徘徊 超短極短篇

夕陽西下,陳祭月和陳十七漸去漸遠。

十六部曲待在原地發呆。

「那個,有誰聽懂了少主和十七娘子說什麼嗎?」金鉤額頭流下一滴汗。

【Google★廣告贊助】

「狐仙們交談不是凡人能理解的。」鐵環眼睛閃閃發光的說,交握雙手。

…妳是認真的嗎喂!?不是用句「狐仙」就能遮掩一切啊!現在到底是什麼情形誰來說一下?少主你不祭三字妖言最起碼也說明白吧?為什麼一直說那株莫須有的花啊?真的有這株月季嗎?就算有,說她幹嘛啊?!

十七娘子妳真的懂了嗎?為什麼你們會懂啊?!你們這樣雲裡霧裡…真的不會理解出捶嗎?…

夾在兩個妖孽間,心靈會受到很大的創傷。開始覺得自己是笨蛋…智商不斷貶值。

在迷惘失意的諸部曲中(含金鉤),篤信狐仙傳說的鐵環,顯得篤定而淡定。

*結果,相信狐仙說的部曲數量節節高升。


 

入境徽州。

「準備好了嗎?」陳十七額角滑下一滴汗。

「我們兩個齊心,難道還需要如臨大敵嗎?」陳祭月也有一點緊張。

陳十七安靜了一會兒,充滿不祥的氣息。「我…在同文館的時候,被稱為九尾真狐,懷章兄是九尾天狐。九哥…是九尾冥狐。」

她又滑下一滴汗,「在代表死亡的『冥』之前,一切都是虛無。」

陳祭月悄悄的嚥下一口口水。

越來越近了,迎接的人。

只見一斯文明朗的青年,面容如光風霽月,微微笑著,「幸會,陳少主。」

他終於明白,什麼叫做九尾冥狐。

十七能夠造成的最大悚意,比起他九哥那種北天玄獄的北風怒號驚濤駭浪的冰天雪地,宛如春風般溫暖。

這會是最嚴酷的戰爭。

*之後陳祭月發現,初見面是陳敏思最溫和的溫度。


 

入徽四年後,陳祭月和陳十七成親。

陪著少主被陳九爺磨礪脫了好幾層皮的諸部曲額手稱慶…可惜沒有高興太久。

陳祭月和陳十七、陳敏思聯手,徽州脫胎換骨,文風大熾,山多田少的徽州往商業大力發展,以支撐教育事業和州民所需。

最後陳祭月將腦筋動到海運--徽州有個天然良港。

就像他被逼得神叨的在京部曲,最後擔下京城分舵的工作,他也習慣性的將海運事業,扔給十六部曲去監押順便學習。

結果,還是被流放了。除了金鉤鐵環外的諸部曲哀鴻遍野,淚流滿面。

金鉤鐵環非常慶幸自己是女兒身,還是十七娘子的侍女。

*隔年金鉤嫁給吳應,鐵環嫁給徽州分舵舵主…結果隨夫出航,並沒有脫離流放的命運。

—只看到這些。XD–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