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之六(下)

初五祭禮時,白虎詫異了,「吵?有嗎?青龍那傢伙太沒用了真是…多令人熱血沸騰的聲音啊!人類真是太棒了,發明這麼多好玩的東西!引擎怒吼多刺激啊!尤其是兩車對撞的時候…哇塞!真是太精彩了~可惜車禍不是那麼常發生…我頂多能跟汽車賽跑不能引起車禍…」

…神靈的邏輯總是有些怪異的。反正白虎用不著擔心,祂很適應。

至於玄武…你就不要指望烏龜類別的神靈動作能有多快了,何況又沒有什麼危急事件。長春行完祭禮,玄武才剛把頭從殼裡伸出來,一臉瞌睡兮兮,肯定還沒醒。

【Google★廣告贊助】

直到長春快行到山下,才聽到玄武慢悠悠的聲音傳來,「…那個誰…還沒死吧?」

「只是有點精神耗弱,還好。」長春站住傳音。

半個鐘頭後,長春已經快散步到朱雀棲息的廟宇時…玄武才「喔」了一聲,就沒了聲音,大概是又睡著了。

…神靈真的很nice?當中沒什麼誤會嗎?

長春默默的走入廟宇,這是個很有點名氣的人群廟,熱鬧滾滾,大老遠的就覺得燒紙錢的金亭非常炎熱…黑煙滔滔,烈焰從煙囪沸騰出來。朱雀就在這種滾滾熱浪中翩翩飛舞,一臉的享受。

「唷呵~小花兒~」朱雀飛下來,異常熱情並且挾帶極高的火焰…「有什麼新鮮事嗎?有嗎有嗎?哪邊需要調溫告訴我,我就能調到你要的高溫~煮開水都沒問題唷~☆」

長春在朱雀的聒噪中,忍耐的行完祭禮,才回答,「青龍有點精神耗弱,我送他去休養一陣子…」

「死不了啦那長蟲。」朱雀滿臉不在乎,「就算死了也無所謂,反正真正的青龍又不在人世,頂多再裂一絲神識下來。不過我敢保證,一定又會很沒用的被逼瘋啦!哈哈哈~」

…神靈,連對同僚都很沒同情心。長春對這第二道四象神靈所組成的防線,突然很沒信心。

還是靠自己吧。

雖然對神靈信心不足,但長春和神靈的關係其實不錯…畢竟她是植物妖,基本上算吃素(死到腐爛的堆肥就不算葷了),不喜歡出頭爭強,別去惹她,她大致上都算知書達禮的。

像城隍就挺喜歡她,她剛來時可能有點磕碰,後來不打不相識,城隍反而有些心疼這個倒楣的花妖。雖然勸她出家修正果沒成…她疑惑的問,「成正果的十二花神,比我強嗎?」把城隍堵了一個啞口無言。

不過中都比別的都市都少災殃,連颱風都光警報不下雨,別的縣市淹大水,中都還風和日麗…城隍因此考績優異。但祂也很明白不是自己的功勞,所以待長春非常好…只是她總是宅在家裡,雇人送自己種的水果。之後有郵局,到現在更有宅即便,反正總有人能送去城隍廟,她自己是很少去的。

反正關係不要太差就好,沒必要太親密。神明在人間受各式各樣的規則束縛,反而綁手綁腳,不是那麼好倚靠的。

但祂們還是一群好人…好神。肯在人間忍受烏煙瘴氣,和人類令人氣結的白目,安慰指引信徒,在重重規則底下設法保護人類不受眾生侵害…這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本來祂們可以不管,在天界逍遙自在,可祂們管了。在她看來苛細如牛毛,煩瑣的可以逼瘋一百個法學博士的天條,祂們一條條的背下來…然後設法鑽漏洞,照顧人類這種短命又白目的種族。

光這種心意就值得尊敬了。

猖狂囂張的跳樑小丑?啊,那沒什麼。反正她背負了龐大的契約,閒著也是閒著。順手清理就是了…颱風不敢來是颱風沒種,跟她沒關係。地牛敢在她的都市底下暴動,神明只能猛翻天條找漏洞,她不用,直接去拆了地牛的脊椎骨就好,看他敢不敢繼續搞地震。

至於那些外來種…就跟福壽螺啊,美國螯蝦啊等等外來入侵種差不多,會引起生態浩劫的。好在外來種惡魔不會隨便在島內繁殖,殺一隻少一隻。以前還分得很散,現在她有咕嚕嚕這個「餌」,在家裡守「咕嚕嚕」待「外來種」就好了,省事好多。

她尊敬苦心孤詣的神明,神明也默許她許多不大適當的越權,還幫著翻天條找漏洞。大家相處得很和諧。

如果外來種乖乖來當觀光客多好,大家不用打打殺殺。可惜外來種總是喜歡生態浩劫…長春只好讓他們親自嚐嚐什麼叫做「浩劫」。

也不是說,本地種就沒有壞蛋了…想得美。但是本地種惡徒吃虧吃久了都會長智慧,能遷則遷,不能遷就夾緊尾巴老實點,更不會自投羅網到長春的領域送死。

外來種就很缺腦子,前仆後繼,沒完沒了的有夠神經。

但還真沒想到,會缺神經到這種地步。

純岳狼狽的跑回來,滿臉驚慌和憤慨,「外婆奶奶!台中治安真是太糟糕了!下午四點半就當街打劫!實在太過分太誇張了!要不是有個老伯伯幫我…我的筆電就被搶走了…」

長春沈下了臉,捋起他的袖子,烏黑帶著魔氣的爪印還在上頭。

所以說,根本沒把她的話放在心裡嘛。這些腦袋腐爛的外來種。

「…穿得奇奇怪怪的,真是拜託!早就不流行cosplay搶劫了啦!抓得我好痛,滿嘴含滷蛋似的,鬼才知道他們在說啥…公車站牌下欸!我才下車就被搶…幸好有個老阿伯拿著鋤頭衝出來…外婆奶奶,妳能不能去看看?我撥妳手機沒人接,我又幫不上忙…我是報警了,可不知道警察幾時才來…」

「待著。」長春捲著狂風走了。

公車站牌下,只滴滴答答一路的血跡。神明的血。靦腆老農似的土地公…流的血。

等她追過去,連金身都受損的土地公不太好意思的笑,半邊臉滴滴答答的淌血,「那個,阿春欸,我沒忍住干涉了…會不會被那個什麼…彈劾啊?可那是妳的孫欸捏…我真的沒辦法只是看著…」

青龍盤在地上,大口小啃的吞吃著那些外來種的屍體,一面含含糊糊的罵,「殺死你們,吵個屁!宰了你們吃了你們!」

長春卻並不覺得愉快,覺得有團火塞在心頭。精神耗弱的青龍吃了那些外來種很好,但還不夠。

火氣很旺盛的長春把每個來襲的西方惡魔毒得要死不活,拎去看羅羅吃飯,又提著去使君子的標本室參觀,劑量剛剛好到他們主子面前轉達長春的不滿和惡魔標本的慘況才斷氣,並且復活不能。

好一陣子,外來種在中都絕跡。畢竟例子實在太血淋淋了,對西方地獄君主們而言,把屬下派出去送死是沒什麼,但人心(魔心…)浮動,死亡還有個復活的機會,惡魔咩…變成標本那可是另一回事了!

以前有去無回還能盲目些,真相大白之後,還送上門去當標本和肥料那才真的叫做智障。

一個兩個抗命,還能處置,要是全部都抗命…總不能領土內每隻惡魔屬民都殺個精光,自己一個人在王座上稱孤道寡,真正孤家寡人。

從長計議,還是從長計議的好。

「唔,這其實不太好,妳等於得罪了整個西方魔界。」使君子想了想說。

「這裡不是西方。」長春簡潔的回答。

使君子推了推金邊眼鏡,笑了笑。陽光在他的鏡片上,掠過一絲精光。「說得對。」

原來被心儀的對象求懇,滋味這麼甜。使君子柔情的想。這麼強大又驕傲的花妖,主動求懇他,還是頭一回。

活了幾百年,不管是師姊妹啦,還是後來的學姊妹、女同事,求懇他、對他撒嬌,他都表面平靜而內心厭煩。

但是長春求懇他,他卻覺得非常愉快,愉快得簡直要飛起來…

所以他非常認真的…做了一個規模很小卻很嚴謹的醮。他雖然不算非常正統的道士,到底還是個修道者,種種科儀了然於心…客串一下還是可以的。

被打傷金身的土地公有些不安,傷勢卻因此好得很快。連精神衰弱的青龍,都在科儀之後,痊癒許多。

雖然不是因為他,但看到長春罕見的美麗笑容,就覺得一切的腰痠背痛和疲憊都很值得。

「阿春欸,妳查甫朋友沒歹喔。」土地公笑嘻嘻的稱讚,「很厲害勒,配妳欸低過。」

長春啞然片刻,「…他不是我男朋友。」

土地公呵呵的笑,不以為意的搖搖頭,「查某嬰仔,就是欸見羞。好啦好啦,不是就不是。」

「…土地爺爺,真的不是。」長春趕緊解釋。

祂上下打量長春,笑得非常老懷欣慰。

「就說不是嘛!」長春叫了起來,解釋了半天,老土地只是笑,連青龍的表情都很賊。

她忿忿的回家,對著無瑕吼,「使君不是我男朋友!」

正在倒茶的無瑕被她嚇了一跳,把茶都倒在桌子上了。「咦?怎麼會不是?長春大人,妳只讓使君大人來探望妳啊?」

長春的臉慢慢紅了起來,越來越惱怒。但這些人(非人…)沒有一個打得下手。

這時候,她開始懷念外來種天天送死的好時光了。

(土地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