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盤古 之九

接下來幾天,她都有點沒精神。事實上,她不知道自己在彆扭什麼。明明感覺這樣很矯情,但為什麼這麼矯情…她自己其實也不是很明白。

盤古只以為她吃太少,所以一直餵她。畢竟她沒有受傷。

後來她慢慢能分出來那些有外族老婆的盤古族人,他們從來沒有接錯過自己的媳婦。而這些外族媳婦除了自家老公,明顯懼怕閃躲其他族人。

【Google★廣告贊助】

她覺得好一點兒。最少是一夫一妻制。要來個一妻多夫一夫多妻甚至群婚野合制,她就算再怎麼深受小說動漫荼毒也沒辦法接受。

然後,盤古的族人們非常愛這些外族老婆。

坐臥在一起,用尾巴圈著摟著,梳理毛髮,親手餵食。很寬容的配合老婆的習性。

明明語言不通(連種族都不同了啊喂),就算外族老婆耍任性,還是沒見過一個打老婆的男人。

這部份真的太文明也太紳士。

在觀察其他「夫妻」的同時,春笙也仔細思考。她對盤古苛刻求全,希望純粹到聖潔的專情…那麼她自己呢?有做到那樣純粹聖潔的情感嗎?

其實也沒有。

一開始只是害怕孤獨,見到人類…那怕不是同樣地球人的人類,也可以這樣。難道她不是拿盤古填補自己的寂寞嗎?愛情什麼的,難道不是語言不通之下,更多自我想像嗎?

但她可以確認,盤古對她是有感情的。這樣艱困的環境,那麼急迫的危險時,他寧可累死也沒有拋下她,在她想解開安全繩時頭一回發怒。

這若不是愛,那什麼才是愛?

春笙瞬間寧定了。

至於同是外族的「妯娌」…呃,反正同樣語言不通,和平相處應該沒事。其實吧,幸好不是穿到漢唐明清之類的後宅。想想啊,比起那些冷嘲熱諷互相陷害搞不好還要互相投毒的妯娌,就會覺得猴子妯娌滿不錯的,起碼溫和善良。

於是拋棄「大人類沙文主義」的春笙,很快的高興起來。

挖洞工程還在繼續,打獵也迫在眉睫。盤古和他的族人們忙碌時,各種四不像和猴子幾乎都擠在一起。

心態已經平和下來的春笙,好奇的參觀各種四不像,甚至和幾隻猴子成了朋友…最少能一起玩。大家都是靈長類嘛。

雖然一二三木頭人沒教會,但是跳房子沒問題,甚至跳得比她還靈活。還有撿小石頭扔進石碗裡之類的,很有大學時白癡團康的fu。

猴子妯娌最先學會的就是拍手,雖然抓不住節奏,但是大夥兒一起鼓掌歡迎回家的老公還挺壯觀的。

盤古和族人們真是好脾氣的男人。他們會毫不客氣的用尾巴把兇惡的同族嬰兒抽飛,但她們玩瘋了擋到他們的路、被扔偏的石頭砸到、追跑撞到身上,他們從來沒有生過氣,只是閃到一旁等她們走開。

就是有點霸道,不管她們玩到一半,直接揪了人就走,連再見都不給人說的。

等白霜繼雪,挖洞工程終於停下來了。突然而來的寂靜讓春笙有段時間不太適應。

此時已經沒辦法走到洞口了,離得遠遠的地方就冷得喘不過氣來。原本以為得一直待在黑暗中,結果,盤古和族人在天花板不知道抹了什麼,長起一片片發了微光的「蘑菇」,仰頭看那稀微的光,恍然置身於銀河下。

她把盤古當梯子爬上去湊著看,也沒看出是怎麼種的。

就是,很漂亮。雖然不明白,卻感覺到非常厲害。

她知道凍在洞口裡外三層的獵物是過冬的口糧,原本擔心妯娌的食物--幾乎都是草食性的。

沒想到他們搭起岩棚抹上雪水,就開始長苔蘚。不但是四蹄的各種四不像吃,連猴子妯娌都靠這個過活。

怎麼能夠這麼聰明。

現在盤古閒暇的時候就多了,整天跟她在一起。春笙發現,他最喜歡春笙用手指幫他梳理頭髮,滾的喉音從會變得很輕,輕得像是在哼哼,金黃色的眼睛半睜半閉,很舒服的樣子。

她會花很長的時間幫他梳頭髮,反正也沒什麼事情好做。

「你知道嗎?」春笙低語,「我一直覺得啊,白頭髮就是厲害。不說動漫,連布袋戲出場的角色,只要是白頭髮,一定轟動武林驚動萬教。」

盤古保持著他那接近哼哼的咕咕嚕。

春笙湊過去親了親他的臉頰。「在我心目中,你就是那個最厲害的白頭髮。」

盤古不明白她說什麼,但春笙親他的臉時,他也學會了用嘴碰碰她的臉,非常大方的加贈在她脖頸間磨磨蹭蹭。

怕癢的春笙笑得把眼睛瞇起來。

自從下雪後,春笙喝的水就是熱的、淡的。她曉得盤古會特別去挖雪來煮化。至於沒下雪前喝的有些酸苦的熱水是啥…嗯,有些溫泉水喝了養顏美容,至於可能有毒的可能性她暫時不去想,反正到現在她還沒怎麼了。

本來挺好奇他們怎麼加熱食物…去看了幾回才覺得自己腦筋太差。都能靠火山的地熱過冬,洞穴深處自然能解凍食物,最深處自然能烤熟食物了。

但是盤古做了一件很讓她訝異的事。

他在沒那麼燙的地方挖了個坑,填滿了雪,然後把她抱去融解開始發熱的水邊,拉扯衣服,指了指那個熱水坑。

春笙一面脫衣服一面看著他,他的表情一直很平靜。等她下了熱水坑開始洗澡,盤古還撩水幫她洗背。並且在水太燙的時候將她提起來。

…他怎麼知道的?

連猴子都不怎麼洗澡,盤古是跟她生活以後,才養成洗澡兼游泳的習慣。不然他都像貓一樣用舌頭清潔身體。

之前打獵回來,都會額外給她幾個巨大馬鈴薯。生活一安定下來,他都知道帶一鍋馬鈴薯片填雪水,等成濃湯帶回來給她吃。

他還知道要在洞壁額外加開小房間,儲藏這些巨大馬鈴薯。

他們明明不會喝湯也不喝湯,對馬鈴薯沒興趣。為什麼會為她儲藏這些?

現在還幫她備洗澡水。

她真的越來越好奇了。是不是有比猴子還進化一點的外族媳婦,會喝湯也愛喝湯,甚至喜歡洗澡?她知道盤古很聰明,記性絕佳,一定是他見過有人這麼做。

可能數量很少,但的確有這樣的妯娌。

真希望見見她。說不定那個高等靈長類的妯娌能溝通。比起心電感應,她覺得高等靈長類的比手畫腳容易得多。

大雪幾日都沒有停。

整個過冬洞穴都很安靜,大部分的人都側躺著睡著,或半睡半醒。現在盤古已經兩天才進食一次,份量還減半。但還是讓她每天都有得吃。

比起來,她更願意喝馬鈴薯濃湯,但是盤古總覺得那只是吃著玩的,肉才頂餓。

對於習慣一日三餐的人,突然縮減到一日一餐,的確是飢火中燒。幸好她是個減肥一萬遍,屢敗屢戰的女壯士,這種感覺倒是勉強能適應。

效果超好的。她感慨萬千。許久不見的腰身終於出現。

其實嫁給盤古滿不錯的,起碼他不會要求春笙必須體重四十八公斤,並且擁有二十四吋的腰身。

看她瘦下去,盤古只會節省糧食,設法餵到她嘴裡,想把她養胖。

她覺得自己瘦下去的緣故倒不是因為節食,而是強烈的嚴寒,逼使耗費更多的熱量。

還以為自己已經適應了呢。

此時她儘可能的走近洞口,顫抖的看向微亮,卻快被冰雪封住的洞口。然後拿起彈弓,用石頭去打薄冰,百無聊賴的練準頭。

天天睡覺骨頭閒得發癢。

走得太急,弓都扔在家裡,只有這把自製彈弓擺在背包裡一起帶來。

打著打著,漸漸出了點汗,身體活動開來,總算不是那麼抖抖抖。但是很愛模仿的猴子妯娌也跟著扔石頭,玩得大呼小叫。

盤古的族人走過來,看著已經被清得差不多的洞口,站在那兒看她們玩,等她們走了才回去。

之後她發現,盤古的族人也學會了扔石頭清洞口的方法,使力的精準和強度,真是難望其項背。

她覺得盤古他們氏族實在非常有意思。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謝謝大家!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