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盤古 之十二

那天盤古很粗暴的將所有的舊鱗都撕掉,包括臉上的鱗片,連冬白髮都扯掉了。本來沒有洗澡習慣的盤古,在湖裡仔仔細細的洗了一遍,摸索著還有沒有遺漏未去的舊鱗。

在水中,他不斷回頭看春笙。只要他看過來,春笙就會揮揮手。

她正拿盤古扯下來的冬長髮編幾條髮帶。

【Google★廣告贊助】

原本定期會割掉長髮的她,現在已經任其生長了。偶爾編了一次長辮子,盤古異常喜歡。在春笙玩他的尾巴時,他會玩她的辮子。

或許他誤會那是春笙的尾巴,雖然完全不會動,但他還是非常喜歡。

盤古可能永遠不知道她這麼做的意思。他不會知道「結髮為夫妻,恩愛兩不移」。真正的結髮也不是這樣。

但是每天她重新梳上辮子,將盤古的髮帶結在辮尾。

她會知道。這是她衷心虔誠的祈禱。

熱情無比的春天,大地回報她的就是更加熱情無比的鮮豔。

瘋狂撩亂的百花盛開,強烈對比的顏色。像是石頭砸下來似的龐大春雨可能瞬間殘敗一片,卻又用非凡的速度恢復了妍麗。

每一天,就豐美一天。

最後他們經過「海洋」。最少第一眼春笙以為是海洋。

雖然有碎浪拍岸,但是水卻是淡的。然後,她才發現,能夠一直望到地平線,天海更一色的,居然只是個大到無法形容的湖泊。

撲天蓋地的各色鳥群飛掠而過,棲息,覓食,繁衍。就是親眼所見,她才能明白為什麼古代將點翠視為貴重的首飾,明明只是鳥羽不是嗎?

只有親眼目睹那種活生生的美,才能明白這種奇異的迷戀。

她撿起一片翠綠的羽毛。萬鳥千禽,翔飛如點綴這如汪洋般的湖泊,最美麗的珠寶。

「盤古,我要把這裡命名為雲夢大澤。」她眼睛發亮,「最後我們還是走回了山海經路線啊!」

盤古滾著咕咕嚕的喉音,尾巴纏綿的在她腰上纏了好幾圈。學著她之前的作為,將那片翠羽插在她的鬢邊。

等盤古終於停下來挖巢穴時,春笙張望了半天卻認不出是不是他們的舊居。

可能是長達兩年冬天的可怕降雪量,融雪後引發洪水,改變了地貌。盤古選擇的依舊是草坡上的亂石崗,幾個月後她才發現,建木還在,但他們原本住在西邊的草坡亂石成了新的溪流。

碧潭的規模似乎差不多,但是再也找不到那道天然石橋了。

這異界還真是年年改版。春笙想。但每季都有地球的兩年。呃,這樣算好像還算少了,每天都是四十八小時啊…

她決定不再去想這個太糾結的數學問題。

自從遇到那個疑似同鄉的人之後,盤古就變得有點奇怪。一直到回到碧潭畔,他才變得輕鬆些。

春笙似乎能明白他的擔心。

安定下來,雖然知道戰力值總平均她跟盤古比起來就是個渣,還是跟著他去打獵。盤古因此非常開心,即使這樣他們打不到大的獵物,海豹又還不盛產,他還是帶著絆手絆腳的春笙出門。

只是,分不出是春季還是夏季的此時,雨水甚多。

那個雨,真像是天上下石頭,春笙都懷疑要被雨滴砸昏了。旅途中是沒辦法,現在盤古真捨不得春笙淋得這麼狼狽可憐。

畢竟春笙沒鱗片,不像他這樣防水隔熱。

所以他將春笙留在家裡。他相信他的雌性會在家裡等他,不會拋下他歸群。

春笙也被這種熱情無比的春雨給嚇怕了。現在根本不用去湖邊洗澡,下大雨就有天然淋浴,洗得夠乾淨就趕緊爬回巢穴。

連水都不用提了。盤古幫她挖了兩個大石缸,光接雨水就永遠用不完了。但是下過雨也不用怕積水,熱情的太陽火速烘乾。她還特別編了兩個草簾蓋水缸。一來防塵,二來避免蒸發。

在這異界也是有好處的,沒有一樣不天然。就說這雨水吧,天然蒸餾水,跟二十一世紀地球的酸雨,那是天和地的差別。喝起來甘甜清洌,有時候還捨不得燒來喝勒。

燒開了總覺得差點意思。

後來雨點就沒那麼大了,春笙猜想春天已經到了尾巴。陣雨也開始有規律,集中在中午前。麻草因為春雨的滋潤變得異常豐美。現在春笙泡麻草試圖得到當中的纖維,還真讓她搗鼓出來。

可以做真正的麻衣了。比起上一年直接織麻草穿可舒服太多。

在海豹稀少的春夏季,盤古最常帶回來的是一種不太會飛的「雞」。

以前她獨居時,常見到這種「雞」,但是絕對抓不到。因為這種鳥爆發力非常好,能夠讓捕抓牠的人理解何謂望塵莫及。所以她也沒近距離觀察過。

為什麼她會糾結這是不是雞…因為她知道,什麼是鴯鶓。

怎麼看,都是列入保育動物名單的澳洲國徽上的國鳥。

吃保育類動物沒問題嗎?

最後她還是取名為雞,非常鄉愿的當作不知道這回事。

以前盤古不太獵捕這個,大概是不經吃、麻煩。他一天起碼是半頭到一頭海豹的量,換做雞起碼要六七隻。

而且,海豹皮好剝,野雞不好剝。

但春笙完全不知道他會整隻雞上火烤,而是自然而然的接手,拼命回憶小時候媽媽和阿媽是怎麼收拾雞的,笨手笨腳的收拾了五隻雞才給盤古上火烤,剩下的一隻她懶了,試著裹泥做叫化雞…

其實她覺得失敗了。雖然羽毛的確跟著敲開的硬泥巴分離,但實在說不上好吃。但盤古很捧場的吃了個乾淨。

後來盤古非常喜歡吃雞,喜歡的不得了。有的時候連骨頭都沒怎麼剩下。春笙當然也喜歡,雞肉可比海豹肉好應付多了,最少能夠照著肌肉纖維撕下來慢慢咀嚼。

最重要的是,燉湯超好喝。只要一點點鹽巴,還有種她找到有著強烈香氣,命名為茴香葉的樹葉一起燉,超棒的。

現在盤古也願意嚐嚐。雖然還是不會喝湯也不愛喝,但是挺喜歡她湯裡燉得軟軟的雞腿。喜歡的程度大約跟野果一樣…都是無聊時的小零嘴。

後來她猜想,盤古大概也不怎麼喜歡海豹肉,只是最容易捕獲,又最容易整治吧。

這激發了她廚藝上的熱情。再也沒有比老公吃得如此歡騰更讓她開心的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