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之四(上)

之四 母性

每天早上都會看到相同的情景。無瑕默默的跟在主人的背後,送她出管理室,張望了一會兒,才戀戀不捨的回頭,到長春這兒幫忙。傍晚也會張望著,等到主人回家,他又默默的跟在後面,一起回去。

「我幫你不是要你當雜役。」長春跟他這樣講過。

這個內向的花鬼雖然沁著魔氣,心地卻依舊是沈靜的植物,馴服柔和。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整天待在家裡也不知道要做什麼。」

【Google★廣告贊助】

「你主人回來就能夠做什麼嗎?」長春微微有些無奈,「她看不到你,也感覺不到。她非常缺乏天賦和靈感。」

對於這個廣義的眷族,長春還是憐憫的。植物妖…尤其是被人親手種出來的植物妖往往很不幸…動心的話。但被人種植愛護的植物妖,幾乎不能避免的受主人很深的影響。

無瑕垂首不語,良久才輕聲回答,「雖然知道…但我總覺得她是知道我的。」

「錯覺。」長春毫不客氣的打擊他。

可後來,連長春都有點納悶。這個缺乏天賦的女人是怎麼回事…像是她的飼主一樣莫名其妙。

她少女似的形象,鬢上繁生的各色日日春,是孵育她的飼主美好想像的投射,所以她一直是這個樣子。無瑕的美麗,也是他的主人美好情感的衍生。

應該缺乏天賦毫無感應的女人,卻在無瑕「復活」後,更增添了更多美好…原本就非常好看的無瑕,更精靈出塵,鬢邊長出淺綠色的狹長葉子,簇生如羽,連植物都覺得美麗的好看。

改變外貌,更改變服飾。她對著一天一個樣的無瑕無言。沈靜的植物妖很少換造型…而無瑕已經太時尚了。

「我的判斷可能出錯。」長春承認,並且納悶,「但你怎麼會…?」

無瑕低頭笑了一會兒,「…欣怡最近喜歡看武俠…漫畫?」

武俠漫畫?最近人間流行這個?「港漫?可服飾不像呀。」

「不是。是日本的武俠漫畫。」無瑕扶頰想了一會兒,「我也不太懂,偶爾聽她跟朋友講電話說的。有時候我拿來翻,不是擁抱著準備生殖,就是拿長刀砍來砍去…我想既然有砍來砍去,應該是日本的武俠吧?」

這個非常有常識的花妖被搞糊塗了,結果跑去欣怡的房間翻來看…「日本不是武俠,叫武士道。」

「啊?」無瑕睜大眼睛,滿臉無辜,「不知道,我不認識人類的文字。」

…對喔,他生前死後加一加,也才十五年。

「還是認識一下人類的文字比較好。」長春說,「哪天你主人拿錯肥料…比方說拿成洗碗精,你也來得及阻止不是?現在科技很發達的,文字學起來很快。」

「是嗎?那該從哪裡開始呢?」無瑕是很聽話的。

「看電視。」

「…吭?」

「沒有學識也要有知識,沒有知識也要看電視。」長春豎著雪白的食指,很嚴肅的說,「所以看電視是很重要的。有語言又有字幕,學起來快。」

「這樣…好的。」無瑕有點糊塗的點頭。

「電視聲音要關小一點兒,」長春叮嚀,「遙控器也要放回相同的地方。人類是很愛大驚小怪的。」

「嗯嗯,謝謝長春大人。」無瑕很乖的點頭,每天都抽點時間去看電視。不得不說,他是個學習能力很強的花鬼,很快就上手,能夠把純岳買回來的肥料標籤毫無錯誤的唸出來,學會文字以後,還特別喜歡看日本節目…譬如手工達人之類的。

結果他跟純岳變得很有話題,純岳也是那種熱愛DIY派…特別喜歡組裝電腦。他喜歡跟漂亮的外婆奶奶住,但電力只有樓下有。空曠的十四樓變成他的工作室和倉庫,結果迷上手工的無瑕常常跟他去工作室拼裝,學著玩電腦…

然後除了看電視,這個單純的花鬼又染上了上網的惡習。

長春看著這個太容易被影響的花鬼嘆氣,「…那些東西沒什麼用處。看電視長知識就好了…」

低頭凝視著自己的手,無瑕輕笑,「有手是很好的,可以做很多事情。」他的笑漸漸沁入哀傷,「長春大人,我還能…存在多久?」

長春眼中的憐憫更深,聲音也放柔了,「你靠憑依附死又寄生於自己的屍身,其實是很脆弱的。可在我的領域內…你可以存在到足以修花妖。」

「…如果欣怡離開這兒,那…」

「若還在中都,我應該能幫得上忙。」長春輕嘆,「若離開了這個城市…我可能就鞭長莫及。」

無瑕沈默了一會兒,無奈卻溫柔的笑了笑。「…只要她還要我,我就會跟她走。」

「人類,尤其是她那種缺乏天賦的人類,完全不能回報你的情感。而且這樣的情感已經超過植物所應有的太多了。」

「沒有,我沒有。」無瑕依舊輕輕的笑,「我沒有要她回報。只是…注視著她,我就很滿足了。」

可悲啊,可悲。家養植物妖沒辦法擺脫的可悲宿命。

眷戀孵育自己、種植自己的飼主。雖然人類是這樣不穩定又短促的種族,雖然她只要想起那個隨便女人就會發怒。

但她還是眷戀、懷念,常常想起她。所以一直撫養著有著她的容顏和血緣的後代。多麼可悲。

就算是白目到一直把他踹下樓的義孫子,她還是懷著複雜的情感養育和教育。

討厭的人類。

純岳唧唧聒聒講著很冷的笑話和今日所見所聞的瑣瑣碎碎,一面吃著無瑕煮的飯(現在無瑕很會做飯了,而且是起炭做飯),一面聒噪的說,「妳知道嗎?外婆奶奶…超瞎的!哈哈哈…『小資喝花酒,老兵坐床頭。知青詠古自助遊,皇上宮中愁。剩女宅家裏,蘿莉嫁王侯。名媛丈夫死得早,MM在青樓。』原來宋詞總結起來只有這幾句話!夠不夠瞎?哈哈哈哈~」

無瑕也跟著笑,轉頭小聲的問,「長春大人,真的宋詞就這幾句話能總結?…」

「別聽白目小孩鬼扯。」長春冷冷的喝著使君子寄來的烏龍茶。

「是喔,但是很有趣的樣子…」無瑕看著旁若無人手舞足蹈的純岳,「一直想問,為什麼,他們都叫妳…『外婆奶奶』?」

長春撫著茶杯,眼神柔和了些,「人類很奇怪,只承認父族。但我又不是人類…只要是她的孩子…父本或母本,我都沒辦法棄之不顧。所以有時候,我是『外婆』,有時候,我又是『奶奶』。繁衍多代以後…他們不知道該叫我什麼,只好叫『外婆奶奶』…

「誰是他們外婆奶奶啊?!我是妖怪!跟他們一點關係也沒有!」長春突然發火,一口灌下非常燙的茶。

沈思了一會兒,這個被電視和網路污染過的花鬼眉開眼笑,「所以,長春大人就是傳說中的…傲嬌囉?」

長春嚴厲的指過去,「那種無謂的知識用不著知道!!」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