徘徊 之五十一

最後陳祭月喝完那杯陳十七親斟的茶,就告辭了。臨走前遲疑了一下,「我絕對不會去見公主殿下的。」

他不想平添什麼誤會。

陳十七沒有勸他留下。一定是有事情煩冗到要佔用晚膳時間,他應該…是硬擠出時間來的吧?她不由得露出一絲溫軟的笑,「嗯。但我最近…可能會見一下駙馬都尉。」

【Google★廣告贊助】

陳祭月蹙眉,怒紋顯得更深更猙獰,「謹慎點,不要讓金鉤鐵環離開妳太遠。」想了一下,「我不是不讓妳見…」

「我知道。你怕我涉險。」

暗暗鬆了口氣,跟十七娘說話就是這麼輕鬆,她根本不會誤會什麼。「其實聰明人反而安全。可怕的是愚蠢之輩,往往會有逸脫常軌的莫明之舉…只能命名為『瘋狂』,這是無法預料,鬼谷神算都算不出來的意外。」

「我明白。」陳十七破天荒的起身相送,「保重。」

陳祭月板著臉,說,「留步。」大踏步的走出去,飛身上馬,頭也沒有回。

他不敢回頭,因為臉頰已經飛快的發燒,快要繃不住了。而嘴角也越來越控制不住,拼命的往上彎。

向來主意很大的十七娘,跟他報備了要去見駙馬的事。這是以前想都別想的事情。

她說,保重。語氣有著淡淡的關心和擔憂。

那個,待人溫和,實際非常冷淡,什麼都要算計的,陳十七徘徊娘子。

她親自起身送我了。

多日的疲憊立刻揮發殆盡,滿滿的蓄滿力氣,能面對沒完沒了的門內破事了。那個憔悴病弱的陳徘徊。

十七娘。

他終於放縱自己的嘴角,痛快的朗笑了一回,馳馬迎風,如此爽快。

但他們倆心領神會,在諸部曲眼中就是淡然得跟白開水一樣,表不表白根本都沒兩樣啊!

你們是談了沒談呢?

但怎麼看,少主依舊是冰山臉,暴風雪似的威壓根本就沒有稍減的趨勢。十七娘子還是淡淡的溫和,照樣吃飯睡覺研究脈案,群醫辯證之外,偶爾會診或赴宴。一切如故。

金鉤開始懷疑少主和十七娘子之間的曖昧是不是幻覺了。

喔,現在天天喝湯藥了。讓金鉤很緊張,還特別去見了一次忙得昏天暗地的陳祭月。

「不用擔心。」陳祭月並沒有跳起來往徘徊別院跑,只是深思了一會兒,點點頭,「不必擔心。她不會讓我們…我是說,她父兄難過。所以她什麼都有數的。」

陳祭月覺得,總算是明白她了。她不會讓她父兄為她難過,也不會讓他難過。要放進她心底很困難,但放進去了,只要他始終如故,十七娘就會讓他永世安穩。

「勸她按時按點吃飯睡覺就好,其他的,隨她高興。」陳祭月囑咐了這一聲而已。

金鉤卻有點發暈。怎麼…戳破了那層窗戶紙後,少主跟十七娘子怎麼好像變得冷淡疏遠了?

結果諸部曲心事重重,常常擔憂的看獨自看脈案的陳十七,設法給她逗樂子,引她笑。

北陳俠墨子弟真是一群實誠人,異常可愛。所以,陳十七都是掛著一個溫雅的笑。

或許允許少主大人靠近,就是因為少主大人終究還是理解她的,就像她也理解少主大人一般。

他們都不是能束縛的人。最大的重視,就是絕對的信任。

這是第一個,信任她到這種地步的人。所以,她會珍惜這種絕對信任,不會讓任何人擔心。

仲夏陳十一敏行終於擺脫了攔路喊冤的百姓,在時限之前簡直是奔逃進京。

神捕的名聲的確響透雲霄,名震京城了。

但陳十七看著十一哥的時候,只是沁著的微笑更深一些,並且肯定了這一年來的努力。

金鉤鐵環常常遲疑,覺得她當鬆的時候卻異常跋扈,當緊的時候卻莫名退讓。似乎什麼都沒做,常常陷入險境和流言。

事實上是,所有的事物都有其度,察覺該張馳的時候,時機早就過去了。必須要精密的計算,為了各種變因隨機應變,讓瑣碎零散的各種日常,能夠纂在手底,才能踩在度內,讓流水日常變成計畫中的一部份。

不管做什麼都要有意義,不管是行醫、聚診,對象不管是高門貴族還是平民百姓,哪怕只是無聊宴席、看似閒談的一句話,都該往她的目標靠攏,才能「好像什麼都沒做」,但什麼都做了。

十一哥剛從京外趕來,卻只是抱怨京城很熱,關心責罵她的白髮,卻沒有興師問罪。

這看似沒有什麼的事情,卻蘊含許多意義,值得解讀。

十一哥不是藏得住事的人。而她在京城內的緋聞已經到桃色紛飛的地步,哪怕一個字傳到十一哥的耳朵,都會讓他跳腳大罵,質問她,好選擇該去坑哪一個。

沒有這麼做就是流言僅限於京城。而這種緋聞遠播,通常都是百姓的手澤,不好加諸在家書、甚至友朋的信件。在達官貴人、書香世家眼中,這是有把柄的輕浮。

她在百姓間建立起來的聲望,讓她成了一個友善的、帶吉兆的送子九尾狐仙。即使外傳都帶著溫情,解釋成狐仙的天魅即使是太子也抵擋不了,但也發乎情止於禮。

他們誠心的希望,這是真的。太子有嗣,大燕的朝政也就安穩了。經過幾百年的戰亂,終於得享太平,十幾年實在還太短、不踏實。希望把這份太平延續下去,已經非常厭倦戰爭了。

雖然和她原始的打算有些差池,經過少主和哥哥們的幫助,往鬼神的方向前進。但也沒什麼不好。她理解百姓的希望,不妨礙他們的夢想。

她的確努力的治癒過他們的母親姊妹或親眷,溫和的對待他們,懷抱著墨家的兼愛。的確是有自己的小算計,但她並沒有拋棄自己墨家的身分。

認為出自墨門的她是吉兆…那從墨家的明鬼角度來看,也不算錯。

而百姓們,也回報她,將她美化,沒讓這些緋聞創害她的名聲,乃至於所有江南陳家女兒的名聲,她也願意回饋,形成彼此相善的良性循環。

這些,她只要一瞬就能從腦海中一晃即明,但要解釋給人明白,多麼困難。

她溫和的看著十一哥,她世間最愛的幾個人當中的一個。

他其實很難過,只是叨念著掩飾。為了她找不到一根黑頭髮的滿頭銀絲。

害我也好難過。

陳十一低頭喝茶,怕被徊姐兒看到他發紅的眼睛,瞥見過來續茶的金鉤,他神情一凜,把難過拋到九霄雲外。

「徊姐兒。」陳十一板著臉,「八哥派人送信給我。北陳的人先下去,省得我控制不住。」

陳十一很憤怒。

陳十七露出詫異的神情,八哥哥?真是的。

她緩緩彎起一抹溫雅的微笑,「十一哥,你問。我知無不盡。你知道的,我從來不會瞞你們什麼。」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