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盤古 之十九

當春笙自覺英氣風發的騎著有角的馬而來,很有心想給盤古一個驚喜…結果發生流血衝突,若不是春笙阻止及時,角馬就不是傷了點皮肉,而是整條腿都沒有了。

受到偌大驚嚇的春笙不禁飆鄉音,「幹!盤古你係咧起笑喔?!」

【Google★廣告贊助】

盤古聽不懂她飆不飆鄉音,卻聽得懂她的語氣不友善。這讓他更怒火蓬發,再次對角馬下手,春笙硬把他拖住,開始了一輪雞同鴨講的「吵架」。

盤古基本是各種怒吼兼氣勢驚人的用尾巴拍地,春笙則是語氣激昂的飆二十一世紀的閩南語。

這場可能跨越時間和空間的異界爭吵,彼此都很猙獰,卻跟二十一世紀的情侶吵架有異曲同工之妙--其實愛再深的情侶吵到一個高深的境界,即使語言相同,其實彼此說啥,對方都沒聽懂,全在跳針。

春笙根本沒想到面對的是戰鬥力有10028的盤古,更沒想到自己戰鬥力只有可憐的500,被家暴搞不好一照面就丟了性命。

你可以說,她面對盤古時,神經總是有些大條。再者吧,盤古把她寵壞了,「被家暴」這個念頭從來沒有經過她的腦海。

她只是氣憤,非常氣憤。馴服一匹馬容易嗎(不管牠有沒有角)?很不容易好不好!她還偷偷的練得完美,大改版後,她有把握能騎馬射箭,但對一個連馬都沒騎過的都市小姑娘,就算是女超人也需要相當的練習。

摔得滿身青紫後背還有個馬蹄印,就是想要閃亮登場,跟盤古顯擺顯擺,讓他知道他老婆是多麼聰明智慧有魅力…

結果盤古要殺她的馬!!

這是她的獵物,她的所有物!!照異界規則,盤古是不可以這麼做的!

(春笙沒有發現自己其實已經越來越像在地人了)

盤古也氣得半死,怒吼聲調變化越來越多,尾巴拍地也越來越猛烈,地皮都有點抖。

這對猙獰的愛侶意圖在聲勢與氣勢上壓倒對方,結果只是讓雙方怒火越發高漲。只有那頭可憐的角馬嚇壞了,不但軟蹄癱在地上,並且失禁。

春笙先閉嘴趨前去看她的馬,被扔下的盤古呆了片刻,突然發出一聲悲哀的,雛鷹似的脆弱的啼聲。

她終於冷靜下來,轉頭看盤古。雖然他發出這一聲哀鳴後就緊緊閉上嘴,面無表情的看著她,金黃色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著她。

呃,其實。她認識盤古以來,他從來沒有無理取鬧過…好吧,對她使用恐怖藥草時不算。其他時候他一直是個很講理的人。

「…盤古,你最少也要告訴我,為什麼要攻擊我的馬…我的獵物?這不對。」她攤了攤手。

語言不通,在這時候簡直是婚姻破裂的最大殺手。幸好語言不只是聲音,還有種玩意兒叫做肢體語言。

盤古看懂了攤手。他能明白這是春笙的「不明白」。

他終於也冷靜了些。

只見過春笙的族群兩次,每次都是同個雌性。

盤古不了解這個族群,只知道她們都異常聰明,卻也異常脆弱。原本雌性們的本性和習俗如何,氏族並不關心。

但是,他的雌性已經是個獵人,或許還很弱,但已經是個合格的氏族獵人。當她騎在另一隻雄性身上,他簡直驚怒得要著火了,第一個想法就是要消滅另一個雄性,哪怕是他的雌性搶來的。

可是他的雌性卻護著那頭四蹄,對他那麼兇。

他覺得胸腔裡的心臟,像是被放在火上烤,同時還醃著最酸的青果子。

這種感覺是那樣的難受,難受的只有不斷怒吼才能發洩掉一點,不至於傷害雌性,或傷害他自己。終於放下負面情緒,這對語言不通的夫妻開始努力猜。

最後是盤古強忍怒氣,拉起那匹角馬的尾巴,用眼光開始閹割,春笙才算是恍然大悟。

--大哥,你認為我守備範圍有那麼廣,連馬都吃得下嗎?!而且個人有情感潔癖,拒絕各種形態的小三!!

春笙覺得被看輕了。居然被懷疑外遇到一匹馬身上!

她氣哼哼的將那匹角馬的馬氈和繩子解了,一腳踹在馬屁股上讓牠滾。但盤古的懷疑讓她太火大了,以至於她三天都沒跟他講話。

原本盤古還在生氣…其實都是語言不通的錯。他誤以為春笙因為被迫放走搶來的雄性而生氣所以生氣(呃…),春笙不跟他講話?他還不愛搭理她呢。

但是一天一天過去,盤古心裡卻越來越惶恐,越來越難受。

其實他的雌性有沒有動過別的雄性,他最清楚不是嗎?他比誰都熟悉他的雌性的味道,任何變化。

他知道沒有,但是內心還是像是被許多小蟲子啃咬一樣。只是「可能會」就讓他難以忍受。

但是更難受的是,他的雌性對他視若無睹。

撐到第三天晚上,盤古屈服了。經過幾天的冷靜思考,他承認自己不公平。他的雌性沒有進行搶婚,沒有圈禁馴養。甚至一開始,還不懂他在生什麼氣。

他仔細看過原本放在四蹄身上的氈子,回想之後恍然。這是…方便雌性單純騎著四蹄代步的騎具。

明明我背她就好。難道她對我的強壯有所疑惑嗎?

(只能說,過度胡思亂想會導致思維往大宇宙航行…不管是哪個星球或世界的人類都一樣,包括快想出腦洞的盤古)

躺在黑暗中,他悄悄的,將手放在春笙的腰上,被還在生氣的春笙拍掉。他僵了一會兒,將手縮了回去。

春笙坐了起來,他能感受到她含著怒火的視線。

然後,他的雌性推倒了盤古,如他所願的,將他好好的「騎」了一遍。

(…免費贊助是很好啦,但是這樣過度使用星際翻譯蒟蒻,對人體健康真的沒問題嗎?)

春笙的第一個感想是,自從大改版後,考試都考一百分…不對,是跟盤古滾床單不再是三天癱瘓狀態,改成一個上午昏睡狀態,debuff的種類不但效果輕微些,時間也縮短了許多。

第二個感想是,喵低為什麼別人那麼喜歡冷戰啦!冷戰滋味超級不好,倒底是在懲罰被冷戰的人還是懲罰自己?!

她深深的感到自己被懲罰了。

憋了三天都快把她憋死,幸好憨憨的盤古還知道要主動遞個梯子…不然她真不知道怎麼結束這愚蠢的冷戰。

但還是有重大收穫的。

溝通基本靠猜,這次大吵也終於讓她摸清楚了盤古的地雷區,不會傻傻的去踩。因為她家盤古會醋海翻騰,所以「四蹄載重計畫」被迫胎死腹中了。

但是記得嗎?雷樹一帶的生物種類異常豐富。她在尋尋覓覓之後,終於瞄準了正確的目標。

那是一種雜食性(偏肉食),比鴕鳥還大的,不會飛的鳥。她猜想跟所謂的恐鳥差不多吧。

她將這種鳥取名為「嘻哈」。因為她小時候看過一部卡通,有隻叫做跑得快的鴕鳥,都一面跑一面喊「嘻哈嘻哈安得烈安得烈」(吧?)。

只是鴕鳥一般長得很滑稽,顏色又很樸素。但嘻哈鳥不但顏色非常鮮豔多彩,相貌異常兇惡,鸚鵡鉤的巨大嘴喙,一鎚可以鎚爛小型動物(遑論草食或肉食)的腦袋。

她能獨立用陷阱捕捉,卻沒本事靠近這種兇物…那隻嘻哈一嘴鎚下來,幸好她閃得快,結果嘻哈的嘴喙鑿在樹幹裡拔不出來,攻擊力實在太驚人…就是有點蠢萌。

這次盤古了解了她的意思,欣然將這些嘻哈馴服(以絕對的實力或說暴力)。於是這年大遷移開始時,負責運載物資的,是四隻一組的嘻哈鳥,載滿了物資。也因此這次的旅途輕鬆許多,不用到一地就急躁的去打獵,獲得許多休息的時間。

有時候道路平坦,沒有什麼危險,盤古會允許春笙騎一會兒嘻哈鳥。

雖然兇惡了些,但也是異界版的陸行鳥。

這下子,又從山海經路線,跳棚到FF了。人生真是充滿驚奇,你都不知道下一刻會跳到哪一棚。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