂哥』,真叫得不虧。」

誰想當妳堂哥啊?陳祭月腹誹。不過見她開顏,心情的確好多了。連公務上的的鬱悶,都消減很多。

「案子有問題?」陳十七停了針線,歪著頭看疲憊的陳祭月。

「有很大的問題,但沒辦法查了。」陳祭月嘆了口氣,「我恨禮防。」

「或許我不是個好人,心腸毒辣。但我憐惜每一個無辜的女子…生或死。我記得跟你說過了。」

陳祭月躊躇片刻,「妳不是說,要放放,想低調點嗎?」

「哦,」陳十七低頭繼續刺繡,「人生處處是變因。意外已經不少了,也不差這麼一點兒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