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之六(上)

之六 土地

每個月初五,長春會外出一趟。之所以選在這一天,並不是有什麼理由…只是容易記罷了。

她和第二道防線的四象關係有點類似同僚…雖然交集不算多。但對於生命悠遠到幾乎沒有盡頭的神靈與妖怪而言,時間感如此遲鈍,交集已經算很多了。

當初將他們招來,訂下契約的道士已經老死,但契約依舊沒有結束。他們勢必要看守著依舊是卵的上古魔種,但人間的信仰已經漸漸淡薄。

【Google★廣告贊助】

呈現在人間的四象,依靠的是人類的記憶才足以存在。如果人類再也沒有人記得何謂四象,他們也就不能在人間了。

雖然奇怪,但是一個年輕花妖的參拜,能夠累積「信仰」,這四個神靈都覺得有趣,待她挺親切。

所以,當道士老死以後,他的子孫沒有興趣繼續維持祭禮,長春就接手過來了。目前看來,大致上還好…除了差點被整治死的「青龍」。

四象神靈的本體都不在人間,勉強說明,就是憑藉著某象徵物滲入一絲裂出的神識。

白虎霸佔了西邊的道路,玄武寄身在北邊的小山,朱雀進駐了南邊的廟宇,青龍…則在大樓依偎著的河川棲息。

大部分都還能適應人間,只有…倒楣的青龍,被整得奄奄一息。畢竟他棲息地選得實在很差…只是當初跟他們成立契約的道士,沒想到幾十年的光景,原本充滿活力綠意盎然的河川,能被整成惡臭的大水溝,並且雪上加霜的大肆工程,鑽地機的高亢噪音,甚至連長春嚴密的結界都能穿透。

雖然說,青龍的本體並不在人間,只能算是寄靈,河川污染傷害不了祂,但是超高的噪音卻讓他日漸衰弱,甚至偶爾發出不應該有的腐臭味。

腐敗的味道越來越濃厚,開始往城市擴散。長春連跑去威脅島內大人物的事情都幹過了,結果只是讓噪音更集中…即使是愛惜生命嚇得差點哭出來的大人物,也只能盡快完工,卻不能停工。

結果是差點抓狂的青龍,竭盡虛弱的神能呼喚了狂雷暴雨大力的洗刷這個城市十天,在引起水患之前,長春阻止了祂,將祂遷靈到附近的一個小小社區。

這是一個奇妙的小天地。或許是因為,上任沒很久(呃…半個世紀)的土地公是個非常善良的農夫(生前),所以保留了純樸的性格。這個勞苦一生,累世都是好人的土地公,即使上任也沒能歇下手,依舊戴著斗笠在他小小的轄區忙進忙出。

即使是人類到了他的轄區蓋了水泥為主的社區公寓,他還是辛勤的種著萬年青、扶桑和各式各樣的野菜。後來人類挖了兩個很淺的池塘,他也小心的照料裡頭的荷花和睡蓮,以及裡頭很多的蝌蚪和大肚魚。

甚至連他轄區內的水草都受到他的看護,翠綠的在應該污染很重的河川裡,漂蕩得很莫內。

明明祂的土地祠很少有人去拜拜,蒙上一層灰土,幾乎被太過旺盛的竹林掩蓋。明明那個土地祠距離社區不到二十公尺,人類對祂視而不見。

這個維持著老農形象的土地公,還是忙前忙後的看顧,庇蔭一方。

就位階上來說,他是神明中的「管區」,比長春高上好幾階。但是這個好人土地公卻憨厚得有點誠惶誠恐,對比祂早來很多年的花妖喊「長春小姐」。長春糾正很多次,才勉強讓祂改口直呼其名。

就是因為祂的轄區離長春很近,而都市的土地公和地基主通常都不會太強──城市很少有像樣的大魔頭──可能是祂太憨厚太有禮貌,萬一有狀況,長春都是優先處理祂的轄區。

武力不行沒關係,最少要有禮貌。既然這個誠懇老農似的土地公靦腆的像個鄉下人厚禮數,那麼優先管他的問題,也是應該的。

或許是,每次覺得人類非常厭惡,充滿奇怪的惡毒和白爛時,這個曾經是人類的土地公,能讓她的厭惡減少很多。

果然,這個老農似的土地公非常緊張──畢竟青龍比祂位階又高很多了──但是長春簡明的說明狀況後,又露出深刻的同情,殷勤無比的接過幾乎要崩潰的青龍,小心翼翼的照顧。

可能像是照顧生前的雞鴨牛羊,可能。

但長春原本高漲的怒氣,就一點一滴的慢慢消散了。人類啊,人類。有瘋狂神經的想辦法毒死城市裡所有河川的,也有這麼善良靦腆的老農。

她默默的現形,提水擦洗供桌,打掃內外,清理土地公的金身,買了鮮花素果和香燭,點起香火。

土地公一直搓著手讓她不要忙,緊張又不好意思。長春一個字也沒說,只是忙著手裡的事情。

「青龍…麻煩你收留一陣子。」長春嘆了口氣,「大樓那邊…實在太吵。」

「殺光人類!」奄奄一息神經衰弱的青龍很虛的咆哮。

「…年終預算要消化。」長春無奈的復誦大人物告訴她的理由,「而且早點完工不是比較好?牙一咬,眼一閉…」

「我不要閉眼妳閉嘴!」青龍更虛弱的咆哮,「宰光你們!」

長春舉手表示投降,決定不理這隻精神耗弱的青龍,轉頭跟土地公說,「祂沒有惡意…只是被吵得有點阿達。」

「吼,哇災。有夠吵的啦,可憐喔。阿春放心啦,我會好好照顧龍大人。」

「殺光你們!」青龍繼續很虛的咆哮。

…原來四象裡頭,神經最纖細的是青龍。不過能把神靈逼得半瘋,不得不說,人類真是有辦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