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盤古 之十八

但是被盤古認證為「真正獵人」的春笙小姐,卻在事後做了一個禮拜多的惡夢,之後也久久會做一兩次。

夢見獵殺這種生物,或這被這種生物尋仇。

不管是殺還是被殺,同樣都是令人戰慄而且會造成一整天心情低落。

她承認自己軟弱得可悲。

【Google★廣告贊助】

可作為一個為了吃打獵的二十一世紀女性,還必須念金剛經和阿凡達祭文才能說服自己…實在是一種根深蒂固的和平社會養出來的嬌弱品種。

或許有人能夠立刻進入狀態,手起刀落毫不在乎…但那不會是她。

她仔細想過為什麼…或許被她稱為怪物的這種生物,實在,太像人類。不說他們有大拇指和其他手指(只缺小指),他們聚居的地方也有疑似使用工具的痕跡。

春笙不敢想太深。她不敢去想這種生物會不會也是異界初民的一種,更不敢想他們和盤古氏族的差異…與相似。

不敢去想,是不是,跨過了「殺人」這條可怕的界限。

她一直只敢稱他們為「怪物」。似乎這樣就能夠泯滅掉她可能的越線。

但這樣的心理掙扎並沒有持續很久。幾個月後,盤古已經能放心讓她待在家裡獨自打獵,而她也終於知道盤古的信心何在。

春笙獨自遇到一隻那種生物。

一被察覺到,那頭生物連遲疑都沒遲疑一下,立刻往她這方向疾馳,春笙下意識的舉起弓箭,在那隻生物撲過來時,雖然已經緊急閃避,還是中箭在胸膛。

接下來的白刃戰,重大改版過的春笙,棋高一籌的,付出一條手臂骨折的代價,將那隻生物格斃。

殺人什麼的,根本不需要考慮。她真正的正視了自己和出生的二十一世紀已經遙遠到宛如前生般。

異界的規則就是,適者生存。

她敢斷言,這種半豹半人的生物要不就是早早滅族,要不就是得強大到足以壓迫眾生的地步。

異界蠻荒是有規則的。在不夠強的時候不要隨便釋放出敵意。獵食者之間都有種默契,像是對豹領主,還有森林狼。這些巨大的獵食動物都不互相招惹--大環境足以養活所有族群的狀況下。

她捧著胳臂回去。

感想?她的感想就是,她寧願跟那種半豹再打個三五次,都不想再嘗試恐怖藥草的洗禮。

可惜這世上的事總是事與願違。

她又眼淚汪汪的讓盤古正骨和敷藥,這次可沒那麼好的待遇,能先服用止痛藥了。真不知道他是聽不懂,還是故意聽不懂。

春笙覺得,一定是後者。盤古裝起傻來真是越來越精緻無破綻。

這個秋季,有個驚險到瀕死的開頭,並且類似滅族的「戰爭」後,春笙和半豹的釘孤支只能算是稍大的事件,接下來幾乎都非常平和。

認為春笙已經有保護自己的能力,又接收了豹領主原本的領地,盤古現在能夠打獵的範圍更遼闊,來源也更豐富。幾乎只要很少的時間就能打到足夠的獵物,其他時候,多半都是巡邏和標示領地所有權。

但是隨著野果越發豐美,完全吃不過來,獵來的四蹄毛皮越來越厚,春笙後知後覺的想到,秋深了,而冬季大約再一個地球年就要來了。

她開始蒐集毛皮,縫製冬衣。有了過冬的經驗,現在她比較知道該準備什麼。然後,又有新的苦惱。

縫製冬衣不難,為難的是食物。一個冬季就是兩個地球年,前個冬季真的讓她心有餘悸。到了聚居地還算好,旅途實在太艱困。

她想過能不能將吃慣了的馬鈴薯加工縮小體積得以保存…比方說曬乾。結果馬鈴薯乾,她升級過的牙齒能夠對付,但是口感跟吃木屑沒兩樣。拿馬鈴薯乾煮湯…得到的不是馬鈴薯湯,而是一鍋木屑湯。

春笙覺得,就算是為了生存,這也太悲情。

再說,就算她咬著牙接受了,但馬鈴薯曬乾了體積也縮小得有限,趕路時,一定還是得讓盤古背著,總不能讓他增加重擔吧?

她不捨得讓盤古當馱獸…那就必須有真正的馱獸。

春笙立刻豁然開朗。

自從殲滅了半豹族群後,盤古在那棵被雷劈了大半的樹上做了個據點,怕春笙待悶了會將她帶來這邊,自行去打獵,然後再來帶她回去。

她將碧潭這頭命名為「雷樹」。

雷樹一帶比起建木後花園來說,物種更豐富,野果垂手可得。她就算站在雷樹上的新巢居舉起弓箭,都能夠打到足夠她吃的獵物。

她在附近遭遇過幾次森林狼。可能是狼吧…跟馬差不多大的狼。她擺出警戒並且沒有敵意的態度,可能是態度正確,也可能是她身上有強烈的盤古氣息。通常遇到的狼只是齜牙發出低吼警告,在她爬上樹或退後時,就會離開。

會和她打起來的通常是幼狼或是剛脫離幼兒期的少年狼。力量上,春笙不敵,但敏捷上卻遠勝。她發現,防狼術打狼非常不對路,但是國小時學的跆拳道(她只到黃帶)雖然忘得差不多,但還記得的幾招,在重大改版後變得很有威力…

起碼可以讓那些少年狼摔得分不出東南西北。

她沒殺過那些過度衝動的少年狼和幼狼,總是趁他們摔昏了火速上樹或跑走。畢竟她拿不準森林狼的復仇心如何,而且盤古帶回來的獵物菜單裡並沒有森林狼。

總之,她和森林狼保持一種相互警戒並且互不干涉的態度。之後她在雷樹附近活動,連幼狼都不再來找她麻煩了。

因此她在這這附近漫遊,成了另一個「後花園」。

結果雷樹附近的碧潭另一端,的確給了她很大的驚喜。

在水深不到膝蓋的澤地,她發現了一大片高大的禾科植物。被這鑽石遠古時代養刁的鳥類甚至不太吃,一大片滿滿的,穗子重得幾乎垂到水面。

…但是這「稻穗」也太大了吧??!!像是巨大的玉米啊喂!

她扳下一顆「稻穀」,去了殼的「胚芽米」起碼有她的小指那麼長那麼粗。

春笙失神的想,原來鏡花緣說的「木禾」、「清腸稻」,事實上真的有文本啊…所以「一米」之所以會是一公尺,並不是隨便說說的…

最後她拿去給盤古看,盤古瞅了兩眼,就直接塞進嘴裡…連殼都沒去,嚼巴嚼巴就嚥下去。

所以說,這個,其實,是可以吃的,對吧?

她試著採集,曬乾,脫殼,然後洗淨,煮熟。

春笙的媽其實是個好媽媽,只是稍微有點脫線。她小時候電子鍋壞了兩個月,媽媽老說下班回家就去買,足足買了兩個月才買回來。

在買回電子鍋之前,春笙媽用瓦斯爐煮飯,煮到還在念國小的春笙都會了。

其實只是不要讓米沾底鍋,注意攪拌。米水比例和電鍋是一樣的,小火沸騰到水收乾,飯面出現許多小孔,就能關火,然後蓋上蓋子燜熟。

跟電鍋的飯一樣好吃。

她忐忑的將「大米」煮成「飯」,粒粒分明,看起來也很不錯,就是米粒大了點。

吃了一口…她感動得眼淚快掉下來。

在陌生的異界,吃到熟悉的「米飯」。

雖然吃了不能跟正港清腸稻一般,一年不思飲食,但飽足感的確遠勝馬鈴薯湯。米的體積小,方便攜帶。但是在遷冬旅程中,不方便煮食。

但是,沖泡米麩是可以的吧?就算不能沖泡,乾吃也是可以接受的。而且體積,更小,更方便攜帶。

她拼命回憶,只記得看過一集電視節目,米麩是爆米花之後,碾成粉的。可沒有爆米花之前,就有米麩了。

邊割稻時她邊想,最後在幾乎遺忘的記憶角落想起來,阿媽說過,先把米用油炒到開米花再碾成粉,以前阿媽做過。

對了,還要放一點糖。

可惜在這異界,糖並不容易取得。但是她有鹽,鹹味的米麩,應該也是可以的吧?

比她想像得還容易,或許是現在她的臂力很驚人。而天天有肉吃的生涯裡,油脂的取得並不困難。

她得到了容易保存、容易食用的旅途糧食。

如果有馱獸的話,甚至可以薰制一些肉馱著走,這樣能夠大幅的減少盤古需要一路覓食的麻煩。

所以,現在需要一頭或幾頭馱獸。

她將目光投向雷樹另一頭豐美的草原,那兒有許多強壯、高大,健步如飛的各種四不像。

春笙已經開始想像如何製作馬鞍和馬蹬了。

沒想到在二十一世紀羨慕過的「騎馬術」,在這個異界能夠取得啊。

當然,事實並不是憨人想的那麼簡單。

春笙的確下陷阱設法捕獲了一隻跟馬最接近的四不像…忽略牠額頭有根角的話。大改版後的身體機能也足以讓她馴服那匹四不像而沒被摔死。

馬鞍,馬蹬齊全,而且沒花太多時間。

但是這匹四不像卻讓她和盤古,陷入有史以來,婚姻最大的危機。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