徘徊 之二十二

「誰讓妳們提那個賤女人?」風寒未癒的柔然公主嘶啞著嗓子跳腳大罵,一票灑掃丫頭抖衣而顫,只知道磕頭,連求饒的話都說不出來。

求饒,只會死得更快。

【Google★廣告贊助】

「公主息怒。」隨侍的王女官苦勸,「您還在發燒呢,為了這些碎嘴的小丫頭氣壞了身子可不值當…陳十七什麼都不是…」

公主的怒火立刻轉往王女官,「陳十七,陳十七!誰讓妳提的?誰准妳提的?賤婢!只會裝好人的賤婢!」

她隨手搶過拂塵,沒頭沒腦的打過來,王女官只跪伏在地,以額觸塵,一聲不吭的忍耐公主的怒火。

等氣喘吁吁的公主頭昏腦脹的扔了拂塵坐在床榻,王女官頭髮已經散亂,後頸腫起一道,依舊和顏悅色,「公主,您該吃藥了。」

「不吃!」柔然公主好不容易熄滅的心火又旺了,「御醫都是一群廢物!吃這麼久一點用都沒有!…」

王女官哄了半天,把藥端來,公主殿下毫不意外的打翻了,只覺得內裡燥熱難當,嚷著要喝寒瓜桑飲。

雖然苦勸不已,但王女官還是挨了一個茶碗,不得不把寒涼的茶飲送上來。結果就是,公主的風寒越重,最後還鬧起肚子,差點轉小傷寒。

公主殿下,就是個擰性子。勸她往東,絕對往西。下去梳洗塗藥的王女官,微微的沁出一點笑意。

在她高貴的眼中,人命宛如草芥、螻蟻。他們這些宮人,本該朝不保夕。

是啊,朝不保夕。她的姊姊只是笑著應答前駙馬,被杖斃了。真可笑,應答主人難道不笑還得哭著應?和她情愫暗生同病相憐的趙內侍,只是沒接住公主扔過來的翡翠環,也被亂棍打死了。

早晚也會輪到她吧,早或晚而已。

其實她不知道是誰開始竊竊私語的,甚至沒有追查到底是誰把手伸入公主府。她只是牢牢的背下來,把暗地流傳的禁忌之紙嚼碎嚥下。

終究她盡了一個女官的職責,即使被責打也是苦勸了。畢竟沒有什麼毒品毒藥,不過是些寒涼或相剋的食物罷了。

她只是個卑微無知的宮人,怎麼會知道呢?她很忠心很盡力,只是公主不好伺候而已。應該知道的嬤嬤也裝聾作啞,像她這樣「忠誠」的宮人沒有一百也有八十。

反正,公主,我們不是人,只是妳腳底的塵埃,對吧?不是人當然也就沒有良知了…是的。

她的笑意越來越深,眼睛也越來越亮,燦燦的有著瘋狂的影子。

病得昏昏沈沈的公主,還是被灌了幾服湯藥,慢慢的好起來了。她病成這樣,海寧侯孫節居然沒來看她…她好傷心。

當初只是一個眼神,就可以讓他跪伏於地求垂憐…現在根本不把她當一回事了。

都是陳徘徊!可惡的陳徘徊!

她撩帳,卻嚇得跌回床上。燈影沈沈中,恍惚一個熟悉的身影…杜如琢。

「公主殿下,您醒了?」宮人們進來伺候。

定睛一看,哪來的杜如琢…是盆修長低垂的半開白菊。如玉如月…她深愛的琢郎。

琢郎,琢郎!

終究最愛的還是你啊!我那如月如玉的琢郎啊!不就是罵你幾句嗎?為什麼對我越來越沈默?不就是讓你爹娘跪一跪嗎?為什麼你對我笑容越來越少,越來越不肯見我?

你要不是讚陳徘徊有才情有見識,我會氣到把你推入湖裡嗎?

都是那些閹人賤婢的錯!連氣話都聽不出來嗎?我哪裡會不肯救你不想救你?

你為什麼不求我?我是君啊!你求我一求會怎樣?為什麼你只掙兩下就放棄了?為什麼就這樣僅餘漣漪的沈入水裡?

都是他們的錯!尤其是陳徘徊的錯!

陳徘徊,陳徘徊!

妳為什麼不去死?妳為什麼怎麼殺都殺不死?妳回來幹什麼?幹什麼?!本來就是妳的錯,通通都得怪妳…

為什麼每個人都怪我?

父皇不疼我了,太子哥哥還罵我…連那個狼心狗肺的孫節也只想著妳,明明我才是天下最尊貴的女子!

她哭得哽咽難言,傷心不已。卻沒有一個人相慰,只有一片肅穆屏息。

在這片安靜中,哭聲特別的淒涼。

再怎麼煩躁,惱怒,甚至後悔娶了這個看似尊貴事實上一無是處的蠢婦,海寧侯還是只能強忍著,甚至扯出笑臉,柔聲的問,「公主可是還惱小人?小人給公主賠罪…」

「滾!」公主隨手抓起一個白玉掛鉤扔過去,「給我滾!我不想看到你這狼心狗肺的小人!立刻滾!」

海寧侯僵住,白玉掛鉤其實砸在身上並不疼,但他的顏面受到了無比嚴重的創傷。費了極大的力氣克制,他的笑終於崩塌,轉身疾走,省得做出什麼後悔莫及的事。

蠢婦,蠢婦!只會橫衝直撞,從來不動腦筋的蠢婦!又蠢又妒,自己不能生育也不讓別人生育,難道要讓我絕後?

蠢妒又狠毒,若不是他機警,順便把她拖下水,恐怕真的就跟前任駙馬一樣淹死了。

被皇上厭棄,讓太子冷淡,好不容易握緊的權柄,全煙消霧散。這蠢婦還沒有自知之明,已經是累贅,對他和海寧侯府完全沒有用處了,擺什麼臭架子!

還不如陳徘徊呢。

其實他對陳徘徊的印象已經模糊了…畢竟一直不喜歡。門第太低,對他一點幫助都沒有。剛開始還新鮮著,只是總有更新鮮更美麗的女人,而且豔麗尊貴的公主對他青眼有加。除了初一十五非去正室留宿,他幾乎連正眼都很少瞧她。

但她很安靜,溫柔,識大體。一直都是井井有條,家宅和順。

連接過鴆酒都是那樣安靜。

可再多的印象,就幾乎沒有了。對了,初婚時她羞澀,而且眼中有著他很熟悉的愛慕。

但是,這個模糊得幾乎沒有印象的前妻,卻一步步的,悄然無聲的毀壞他的名聲、聖眷,讓原本言聽計從的公主扯他後腿,和他反目。

終究讓他失去了一切。

被騙了,被陳徘徊騙得死死的!早知道她是這樣的妖孽,拼盡全力也該讓她死在京外!

應該把她抹去的…最好連那個蠢婦一箭雙雕的一鍋端了。

他還不到而立之年,他該有子嗣、榮華富貴。他當選擇明主,領從龍之功。

沒錯,就是這樣。能斷大事,不拘小節。不能讓狹隘婦人阻撓…清理掉就好了。既然不能為我所用,只能這樣了。

陳徘徊,不是沒給妳機會…是妳拒絕了最後的生機。別想怪罪誰…要怪只能怪妳不識時務。

海寧侯覺得自己可以呼吸了,鬱結已久的胸懷終於舒暢開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