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盤古 之十七

易經洗髓(?)完成,並不是漸進式的。

而是昨夜還痛苦不堪的入睡,一早醒來神清氣爽,啥事都沒有,像是之前十幾天惡夢般的痛苦真的就是個惡夢而已。

對於這種飛躍性的天材地寶,她真有點轉不過彎來。

假設盤古的戰鬥力是10028,地球普通男人(非運動員)是5,之前的春笙是10(和運動員男性相差無幾)。

【Google★廣告贊助】

現在的春笙,已經突破人類極限,大約有500,大約是人類中的女超人。

打個比方,一個人類能單手舉起腳踏車(約十五公斤),春笙能夠單手舉起小轎車(一噸半上下)。

說起來好像很厲害,但是在超級賽亞人的盤古面前,全部都是…咳咳,塵埃。

徹底痊癒的那個早晨,盤古和她和解後,就開心的帶她出外打獵。

春笙吃下份量驚人的早餐後,也想知道易經洗髓的改版成果,欣然而往…

然後她的弓就悲劇了。

的確,她強悍到能夠彎弓射大雕…假設那是雕好了,她不願意承認這玩意兒更接近翼手龍--長滿羽毛的翼手龍--但是她做了古人英雄才能辦到的偉大戰果,她可憐的弓卻承受不住力道,嘎繃一聲,斷弦兼斷弓臂。

握著散架的弓之殘骸,她傻眼了。

然後有一段時間,她不太適應自己的力氣,常常發生意外,折斷棒針還是小事,把石製湯勺折斷在湯鍋裡,或者洗碗不當心捏破盤古刻意磨得很薄的碗盤…讓她產生一種「我好強我真的好強」的錯覺。

(當然,那只是錯覺,很快我們就會知道了。)

在春笙痊癒後十來天,盤古幾乎都將她帶在身邊,哪怕這樣得花更多時間打獵。

她易經洗髓之後,食量大增,幾乎是以前的五六倍,卻沒有因此發胖,反而消瘦不少。春笙猜想,大概是功率加大(?),維生所需的卡路里已經不可同日而言了。所以說什麼事情都需要代價,想來超人們需要的食物大概也非常驚人。

可她只是身體獲得Upgrade,腦袋依舊還是二十一世紀那個有些矯情和迷茫的小都市女生(?),要求她立刻成為一流獵人哪裡有可能。和盤古出獵她還很有得學,一起頭真是礙手礙腳的豬隊友。

這樣要獵足到夠他們吃的食物,實在有點困難。

但盤古寧可自己餓著,也會盡量將春笙餵飽。為此,春笙非常過意不去。於是撿起許久不用的魚簍,並且試圖設陷阱,開始真正的漁獵生活。

就在痊癒後將近一個月的某天,盤古陪她去後花園的小池子撈麻的纖維,所以經過了通往冰荷的小徑。

在不遠的草叢中,一具殘破的屍骨散落,從獠牙的形狀才看得出來,是那頭跟牛一樣大的大豹。

春笙站著沒辦法挪動腳步。

她一直沒看到那隻怪物的屍體,只看到盤古拔了十根匕首似的爪子,才推測那怪物死了。其實大豹跟那怪物應該相同才是,她不應該有什麼感慨,甚至不應該…有點傷心。

一般來說,除非是將死的動物,連昆蟲都不會輕易接近冰荷。

大豹會在這附近,會不會是,拼著最後一口氣,想到冰荷之下長眠?

她承認自己矯情而且濫情,所以蹲下去,想收拾大豹的屍骨。

但是盤古卻握住她的胳臂,不解的阻止她。

語言不通,彼此拉扯了一下。最後春笙發現,盤古阻止她是因為,不想讓她拔大豹的獠牙。

不管是不是誤解吧,這一刻,春笙有種溫柔的感傷和愉悅。

盤古他們氏族,的確是有些孤僻,但是孤僻並不代表他們缺乏情感。

她拿了盤古腰上最大的束口袋,將大豹的屍骨放進去,盤古不贊成的咕嚕嚕,煩躁的轉來轉去,發現她拿著束口袋往冰荷的小徑走去,轉成焦急的鷹鳴。

春笙堅決的將他推在定位,不讓他跟來,然後往冰荷走。在盤古發出憤怒的鷹嘯時,對他微笑。

「沒事的,真的沒事。」春笙再三保證,慢慢的走到冰荷的旁邊,撥開落花,將大豹的屍骨放在靠近樹幹的地方,捧了幾大捧落花掩住。

在這異界第一個遇到的生物。雖然不應該,但還是,讓我喊你一聲,老朋友。

希望這樣能達成你最後的願望。願冰荷看護你的靈魂。

然後她在冰荷沁人的花香中,走回盤古的身邊。

他沒有發脾氣。反而凝目望著大豹長眠處好一會兒,聲音轉成有些抱怨的咕嚕嚕,尾巴卻纏綿的纏在她腰上,最後將她舉到後背,背著她走。

我做對了吧?春笙滿足的抱著盤古的脖子,讓他電掣風馳的背回去。盤古一定也是贊成她這麼做的。

在沒有星際翻譯蒟蒻的狀況下,春笙跟盤古的溝通基本靠猜。她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猜對,但是盤古默認她狩獵技巧已經不再拖後腿之後,背她游過碧潭,到對岸追蹤一群「獵物」。

那是一群,跟差點將她給殺了的怪物相同的族群。春笙領悟到,「豹領主」已死,領地自然被佔領了…說不定就是為了領地,這群怪物獵殺了豹領主。

總之,盤古並不是個寬容的人。或者可以說,他心眼很小。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

也可能是,遷怒他的雌性差點被殺,或許,也為了豹領主被害。

不管怎麼樣,他開始殘忍無情的獵殺這群怪物。偷襲、暗算,樣樣都來。春笙發現,他擁有非常良好的記憶力和學習能力,甚至還有不錯的創造力。

她設的陷阱都很粗糙,有的還似是而非。春笙的優勢在於大量而爆炸的資訊時代,就算不知道怎麼做,也曾經見過…哪怕只瞥了一眼。這讓她有個方向可以實驗、復原。

盤古光用看的就學會了她那三腳貓似的設陷,自從學會打第一個結之後,他將陷阱升級再升級,最後精巧的春笙只能悲歎青出於藍遠勝於藍--已經完全看不懂了。

等需要正面對決時,原本有十幾頭的怪物,已經嚴重減員,只剩下五隻。其他的…很名符其實的被坑了。

開戰的地點是盤古選的,他在事先把春笙送上一棵被雷劈得只剩一半的大樹,周圍的樹已被清除,這才引誘剩餘的怪物追蹤到此。

一對五。春笙的掌心都是汗,她抗議過,奈何盤古聽不懂…或者裝作聽不懂。盤古一對一時,雖然擊殺了那頭幾乎殺死她的怪物,卻也在臉上留下很深的疤痕,即使用了恐怖藥草,到現在鱗片還沒完全長出來。

心頭狂跳,畏縮,恐懼。

形似的怪物幾乎殺了她,於她而言宛如死亡的真身。她的手抖得幾乎拉不開新弓,幾乎被極致的害怕擊倒…她很想閉上眼睛。

但是盤古見血了。

那群怪物果然不是單打獨鬥的動物,而是群居獵食者。配合的非常謹慎並且完美,連她堅信是異界地表最強民族的盤古,都一個照面被抓傷了側腹。

她的恐懼、畏縮奇蹟似的消失。心跳反而跳得更快,一種奇異的憤怒瘋狂燃燒起來,隨著尖叫發出珍藏已久、以盤古冬鱗為箭簇的箭。

那一箭射穿了一頭小怪物的咽喉,讓牠暴跳之後就倒斃了。

春笙射殺了等同夢魘的獵物。

在此同時,盤古發出歡快而激昂的鷹鳴,一掃之前被圍攻時的狼狽,兇狠而暴烈的撕碎眼前所有會動彈的敵人,同時將尾巴使得宛如鎚城柱,像是戰鬥力從10028飆升到100028似的,摧枯拉朽般擊倒了以為自己是獵人的獵物。

滿地都是鮮血、內臟,似乎還有白白的腦漿。已經看不出是幾具屍體了…全是肉塊,或是帶著肉塊的骨頭。

春笙陷入一種恍惚的狀態。既興奮,卻又因為這種血腥的興奮而恐懼。非常想吐,因為…她能夠接受獵食,但這只是,殺戮。

但是滿身的是血跡和肉屑的盤古爬上樹,將從怪物身上撕下來的肉,餵到她嘴邊時,她還是張口吃下,肉的纖維比海豹還粗,咀嚼半天實在沒辦法,只好硬吞下去。

盤古將她背下樹,在最大那頭怪物(吧?)的咽喉取了血,抹在春笙的臉上。然後用尾巴不斷拍打地面,對著空曠的山林發出激烈短促又野蠻的鷹嘯聲。

勝利的宣告。

盤古取得了豹領主所有的領地。

但讓他更高興的是,他的雌性,終於成為真正的獵人。

(這次可以不要感謝哆啦A夢股份有限公司了嗎?他們主動贊助到我有點煩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還有,我們的員工旅遊也要靠大家了 QAQ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