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盤古 之十六

(ˊ._.ˋ)雖然是還沒寫完,不過颱風天當點心配泡麵也不錯啦…by 啾

她和盤古相遇,應該一年了…這個異界的一年。

雖然記錄不精確,沒有詳實的記錄下每一個日子,但是暴雨已經很久沒下,氣候溫和的不像話,而野果的種類,也從固定幾種,變得豐富多彩,將盤古的嘴都養刁了,稍微有點瑕疵都不肯吃。

【Google★廣告贊助】

天空變得高遠遼闊,明淨得萬里無雲。即使有雲,也是如霧般的絲狀雲。

一年,聽起來似乎很短。

事實上,依地球年來算,一個季節是兩個三百六十五天,而每天是四十八小時。也就是說,她和盤古相處了十六個地球年。

聽起來似乎長得不可思議,事實上卻短得像是昨天才相逢。明明語言不通,應該度日如年才對…

她卻覺得,他們心有靈犀。

這並不是自我欺騙或自我安慰,而是真實的感受。或許是她曾經孤獨到想自殺,所以語言不通這問題簡直不值得一提。再者也是,她真想不出來還有另一個男人能如盤古待她一般…不管是外星人還是地球人。

原來這就是沈浸在幸福中的滋味。

可讓她感受如此之深的,卻不是因為「幸福」,而是災難降臨時。她才發現,自己擁有的竟是如此的多,即將失去時是多麼驚慌失措和痛苦。

是的,痛苦。比起巨大的創傷,甚至比起死亡將至,都還要來得痛苦。

她從來沒想過自己可能會死,或許就是因為她失去了警惕。盤古太強大,將她保護得太好。她自以為很有自覺,事實上還是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天哪,現在她真的要死了。

然後她再也見不到盤古,要離開他了。

這,才是幾乎將她靈魂粉碎的,真正痛苦。冰霜般寒冷的灌進骨髓裡,一種再也得不到滿足的飢餓和口渴。這才是將她完全心碎的主要原因。

這天似乎和其他日子沒有什麼不同。

她在熟悉的後花園漫步,剛拐過通往冰荷樹的小路。然後她看到那頭大豹殘破的屍體。

這頭大豹跟牛一樣大,她剛來異界,第一個遇到的就是牠。春笙猜想,碧潭附近山林,應該是大豹的領地末端。

這片臨湖山林之所以比別的地方安全,事實上就是跟別的地方比起來,這裡的食物不夠豐富。能夠輕鬆養活她,卻只能勉強養活盤古。

在冬季與春季遷移時,她同盤古走過許多地方,才知道這異界不只是黃金時代,根本就是鑽石時代。只要武力足夠,生存真的太容易了。

他們所在的領地,或許是地形還是什麼的關係,洪水帶來的肥沃土壤不多,這讓建木附近的古樹甚眾,但是相對來說,草地和果實不夠豐美,以至於大的草食性動物很少,多是小型草食性動物和賴此維生的小型夜行獵食動物,對於站在生物鏈頂端的生物…比方說盤古和大豹,是不值得瞥一眼的。

所以盤古通常要花一整個上午,才能獵到足夠的食物。而那頭大豹,或許對春笙和盤古不太高興,但也只是虛張聲勢,在他們走避的時候並不狂追。

或許是這片獵場牠看不上眼。

至於盤古為什麼對牠沒有敵意,春笙猜想,或許是盤古氏族那種嚴苛要求「公平」的民族性所致。既然沒有威脅到生存,也並不缺大豹來當食物,對於先存在於此處的「豹領主」,盤古無意跟牠挑釁。

結果連盤古都尊重的大豹,卻死得這麼慘,開膛破肚,幾乎身首異處。

然後,你知道什麼是毛骨悚然嗎?

原本春笙以為,這不過是句成語。卻沒想到,當極度的危險逼近時,極度的恐懼,真的就是那樣,從毛髮到骨髓,都如墮冰窖般寒透,悚然。

她的確將自己訓練得很好,但是,不夠好。

什麼武器和手段都來不及施展,只能用力將頭一扭,勉強避開了被抓破咽喉的危機,卻被一爪拍在肩膀,像是被火車撞上般,肩膀立刻塌了下去,同時被拍撞進通往冰荷樹的小路。

或許就是因為離冰荷太近,突襲她的生物略微躊躇,這讓她來得及發出一聲淒慘的鷹嘯…然後她就吐血了,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甚至爬不起來。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頭代表死亡的生物,發出詭異如狗吠般的笑聲,戲耍似的慢慢走過來。

她不曾見過這種生物。

外觀看起來,很像是獵豹,瘦得肋骨歷歷可數。比大豹稍微小一點,或許是因為瘦給人的錯覺。後肢是豹的腿沒錯,但雖然四肢著地,但牠的前爪,卻跟靈長類一樣,甚至有大拇指和三根指頭。卻如貓一般,巨大如匕首爪子能夠任意伸縮。

在迎接死亡時,時間變得很漫長。漫長到,她將這種生物的模樣深深印入腦海中,成為日後惡夢的主角。

漫長到,她逃避現實的想,難怪這麼大的體積還能爬樹…有了大拇指你就擁有全世界,何況區區爬樹。

其實她應該快快爬起來逃,冰荷應該能庇護她。但是,她除了瘋狂的痛楚,什麼都感覺不到。她以為只是被拍斷了肩膀,但前胸卻不斷冒血,那匕首似的爪子幾乎劃開她的胸膛。

從劇痛到遲鈍,除了寒冷再也感覺不到其他,只有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

等那頭怪物走到她面前,春笙的口鼻都已經冒出血,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怪物張開了血盆大口。

與死亡只距離一根頭髮絲的寬度。她害怕到連閉上眼睛都忘記。

那張血盆大口突然離遠,然後發出怒吼。沒想到盤古來得如此之快,將那怪物摔到一旁。

這時候,春笙非常後悔。

她不該發聲求救。說不定會害死盤古。

真真切切的,感覺到生命正在飛快流逝中。她害怕,非常害怕。她怕死,怕連帶的害死盤古。

但是再也不能見到盤古…她終於明白為何總有人死不瞑目。

試圖發出聲音,結果是噴出幾大口的血,最終,她承受不了這龐大的痛苦,暈了過去。

然後她一直分不清到底是現實還是夢境。

盤古很狼狽,臉上橫貫著劃破鱗片的傷口,翻捲著皮肉,還在滴血。他卻沒有擦拭,只是安靜的,俯瞰著她。

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我死了嗎?春笙模模糊糊的想。

但她終究知道自己還沒死…雖然快了。盤古將一片冰荷花瓣,放在她嘴裡。

混著滿口鐵鏽味的血,她吞了下去。

果然疼痛緩和了,剩下一片平靜的麻木。讓她能夠忘記痛苦,仔仔細細的看著盤古,想要牢牢的記住他。

即使知道沒有用,即使知道,人死如燈滅。但她的眼淚還是不斷的流下來。

盤古又餵了她一片冰荷花瓣。她柔順的吃下去,眼淚卻更洶湧。

「盤古…我、我想,我想…睡在冰荷之下…」她吃力的交代遺言,這可能也是盤古的意思。

讓她在沒有痛苦的情況下長眠吧…

才怪。天真。

盤古餵了她吃了第三個花瓣後,非常無情殘酷並且無理取鬧的將她肩膀骨折的部份,非常仔細的喬正了。

春笙尖叫不已,差點被自己吐出來的血嗆死。想要掙扎,卻無路可逃…盤古用尾巴將她的手腳都纏緊了。

--盤古!三片花瓣真的止痛效果不夠,你不考慮先餵我吃個三十片嗎??!!

接下來完全是地獄,她這輩子都不想再想起。

記得能讓天上鬼般的盤古紅腫起來的毛毛草嗎?她摸過一次草泥就在心裡罵了一遍草泥馬。

盤古大概讓附近的毛毛草都絕種了。他採了一個驚人的量,堆積如小山般。可怕的並不是外敷,雖然也夠可怕了…更可怕的是,他居然堅決的口哺內服。

春笙被激發出最後的潛能試圖逃跑,卻被盤古拖回來。春笙頭回後悔,為什麼要教盤古使用繩索…他無師自通的將春笙打包成一個完美的粽子。

那種恐怖藥草,不但外敷的時候讓她癢痛交加,痛不欲生,內服的時候跟服毒應該沒兩樣,她真心只求速死。

盤古一直都沒有說話…應該說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他態度非常堅決的執行宛如酷刑般的粗暴醫療手段,完全無視春笙的哀求尖叫和眼淚。

只有春笙快撐不下去時,才取冰荷花瓣給她降低痛苦程度。

那段時間,春笙全身腫得發亮,連眼皮都睜不開。

盤古的想法你不懂,她全身包括頭皮在內(含眼皮),無所不至的都敷上這種恐怖藥草。

後來盤古發現,春笙對冰荷花瓣的耐受度離奇的高,加大止痛劑的藥量,春笙才沒有死於這種恐怖藥草的副作用。

然後?然後春笙就痊癒了。

花了多少時間呢?照月亮的圓缺的程度來算,應該是十天到十五天左右。

她確定自己的肩膀應該粉碎性骨折,肋骨可能也跟著碎了一兩根,內臟受損程度一定很不樂觀,而且在短時間內大量失血,恐怕傷到胸腔的某根大動脈。在這異界想活下去…恐怕得抄凱羅爾小姐的路線,尼羅河女兒一下…比方說穿越回二十一世紀的地球,還不一定會活下來,就算活下來大概也有後遺症,多幾個鋼釘之類。

記得她同學被卡車撞到,差點就沒救回來,額外的禮物就是肩膀裡多了幾根鋼釘。傷勢應該還比她輕一點…最少沒被開膛斷肋骨。

但也躺了十個月,而且是先進的二十一世紀外科手術的加持。

可春笙花了幾天呢?十幾天。

這合理嗎?當然不合理!

但你想在山海經路線的異界談合理性?你為什麼不懷疑魔獸世界的螃蟹只會直著走?

總之,春笙不但痊癒,而且跟脫胎換骨沒兩樣。

不管那恐怖藥草是怎麼回事吧,為什麼能易經洗髓(而且他馬的痛到只能在心裡飆過上億的草泥馬),效果就是在那裡了。

春笙的身體內外的做了一次超大幅度而且完美的改版,耐力、敏捷、力量等等主屬性不但有了飛躍的大提升,次屬性的加速、致命一擊等等似乎也步入另一個高超的領域。

讓她真心納悶的是,她原本有輕度近視,現在不但沒了,而且視力好到不行…專注的時候,能達到她那個玩具望遠鏡的程度。

現在她能全力趕上漫步打獵的盤古。刨石頭當然不可能,但單手拗斷胳臂粗的樹枝輕輕鬆鬆。以前臂力不行,現在終於可以仿泰山盪藤蔓,竄上兩樓高的樹只需要一個呼吸間。

這是奇蹟。

但是造成這個奇蹟的盤古,卻只是鬆了一口氣,態度很謙卑的抱著她哼哼的滾喉音,仔細的看著她的表情。

他明白造成春笙很大的痛苦,但是他真的不想讓他的雌性死去。就算只有微小得宛如塵埃的可能,他都必須試試看。

他的雌性活下來了。

果然。雖然肉體很脆弱,但是他的雌性,他的唯一,心靈是非常強大的。

現在他擔心的只是,他的雌性會不會因此對他憤怒,然後想歸群,離開他。

直到現在,盤古對他們的關係還是有些遲疑和迷糊,這導致盤古一直沒辦法強迫春笙。(急救除外)

照盤古氏族的邏輯來說,春笙這個雌性,事實上有自己的「獵場」和「領土」…哪怕是大豹容忍了她。

但她的確能自行得到食物,是個獵人。甚至他的性命,也是她才得以延續。

雖然之後的確補了「搶婚」這道程序,但盤古總隱約覺得,自己才是被搶婚的那一個。

她慷慨的將自己的獵場和領土給了他。甚至將自己給了他。

總是沒有辦法強迫她,哪怕她會離開。

但是沒了他的雌性…他不想再找另一個雌性。大約會跟許多終生單身的族民一般,永遠悼念那個特別的雌性,孤獨一輩子。

一種陌生的空虛和畏縮充滿了心靈。他不想這樣。絕對不想。

幸好她還會對他彎上嘴角,溫柔的。那種討厭的空虛和畏縮消失了。他也學她那樣,表示他的歡喜和高興。

(以上感謝多啦A夢股份有限公司無償贊助星際翻譯蒟蒻)

看盤古對她笑得特別猙獰,春笙忍不住摸了摸他的頭。

她朋友家有隻哈士奇,長得特別兇惡,咧嘴的時候連主人都會嚇到。

但她特別喜歡那隻哈士奇。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盤古笑就會想到那隻笑得差不多猙獰的哈士奇…

她輕輕嘆了口氣。

就是語言不通,所以根本無法詢問恐怖藥草造成的奇蹟。她真心想知道是怎麼回事。

難道她以為的山海經路線,事實上是蠻荒修仙路線?你瞧天材地寶都出現了啊喂!

這個跨度真大的令人有些吃不消。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