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完美管家(一)

靠在門上,我發了幾秒的愣。不對,這種狀況下我應該報警才對。

正在滿屋子找我的電話時,我的手機響了,看看號碼,是趙律師。

一接起手機,趙律師急急的說,「林小姐?稍晚有位李先生會過去…他是林先生留給妳的管家。」

【Google★廣告贊助】

我再次確定電話,是趙律師沒錯。但我緊急盤問了他大約五分鐘…他的確是趙律師沒錯。

「…趙律師,你最清楚我的狀況。」我深深嘆了口氣,「我老早就拋棄老爸的繼承權,名下沒有任何恆產。雖然老被說是暢銷小說家,實在告訴你,那是出版社的宣傳手法,我的存款還沒破過十萬。你花這麼多心思和風險與詐騙集團合作是何苦呢?」

趙律師沈默了半晌,非常無奈。「坦白說,要不是律師費很夠看,我真不想接林先生這個案子。總之,那是林先生給妳的遺產,李漸微先生真的是個很棒的管家,請妳就收下林先生最後的好意吧。」他頓了一下,幽幽的補了一句,「就算妳不要,恐怕也由不得妳…」

然後他就掛了電話了。

說這什麼笑話?不想要遺產跟管家由不得我?這真是好笑…

一轉頭,我跳了起來。那個像黑社會的管家已經在我背後不知道站了多久。

「…你怎麼進來的?!」我尖叫起來。

「小姐,你家的門鎖很不保險,太容易開了。」他還是一副彬彬有禮的樣子。

「出去!你這是違法侵入!」我趕緊把掃把抄在手裡。

「不行,我是您的管家。」他溫和卻堅定的搖頭。

「…那我解雇你總行了吧?」

「也不行。雇用我的是林先生。」他笑了笑,「只有他能解雇我而已。但若您要林先生解雇我,恐怕必須用比較超現實的方法了。」

我瞪著他,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辦。獨居了四五年,我和人的接觸少到不能再少,電話都一個月才響個兩三次,跟我面對面機會最多的是,對面賣便當的老闆。

這個時候才發現獨居的嚴重缺陷,我快忘記怎麼與人應對,更不知道該怎麼把他趕出去。

「…我家只有一個臥室。」我勉強擠出來的理由真是蠢透了,「我沒地方給你睡覺!」

「這您不用擔心,我可以睡客廳。」他耐性的回答。

我環顧看不到地面的客廳,雜亂無章的環境,我不知道他在這種核子廢墟怎麼生存下去。

和他互相瞪視了三分鐘,我像是隻鬥敗的公雞,抱著筆電逃回臥室了。鎖上門以後,我跟我的筆電坐困愁城。

當初只有我一個人住,又不想讓臥室有煙味,所以我都在客廳工作,回臥房睡覺。當然洗手間也在客廳,因為這本來是個大套房,只是房東硬隔出個火柴盒似的客廳而已。

現在我是可以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但上廁所總是要出去的。

後來我決定…先把這問題丟在腦後,打開筆電,開始寫。

我完全知道這很逃避現實。雖然我也期待我當完鴕鳥以後,他會自動消失。等我寫完一個段落,兩個小時過去了。

我很渴,但也很想上洗手間。

悄悄的打開門,愣了大約五秒鐘。我好像走錯客廳了。我不但看到了地板,而且光潔無比。所有的東西都各就各位,垃圾也都倒光了。

等我走入浴室又是另一種驚嚇。不但整個刷得光亮無比,連浴巾都換新的了。

坦白說,我應該很高興,但我反而覺得很討厭。我當然知道自己日常生活很低能,但打掃得這樣乾淨像是譴責的賞我一個耳光。

聽到廚房洗洗切切的聲音,我更忍耐不住了。

「…我不需要任何人干涉我的生活。」對著正在煮菜的李管家,沈下了臉。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