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盤古 之三

尾巴對盤古可能很重要。

春笙默默的想。

自從他醒過來之後,他就小心翼翼的蹲著。看到她尾巴會抽搐兩下,卻不敢動,只是有些可憐的嗓子裡滾著咕咕嚕的聲音。

然後開始像貓一樣舔傷口,還有開始長嫩紅新肉的肚子。給他大薄荷葉他也會吃。

【Google★廣告贊助】

可蹲也蹲不久,側躺的時候比較多,人不太有精神。

但是這都沒關係,在那種可怕的重傷裡能活下來已經要感謝老天爺。

--這個不知道是哪個星球也有老天爺的話。我謝謝你全家。

這些都不是問題,最大的問題是,春笙開始懷疑,她是不是能養得起盤古。

她大略的估算過盤古的身高體重和可能的食量,大約是她的三倍吧…畢竟身為一個女壯士,食量絕對是超乎想像的,估了三倍應該可以。

於是她信心十足的烤了三條魚,每條都有草魚這麼大。沒有煮魚湯是她缺乏鍋具,相信他也不會跟她計較。

這三條不知品種的烤魚只存在三分鐘。以一分鐘一條的速度消失,除了龍骨,魚頭和魚尾都消失了。

那龍骨,乾淨的可以直接拿來梳頭髮。

然後她發現,魚這種東西對盤古來說,只是小甜點不當飯。

於是她開始設陷阱,感謝這鬼地方從來沒出現陷阱這種東西,她那簡陋的只有挖洞鋪草的陷阱,也能抓到齧齒類動物--她真的避免想是老鼠一類,更不願去想是跟貓一樣大的老鼠。

她也知道自己很偽善,殺個小動物也仿阿凡達念念有詞。但是,她從來沒想過去捕殺任何動物,魚和野果就夠她食用了。

原諒她吧,她只是個大學剛畢業的小女生(即使是壯士體格),連隻雞都沒殺過,環境並沒有逼迫她獵食,當初殺魚她還囉囉唆唆的念往生咒,好一陣子才能手起刀落。

她在努力克服自己從二十一世紀的地球帶來的嬌氣。

第一次總是比較困難。她將五隻烤好的短耳兔子(她必須這樣說服自己,絕對不是老鼠)用大樹葉包好,爬上巢居時,盤古非常開心的起身…

兩口一隻,消失的比魚還快。而且,明顯的沒有吃飽。

手足無措,她只好冒險在森林較深的地方,尋找野獸足跡比較多的地方,設下粗陋的陷阱,捕捉比較大的獵物…

比方說長得像是小馬駒,分不清是牛還是馬的四蹄動物。只知道牠們長年垂著的耳朵豎起來的時候,很像驢子…她管這種動物叫四不像。

(當然,日後她就後悔了。因為大部分的四蹄動物都是四不像…什麼都像也什麼都不像)

殺這個比短耳兔子還讓她難以適應,但為了不大有精神的盤古,她還是咬牙殺了。不但仿阿凡達的獵人祝辭,還喃喃的念過往生咒。

她有些沮喪,深深覺得自己不是當個獵人的料。

但是看盤古吃得歡,她心情好多了…可是一整隻四不像他一餐就吃得乾乾淨淨。

…她真的養得起盤古嗎?

幸好在他們相遇第十天,盤古就大致痊癒,自己獵食了,她暗暗鬆口氣…然後看他拖回來的獵物,震驚了。

那是一隻…看起來就像是非常肥胖的海豹。目測大約有一百公斤…吧?

湖泊,森林,草坡地形。什麼地方可以抓到海豹?

盤古非常平靜的生火,剝皮,就這樣串著整隻海豹像是烤乳豬那樣烤。然後撕了一大塊…有南瓜那麼大吧喂,想要遞給她。

那個油還在吱吱作響,人的手哪有辦法拿啊。她又不像盤古,手心還有鱗片可以隔熱!

所以她習慣性的採了附近的大樹葉,接下那塊肉,不斷的吹涼。很久沒吃到肉了,其實也有點饞…她撕,撕不動。咬,牙齒磨了半天…皮鞋底可能比這塊肉還容易對付。

不信邪了!她掏出愛刀,發現連不鏽鋼刀都沒辦法捅進去。

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不是你在我眼前卻不知道我愛你,而是有塊香噴噴的烤肉在你眼前,連不鏽鋼刀都無法攻克,遑論被現代生活寵壞的牙齒。

她無措的抬頭,然後瞠目了。

在她努力攻克這塊比皮鞋底還強悍的烤肉時,盤古已經解決了那隻海豹,打了個飽嗝。

春笙立刻放棄了那塊烤肉,撲過去摸盤古的肚子。她真擔心好不容易將他救活,盤古最後死於暴飲暴食。

他的肚子是平的。

這是多好的牙口,和多可怕的食量啊。原來之前真的一直都是餓著他。

這十天都是春笙在照顧他,每天都為他擦拭抹藥。盤古好脾氣的任她摸來摸去,只是咕嚕聲大了些,比較熱烈,像是在笑。

「沒事嗎?難不難過?」春笙連連的問,「一口氣吃這麼多沒有問題?」

可能是尾巴有點痛,盤古小心翼翼的用尾巴圈住春笙。

這個時候,她才發現,盤古起碼高她一個頭…身高最少兩百公分以上。站在她面前,非常魁梧壯碩。

春笙快哭了。

--媽媽!妳女兒終於有嬌小玲瓏的一天啦!再也不會穿上高跟鞋幹掉一票男人!(有時候不用穿高跟鞋也能秒殺)

然後踉踉蹌蹌的被盤古的尾巴差點圈到懷裡…沒被圈進去的緣故是因為,春笙用力的撐著雙臂不讓盤古靠近。

「不行!」想到他可能聽不懂,用力的搖搖頭,「我們、我們…認識沒幾天!哪有這樣盜壘的!」這個女壯士扭捏起來,「最少,最少也先牽個手吧…」

盤古可能看懂了她的搖頭,停了下來。在喉頭滾的咕嚕聲小了很多,聽起來特別可憐。

雖然是個面癱,春笙不知道為什麼,似乎能從他的咕嚕和眼神看出他的哀求。就算是錯覺吧,她還是覺得很不忍心。

「那個,也不是說,討厭什麼的。」春笙紅著臉遞出手,「就、就先從牽手開始吧…太快人家不好意思。」

盤古看她伸出手,就握住了。

--爸爸!你快看!終於有手比我大的男人了!我終於體會什麼叫做「大手吞沒了小手」啊!跟盤古比起來,我的手是多麼白嫩嬌小啊!

就是太高興了,所以她撐著的力道也鬆了,盤古很自然而然的將她抱在懷裡,就坐在他膝蓋上。

直奔二壘!二壘安打!

沒有自殺真是太好了。

春笙內心淚流不已。

--親愛的親朋好友父老兄弟們,再也不用替我擔心了。我找到一個可以坐在他大腿上不會嫌棄,而且讓我十二萬分小鳥依人的男人啦!哪怕只有這麼一次,被始亂終棄…媽的我這輩子值啦!哈哈哈哈~

就是在滿腦袋冒煙花的暈眩時刻,盤古一面輕柔的咕咕嚕,一面將那塊香噴噴的烤肉嚼碎了哺給春笙吃,她還笑得挺傻的吃下去,後來發現了,也沒多大反應。跟嬰兒食品的牛肉泥差不多,沒什麼。

結果她吃撐了。

盤古擔心的很,不斷的揉她的肚子。一面發出咕嚕嚕的聲音安慰她,明明很銳利的指爪卻斂著,只用指腹輕輕的揉。

這一刻,腦內迴響著荷爾蒙風暴的春笙覺得,現在死了也甘願。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