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之八(下)

雖然很害怕,但天性很貓的老貓,下個月還是跟著使君子去魔界之門了。沒辦法,貓這種生物就是有這種可悲的好奇心,往往會被這個整死。他只是會說話,究底還是隻貨真價實的貓。

雖然木天蓼讓他嗤之以鼻,但是沒辦法抗拒逗貓棒,更沒辦法終止好奇心…尤其他又是隻愛看恐怖片的貓。

所以他又冒著生命危險跳上使君子的肩膀,照慣例成了松鼠尾形態。

【Google★廣告贊助】

但要離開的時候,使君子卻在廟宇庭園站住了。

作為陣眼的廟宇,還是種了些花木…植物對魔氣有比較強悍的抵抗力,很普通的植物都能淨化少許魔氣。

動物則未必。

一條翠綠的毛毛蟲,匍匐於地,對著使君子哀求似的不斷點頭。

從牠短短的狗尾巴看來,是夾竹桃天蛾幼蟲無誤。但生活在這個魔氣逸漏的庭園,被毒個半死不活,而且受魔氣侵害,已經有點魔化的傾向了。

普通樹葉的「氣」太少,沒辦法供應些許魔化的幼蟲,在餓死邊緣了。

靈慧尚未開到能言語,但已經知道要哀求性命。

「不要比較好喔。」老貓看著使君子,「養大不知道會變成什麼,作成標本又太殘忍…牠又不是自己喜歡出生在這裡的。」

「唔。但牠向我哀求救命了。」使君子彎下腰,將幼蟲放進一個空的燒瓶裡,沒有封上蓋子。

「…你要餵牠吃什麼?」老貓的臉垮下來,「這種半魔化的生物很難養的!」

「到了我這年紀…就會覺得眾生活得很不容易,每條性命都很珍貴。若是沒有看到,毫無因緣,那也就罷了。牠向我哀求,而我回應了牠,就不能不管。」

「…你剛殺了以噸計算的外來種。」老貓扁眼,「說這話不覺得沒有立場嗎?」

「那怎麼同?」他舉了舉裝著幼蟲的燒瓶,「這是本地種,那些都是殺千刀的外來種。」

…你這雙重標準不覺得太任性了嗎?

「要來我家嗎?」使君子撫了撫老貓的頭,「我還有罐尚未過期的牛奶…」他摸了摸下巴,「唔,應該沒添什麼料,就是牛奶而已。」

老貓敏捷的跳下來,對他哈了幾聲恐嚇,「免談!你幾時把那朵鬼花燒了我才要去…你家簡直成了陰間了,陰森森又冷得要死!」他甩了甩尾巴,竄上樹跑了。

能燒他早就泡福馬林去了…輪得到那株黑心蘭唱秋?沒辦法,愛屋及烏。畢竟是長春親手所贈,才容忍至今。

受了魔氣侵害,在讓那株鬼花的邪氣凍一凍…可憐的小蟲子不死也得死了。

最後他捧著燒瓶,去拜訪了長春。

「唔,這次的禮物,可能妳會不太喜歡…」遲疑片刻,使君子還是遞上燒瓶,「但我想也只能送給妳…只想送給妳。」

接過燒瓶,長春凝視著瑟瑟發抖的小蟲子。

這麼小的生命,被魔化毒害得很慘,倔強的想辦法活下來。沒錯,夾竹桃天蛾幼蟲,會啃食眷族的葉子…但族群龐大的眷族,很少因為蟲害死掉。

啃食葉子,回饋以消化過的排泄物為肥料。動物和植物,就是這樣的關係。人類討厭蟲害…只是因為人類總是毒死了蟲子的天敵,沒有天敵,過多的族群才會有所危害。

人類可以不了解,她卻不能跟人類一樣。

但已經成為人類的使君子,卻將這條小蟲救下,送給她。

果然,她的感覺沒有錯。使君的壞心眼和邪氣,都只是小小的捉弄和惡作劇,本質還是…很溫暖善良的。

「你明明知道…我會喜歡,卻說這樣的話。」她別開頭,「對我都賣弄這種小心思…忒小看人。」

「抱歉。」使君子溫柔的說。

長春鬢上的日日春,不管什麼顏色,都轉成嬌紅。

後來夾竹桃天蛾的幼蟲,讓長春養大了。她用本株的葉子,餵養這隻半魔化的幼蟲。在為生長過盛的眷族日日春修剪時,也會拿到飼養箱給幼蟲。

半魔化的幼蟲,過程非常艱辛的脫皮化蛹,最後羽化成一隻奇妙的生物。

比尋常的夾竹桃天蛾大好幾倍,翅膀有著原有種族、令人眼花撩亂的華麗花紋,蟲體卻擬真為人型,面目和長春極為相像。

介於蟲與花妖之間,半魔化的奇妙生物,在樓頂花園翩翩飛舞,很依戀長春。

最後長春讓她走了…反正她只吃花蜜,不會有什麼危害。而年輕的小生物,渴望和廣大的世界有交集。

或許幾個星期、幾個月,就會回來看看。也因此,使君子有機會看到她。她翩翩的飛到使君子的手上,翅膀微微顫動著,仰頭感激的看著他。

「真說不上她是什麼。」使君子對著長春笑,「但世界就是有了這些『說不上是什麼』,才顯得比較美麗。」

「我很同意。」長春為他斟上一杯茶…沒有加料的錫蘭紅茶。

使君子淡定的喝下那杯茶…很欣慰自己沒有鬧肚子或中毒。

長春待他是很好的。使君子偷樂著想。

(魔障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