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之七 鄰居

自從外來種絕跡以後,長春渡過一個很清閒的冬天。

在中都,頂多就是陰天和細雨罷了,陽光還算是多的…偶爾會有寒流,對動植物來說影響其實不大。

經過幾個月的調養,無瑕復原了七八分…又開始每天接送飼主的規律。每次長春都會俯瞰著,越來越覺得人類不可思議。

【Google★廣告贊助】

在無瑕重傷垂死時,表徵在他本株上,也不過掉了幾片葉子。但他的飼主卻如臨大敵,日日惶恐。無瑕無力送她上下班,她像是枯死的植物一樣,垂首縮肩的出門和回家,時時愁眉不展。

無瑕可以掙扎著起來,送她出門和接她回家,這個愁眉苦臉的女人表情舒緩,一整個快樂起來。

明明看不到也感覺不到,屬於完全絕緣體的無天賦人類。為什麼會有這種變化…博學多聞的長春都表示不解。

「外婆奶奶,妳不懂啦,這就是愛~~~~☆」純岳滿眼小花愛心,「哦,跨越種族的愛~~~~多麼偉大崇高又令人嚮往!為什麼我就遇不到這樣的好事…」

長春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雖然我不是人類,但我想任何一種種族的雌性都不會喜歡白目和話癆。」

消化了幾秒鐘純岳才懂長春的意思,一整個黯淡無光附帶鬼火效果,「外婆奶奶妳好壞!一點都不顧及我脆弱敏感的少年心!被發了整冊的好人卡我已經很傷心了妳怎麼還踩人痛腳…女生想到我只想到送修電腦!外婆奶奶和使君叔公放閃光人家都沒說什麼了,只是去旁邊戴墨鏡和牽可魯而已…」

「閃光?」這次換長春消化了幾秒鐘才懂…

於是她不知道第幾代的義孫子又從樓頂體驗了一次自由落體的快感,並且讓那些閒著無聊的大樹當網球玩了一會兒才落地。

她跟使君才不是什麼閃光,使君也絕對不是她的男朋友。

就、就看起來比較順眼,比較談得來而已。

互相饋贈禮物有什麼不對?很正常吧!!她也會送城隍水果啊!有什麼奇怪的?是城隍沒有收集怪東西的習慣,不然她也會送外來種給城隍爺當收集品的…沒有任何問題!

這些傢伙就是太閒,才會閒到胡思亂想什麼有的沒有的…她是花妖,使君前世或許也是,這輩子是完全的人類,還是個修道人。

人類修道一整個比植物成妖驕傲太多啦!老是自以為高人,說話行為都高來高去,討厭透頂。她會跟使君比較有話講,是因為使君謙虛溫和──雖然只是表面上。

但他小小的邪氣和黑心都只是一種無傷大雅的小怪癖啊,並不是真的有壞心眼。

「是嗎?科科。」一條養在某戶七呎缸、成天看電視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紅龍魚被污染得很徹底,居然還敢打趣她…

「住手!」紅龍魚氣急敗壞,「我也就講了四個字拜託妳不要拔插頭啊!!!我缸裡的硝化系統會崩潰掉!活到這年紀還開智慧我容易嘛我!千萬不要!這戶的老頭子最喜歡我啊啊啊~人家來日無多了~~」

長春鬆手沒拔插頭,斯文的擼起袖子,伸手在紅龍魚的額頭上敲了一記…讓那條紅龍魚翻肚昏了幾分鐘。

活太久的生物就是麻煩,讓人類污染過就特別容易妖化。她是知道日本的貓養太久會變成「貓又」這種貓妖,可從來沒聽說過魚養太久會變成「魚又」。

但這隻老龍魚在大樓還是簇新的時候就是最初的一批住戶,之前就這麼大了。可能是受咕嚕嚕的影響,居然會開口跟她聊天。但指望一隻魚會數數實在太為難,到現在長春還沒弄懂他到底幾歲,但從他會哼幾句paul young的歌…大概是民國七○年代出生的。

他說他的飼主那時還年輕,他還是條小魚。做生意的飼主一直相信自己會成功,所以執意要在工廠辦公室養條紅龍。但是沒啥錢,只好買條才十五公分的小魚,和一個二呎缸。

老龍魚說,他天天就聽著工廠震耳欲聾的沖床聲,和辦公室成天播放的ICRT。

在民國七○年代,島嶼的經濟剛一飛沖天,什麼都有可能。這個年輕的老闆果然成功了,生意越做越大,而且嗅覺敏銳的轉投資,從做電腦外殼轉到代工電腦零件,越來越有錢,一路順遂,甚至兒女都很出息,跟當會計一起打天下的老婆感情也很好。

飼主堅信,這一切都是紅龍帶給他的運氣。所以毫不吝嗇的擴缸再擴缸,什麼設備對紅龍好都肯砸。即使後來紅龍老了,有陣子顏色都褪得黯淡,他還是堅持養下去,親暱的喊著「龍欸」,再忙也親自餵食。

紅龍魚搬來大樓時,已經非常老了。七呎水族箱加上那些哩哩扣扣,真是陣容龐大,讓大樓住戶好奇的出來圍觀。

不知道什麼緣故,這條老到顏色開始黯淡的老龍魚,遷到大樓以後,又開始發色,越來越鮮豔好看,像是返老還童,威風凜凜的很符合他的名字。

長春遷來比他稍晚兩個月,頭天就讓這條老龍魚喊住,還游到魚缸邊試圖看清楚她。

「奇怪,妳是什麼?肯定不是人類。」老龍魚說。

「…魚也不應該開口說話。」見多識廣的長春也很訝異。

「對啊,我又沒有成為妖怪…為什麼呢?」老龍魚沈思,「以前就是傻傻的看,傻傻的記著。來到這邊突然一切都變得很清晰…而且會說話了。但人類聽不見啊!老頭和老太婆只會餵我,跟我一起看電視…妳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剛成妖的時候也有類似的感覺。」長春點頭,「但你還沒有,我也不明白。」

後來鎮守久了,長春發現,雖說是她的領域,但受到咕嚕嚕的影響,大樓內的動植物容易出現變異,早生智慧,通常能表達自己的情緒…但像老龍魚這樣口齒清晰思路敏捷的,不是太多。

所以她巡邏領域的時候,會順便看看老龍魚。看到他大口大口的吃飼料,長春啞口了。

「…我以為龍魚只吃活餌…朱文錦之類的小魚,或者蟋蟀…我的眷族還看過有人特別飼養蟑螂餵食。但我從來不知道有龍魚…會吃飼料。」

「老頭子剛養我那會兒…很窮。」老龍魚語氣有點無奈,「所以他只能餵我便宜的金魚飼料。吃習慣了,後來給我吃朱文錦…嘖,超麻煩,還要去抓,味道又很奇怪。蟋蟀吃起來很刺,蟑螂不但刺而且噁心。還是飼料好,吃起來香。高夠力的很好吃妳知道嗎?櫃子旁邊有一罐,妳自己拿,多吃一點沒關係,不但老頭子會買,老太婆也會去買。吃都吃不完…妳不喜歡高夠力?旁邊還有海豐的,冰箱有冷凍紅蟲,妳自己動手。」

長春只能客氣的謝絕他的好意。不過這的確是條友善的紅龍魚。大概是因為,這是個友善的家庭。

老龍魚雖然滿嘴老頭子老太婆,卻非常喜歡他們。只有老太太和老先生餵他,他才肯吃飯,對他們的小孩都有點淡淡的瞧不起。

可這家年輕力壯的年輕人,毫無怨言的幫著年紀已經很大的爸爸媽媽清理龐大的水族箱──那可是個大工程。而且可能受父母親的影響,每個都熱愛養魚,幾乎都有自己的魚缸,喜愛各自不同…然後除溼機幾乎是開一年四季的。

他們家的魚,過得非常幸福,連水草都受到相當的愛護。老大特別熱愛水草缸,常常一缸缸的修剪和施肥,和兄弟姊妹爭辯不會毒死他們的魚,水草也可以長得好。

物質豐裕,但精神上也非常富有。很少有的,美好的家庭。

只是老先生和老太太的年紀漸漸大了,先是老太太退休,回家蒔花弄草,看紅龍在缸子裡游來游去,一起看電視。但沒幾年,老太太過世了。這打擊很大,大到原本精力充沛的老先生迅速衰老下去,也退休了,成天看著紅龍發呆,看電視,照顧老伴留下來的花花草草。

孩子們很憂慮,但老先生都說沒事,強打精神裝出笑臉。只有跟老龍魚獨處的時候,才會邊回憶邊喃喃自語,老龍魚總是游在缸邊,認真的聽。

年輕時操勞過甚,老來傷及根本,根本就是一口氣撐著,活不久了。

所以這隻太八卦的老龍魚才沒真的挨了穿顱手…老先生受不了這種打擊的。

這一年的冬天,反常的冷。

接近春節的時候,長春去探望老龍魚。一屋子的動植物情緒都很低落,老龍魚最甚。

他無精打采的蜷縮在角落,水面漂浮著一些飼料,他碰也沒碰。

前天老先生猝然倒下,被救護車載走了。

長春敲了敲玻璃,喊,「龍欸。」

老龍魚潑刺的游過來,怒氣沖天的吼,「妳不要這麼叫!那是老頭子才能這麼喊我…」

「…你以後準備怎麼辦?」老先生的兒女都各有家庭,這個家只有個菲佣。她明白,老龍魚應該也明白,老先生是不可能活著回來了。

老龍魚沈默了一會兒,輕輕笑了一聲,「把缸子空出來啊。阿宏…他們家老大一直想要個超大水草缸。」看長春神情黯淡下來,他潑了長春一身水,「老頭子老太婆都不在了,我看還是妳收容我吧!反正聽說樓頂有魚池不是?」

「好讓你把其他魚蝦吃個精光?這是生態浩劫。」

「才不會!老子我吃素!妳準備點飼料餵我就好了…高夠力喔!別的我不要…海豐可以勉強。」

「這是求人的態度嗎?笨蛋!」

「妳知道我身價有多貴嗎?這是賞賜妳懂不懂?」

「我直接把你賞給青龍吃。」

「不夠義氣啊長春不夠義氣…好歹咱們認識那麼多年了…」

老先生果然沒有挺過去,心力交瘁的長子回家,驚見養了許許多多年的紅龍,翻白肚死去,忍不住流下眼淚。

「龍欸,你怎麼跟老爸一起走了…」他們兄弟姊妹一起號啕大哭。

「老頭老太婆生了一群蠢蛋啦。不說那只是根枯枝變的,為了條魚哭得死去活來,太不人類了。」裹在一團水裡,老龍魚很不屑的批評。

長春沒有說話,只是將裹著水的老龍魚扔到樓頂的蓮花池,發出好大的一聲嘩啦。

「妳要死了妳!」老龍魚破口大罵,「妳最少也對水對溫一下…活到我這麼老的龍魚是國寶、國寶捏!妳就是這麼尊敬國寶的?!」

長春凝視了他一會兒,飄坐在水面上。「難過就難過,幹嘛裝?我又不會笑你。」她露出懷念的神情,「我的飼主過世時…雖然很氣她那麼隨便的把我變成妖怪,但我也難過極了。」

老龍魚安靜下來,湧出兩滴很大的淚珠,然後又是兩滴,越來越洶湧。「…為什麼我活這麼久呢?明明應該是我先掛的吧?為什麼老頭子老太婆撇下我先跑了…不公平啦…」他哇哇大哭,「而且魚根本沒有淚腺不會掉眼淚…discovery是這樣講的啊!為什麼我的眼淚停不下來…太不正常了!」

長春將手探入水裡,輕輕撫著老龍魚的頭,「…我不知道。不過discovery從來沒報導過妖怪。」

「如果我是妖怪那就正常了…可我不是…」老龍魚哭得更兇,「死老頭死老太婆!我、我…我好想你們啊!你們不負責任啊不負責任…」

下雨了。中都的冬雨,非常冰冷淒涼。一條哭泣不已的魚,偎著花妖的手,眼淚不斷的融蝕在冰冷的池水裡。

***

原本以為長年在溫暖水族箱裡生活的老龍魚會挨不住寒流,沒想到大哭一場後的老龍魚,很快的振作起來,從這池游到那池,經過空中的竹管小溪流,很享受小魚小蝦的敬畏。

「…你不冷嗎?」長春納悶。真稀奇的案例。該不會出現一隻史無前例的「魚又」吧?

「不會啊,滿好玩的。」他現在能短暫的在水面上呼吸,新奇的看著陸地,「原來外面跟電視一樣好看。Discovery沒有唬爛,這世界…真好玩。」

他露出懷念的神情,「妳知道嗎?老頭和老太婆都喜歡旅行和生物,成天都在看discovery和旅遊生活頻道。他們可一直都走在時代尖端喔!還約好等退休一起去非洲玩…」

安靜了片刻,老龍魚苦笑,「結果,等退休了,老頭老太太的身體也都不行了…」他游開,現在他不喜歡給人看到眼淚…連長春都不行。

使君子來訪時,這條很八卦的老龍魚浮出水面好奇的看個不停,還「唷呵唷呵」的試圖引起使君子的注意。

「…會說話的魚?」使君子蹲下來和老龍魚聊了好一會兒,很驚嘆,「我只見過會說話的貓。」

長春的淡笑僵了一會兒,「…那隻貓…?」

使君子很遺憾的搖搖頭,「唔,我喜歡貓,所以…沒收集到她。」但他沒那麼喜歡魚…可惜又是長春的魚。

「他是我大樓居民。」長春淡淡的說。

使君子非常識時務並且從善如流的轉了話題。挑戰讓兇殘第一的魔界植物俯首稱臣的花妖濃重的母性…不是智舉。

沒辦法,誰讓他就愛這款呢。使君子溫柔的看著長春,淡定的花妖泰然自若,只是鬢邊的日日春幾乎都轉豔紅。

「嘖嘖,好功力啊好功力,」老龍魚賊笑,「臉紅都能轉移哩…」然後他讓長春扔出去的一顆小石頭打得翻肚,沈在水底暈到使君子離開。

老龍魚在長春的屋頂待了幾個月,直到夏天即將來臨。工程終於結束了,纖細的青龍回到棲息地,偶爾來喝茶,發現老龍魚異常震驚,然後神經纖細情感敏銳的青龍聽到老龍魚的經歷,哭得招來雲霧雷霆,下了一整個下午的午後雷陣雨。

於是根本和龍搭不上邊的老龍魚,得到青龍徽章一枚,可以在任何水域穿梭了。

「我要走了。」老龍魚歡快的說,「現在可以無視污染和鹹水,我要到處看看。」

「…在一個水族箱,你心滿意足的活了幾十年。」長春研究似的看著他,「而且你是人工培育種,沒有所謂的家鄉。」

「我不是要回故鄉啦,像妳說的,我是人工培育種啊!」老龍魚笑了,「老頭啦老太婆啦,一輩子都唸著想去非洲玩,想去大堡礁潛水…去南極看企鵝。結果勒?很蠢啦,一直想以後以後,哪來那麼多以後…」

他安靜了一會兒,「我去幫他們看。他們想去的地方,我都去看看。將來我若掛啦,遇到他們,就可以說,『嗨!你們兩個白癡!死那麼早真是損失大了!你們知道嗎?我到過哪裡哪裡,比電視還精彩一百萬倍啊!』之類的。」

「…誰餵你飼料?」長春嘆氣。

「我能吃水草。」老龍魚眨了眨眼睛,「我整個春天都在訓練自己吃草。可以的唷!反正比妳買的雜牌飼料好吃。」

在一陣雷陣雨之後…青龍又傷感的大哭一場,親自送老龍魚到柳川。連使君子都很捧場的來送行,順便幫老龍魚加持一番,在鱗片上繪了幾十個保命符。

老龍魚很瀟灑的揮揮魚鰭,躍入柳川打了個水花,就往海口前進了。

使君子很體貼的遞上手帕,長春默默的接過來,「…妖怪會哭,很好笑吧?」

「這沒什麼好笑的。」使君子誠懇的說,「眾生有情,當然誰都會哭。」

長春沒有說話。使君子輕輕扶著她的後背,她也只是僵了一下,沒有打破使君子的腦袋。

有進展!…對吧?使君子又驚又喜的想。

但是之後他收到宅即便,裡頭有他洗乾淨的手帕…和兩大盒BURBERRY的名牌手帕。

長春這是…嫌他用的手帕不夠高級?還只是單純的回禮?抑或是…難道她都用這種一條近千塊的手帕?但從來不曾見過她用名牌啊?

那一天,使君子一整個心不在焉。若不是葉子及時阻止,他差點把對招的西顧打出內出血。

女人真難懂。使君子嘆氣。(鄰居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