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之八(上)

之八 魔障

農藝系上有個氣質非常棒的助教。

戴著金邊眼鏡,白襯衫、深藍牛仔褲、球鞋。很普通很平民的打扮,卻讓他穿出斯文瀟灑,面目不怎麼出眾,氣質卻極為奪人。

剛入學的小大一往往會被他電到…尤其是他溫雅的笑,有點疏離卻有點親切的,像是周圍的空氣都為之淨化,心靈也被洗滌過一般。若有似無的古龍水,香得那麼恰到好處,替他的氣質加分到百分之百,卻一點都不覺得娘。

【Google★廣告贊助】

但不到半個學期,小大一都會「成長」了…助教真正的電人以後,很快就幻滅個乾淨,從此學會「以貌取人後悔莫及」的教訓。

所以,會去追求史助教的,都是外系的學生或老師。自己系的同學都會報以高度同情…並且狂下賭盤,賭這次會多慘烈,多久就當烈士。

但讓他們掉出眼珠子的是,追求史助教的校內女性眾多,當中不乏系花校花之流,人人毫無疑問的撞鐵板,撞到他們都納悶到底是史助教標準高到天邊海角,還是事實上,史助教某方面「不行」…可最後得標的卻是一個…校外女性,多次到系上找史助教喝茶。

他們炸著膽子詢問,史助教大方的表示,「那是我正在追求的女生。」

咦~~?!

「有夫妻相。」

「沒錯沒錯,氣質有像到…不知道是不是芝麻湯圓。」

「你想死?說助教是芝麻湯圓…讓他聽到你還想活是吧?!」

「噓…你不要那麼大聲…」

其實,我早聽到了。推了推金邊眼鏡,使君子默默的想。不過「夫妻相」取悅了他,所以他不計較「芝麻湯圓」的譬喻…只是這次期末考會「稍微」難一點點。

他是修道人,雖未出家,但已棄家,心底沒有牽絆,氣質好是應該的。魂魄是花魂打底,吸引植物的親近,更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所以這麼討人(和眾生)喜歡,也毫不意外。他在台北盆地也經營了這麼久,戀慕他的植物妖在所多有,但東方植物妖很矜持自重,他委婉表達了拒絕,通常淡漠的植物妖會表達遺憾,卻依舊保持朋友關係。

人類的反應就會比較激烈一點,但短命人類的少女(或少年),在他看過許多歲月的眼中,總是寬容許多…反正讓他們放棄很簡單,真的太煩,頂多陰他們一下,讓他們把心力轉移到功課上,大部分的問題就解決了。

真讓他成為絕對地域主義者的,是那些害蟲似的外來種。

自從飛機這玩意兒發達以後,國際交流頻繁,原本界限分明的眾生領域也被打破,老有外國的眾生搭飛機來「玩」。原本當遊客沒什麼,只是他們跟福壽螺和美國螯蝦差不多,總是肆無忌憚的大肆破壞原本平衡的生態,才讓使君子成了強烈地域主義者…強烈到想炸掉所有機場和碼頭。

當然,想想而已。

他終究已經成了人類,必須遵守人類的社會規範與道德。當花妖的時候,遵循本性,覺得沒有必要製造災難。當人類的時候,遵守規範,不去這麼做,因為人類修道者必須守戒,才不會因為力量導致災難。

但這時候,他就真的很希望能夠炸掉所有機場和碼頭,最少不會被希臘那邊的森林女神追求到想動粗。

「…我們之間是絕對不可能的。」使君子耐住性子,在白樺開口前搶先說了。

「為什麼是一隻卑賤的草花精?!」美麗的林中少女對他憤怒的喊著,「為什麼我不行,我哪裡比她差?我甚至比Echo更美麗!」

看著這隻不知道自己差點成了「臨終少女」的森林女神,使君子默默數數,數到一百才把怒氣壓下。沒辦法,北都城隍跟他打過招呼,這個叫白樺的森林女神,算是交流學生之一,讓他高抬貴手。

他沈下臉,冷冷的看著白樺非常希臘的臉孔。

沒辦法,他原本是花魂,後來轉換跑道成為人類,審美觀都固定在最初,屬於東方那種素雅,他喜歡鳳眼峨眉的女子,面容乾淨清秀就可以。西方人那種過度深刻的輪廓總是看起來很奇怪。

更奇怪的是,現代的女孩子也完全拷貝西方風格,流行自拍那陣子,真是讓他不敢隨便點學生寄來的連結。慘不忍睹…為什麼要對著鏡頭做出那麼奇怪的表情?仿效凸眼金魚很美?唯恐不夠像還動用到photoshop。每個都從上往下照,瞪大眼睛嘟嘴。

他若是想要看金魚,會去買幾條養水族箱,用不著看人類cosplay。

「白樺女士,請妳不要干擾使君大人…」看不過去的扶桑花妖,上前輕聲勸解,卻慘叫一聲讓盛怒的森林女神洞穿了本株。

使君子淡淡的笑了笑,「白樺,妳需要修枝是吧?直說就是,何必如此粗暴…」然後這個表面斯文的修道者助教,真的把森林女神「修枝」了,砍掉雙手,捆住雙足,禁困著無法出聲,「種」進大地裡。

「大人…這樣,不好吧?」創校就種在校園裡的弱質花妖,摀著胸口的重創,怯怯的問。

「讓她行一下光合作用就會長回來了…時間稍微久一點,唔,三年五年吧。夠讓她學會什麼叫做『禮貌』。」

使君子將手放在扶桑本株,被動穿的樹幹漸漸產生癒合組織,她的臉色也漸漸恢復血色。

「唔,大概可以了。」他淡然的對扶桑花妖說,「外來種不懂禮貌,妳不要跟他們一般見識。」

「謝大人,恭送大人。」扶桑花妖溫順的低頭。使君子微微一笑,漫步離開犯罪現場。

「戀慕你這芝麻湯圓的花妖很多…你偏選了一個不喜歡你的。」一隻老貓從樹梢探出頭來,懶洋洋的對使君子說。

「她沒有不喜歡我。」使君子輕輕的笑,「你又在人前說話,當心被抓去解剖。」

「無所謂。」老貓聳聳肩,伸了個懶腰跳下來,陪著使君子走,「反正你這壞傢伙隨身都帶著怪法術,連處置森林女神都沒人會注意,何況只是隻貓在說話。」

「你來我標本室吧…我養你。」

「嗤,我不要成天跟怪東西在一起…讓你當活標本?笑欸。校園挺好,我在這兒活了一輩子…看樣子還會繼續活下去。」

「對啊,你跟扶桑一起來的…當時多可愛,一個小不點兒。在校園跑來跑去喵喵叫…誰知道會變成圓滾滾的老肥貓,開口還老氣橫秋。」推了推眼鏡,「喵,你到底為什麼會說話?」

「嗤,這種事情,很講天分的。」

「…你不要成天跑去警衛室偷看電視,學得這麼壞。」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