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棲梧桐 之十

肅帝駕崩,新任皇帝皇后哭喪,場面非常壯觀…一溜兒棺材。太子加五王,六家只活了四個漏網之魚,最大的五歲不足,剛好兩男兩女,都是諸王的庶子女,一個嫡也沒有。

在外想找個長輩還沒處找,妾的娘家不是正經親戚,嫡母全完了,喪事只能在宮裡辦。

參與哭靈的百官心裡涼了一大截。

【Google★廣告贊助】

大燕朝就沒出過這麼離譜的事情…什麼?你說恆寧帝?恆寧帝好歹也花了二十幾年才把兒孫砍了大半,還活著幾個廢人好不好?最少恆寧帝留下一個嫡子上位,雖然是個流氓,卻是個健康得活蹦亂跳、能夠御駕親征的流氓皇帝!

從太子暴斃到諸王團滅花了幾天?三天半。倖存者誰?榮獲先天性心臟病和氣喘、曾被預言活不過二十歲的豐王。

二十幾年V.S.三天半,流氓V.S.好像活不長的病秧子。恆寧帝和肅帝,肅帝勝出。

應該可以同時跳「皇家最速滅團」、「倖存者最少」兩大成就。

成為五朝元老的盧宰相哭得特別慘。尤其是匆促上任的新皇豐帝三天哭暈五回,盧宰相悲痛得難以遏止,讓人聞者落淚觀者傷心。

豐帝是真的難過…誰家死了老爹連兄弟都同歸於盡不傷心的啊?就算感情不怎麼樣,全家死光再怎麼涼薄的心裡總有點難過吧?何況豐帝從小是個好孩子,以君子為準則的教養這麼大…他根本跟皇位無關,也不會和他親哥一樣想把其他兄弟算死。

剛當上皇后的鵷姐兒也難過…自古未聞有這麼抽風的皇家滅團事件,那麼激情幹什麼,通通赤膊上陣啊?身先士卒也不是這樣幹的啊,只能說全體蠢死。蠢死就算了,牽累到體弱多病的可憐夫君!這算什麼事兒?好好養著都養不太好了,還當皇帝,不早死都難了。

回頭一看,那群抽風貨留下四個遺孤。好麼,照慣例該由太后收養…但應該當太后的元后,她死了呀。結果還不是她這個皇后得「視如己出」的撫養?

老天,她才十七歲,養著三個庶子,還得養上四個侄兒姪女。

這些就認了吧,但後宮還塞滿了先帝的妃嬪,佈滿各種惡勢力。哇靠,她以為宗室已經禮教蕩然無存,結果是她太淺。真正的視禮教為無物的,是堂堂大燕朝的皇宮。

能養出一溜如此整齊的抽風貨,連賢達的元后都扭不過來,自己還鬱悶死掉的所在,能是什麼善地?但慕容鵷用膝蓋想都沒辦法想到可以這麼的囂張跋扈與無知,不是她身邊人武力值超群,差點讓先帝的妃嬪使人給打了…說她不敬婆母!

孩子,妳們沒一個是正室皇后好嗎?就算是貴妃也是妾啊!妾是什麼妳知道吧?小老婆啊,先帝的小老婆還是小老婆,遇到皇后是妳們該跪啊。要不是皇室人死得太多,先皇沒留準信,妳們搞不好該殉葬知道嗎?

等她詢問了沈嬤嬤,啞口無言。兄終弟及了四代實在太猛了,肅帝又是個精神分裂的抽風,兩年三天子的後宮根本沒怎麼動…他全接收了呀。太子生母魏妃不但寵冠六宮,還服侍過三朝天子。

簡單說,曾經是肅帝的二嫂和四嫂,最後還成了他的寵妃。

這樣的宮裡,還指望有規矩這回事嗎?有幾個年紀還輕的妃嬪,國喪期間還跑去勾引豐帝,把豐帝差點氣死,沒直接杖斃是她攔下--剛上位就杖斃先帝妃嬪,名聲太難聽了。

一個混亂到爆炸的後宮,已夠她一忙。宗室府形同虛設,國喪都亂七八糟,慕容鵷心裡瘋狂吐槽,還是得裝出哀戚的容顏出來主事了。

百官這時候還沒覺得奇怪,畢竟新皇哀毀,先帝一脈又死得只剩下豐帝這支孤桿兒,皇后娘娘不出來主持喪事,指望越來越沒出息的宗室府?別鬧了。能主持的出色穩健真讓人意外呢,果然是第一世家的慕容女。

但怎不會說有國喪就沒政事吧?有些緊急的,譬如黃河潰堤,不會因為先皇駕崩就按下暫停鍵吧?肅帝那個精神分裂,別的事情抽風,皇權握得死緊。這等國之大事敢自己主張的,墳頭的墓木已拱。告知了悲痛的盧宰相,還是得請新皇拿個主意。

新皇悲傷過度暈厥中。

幸好皇后娘娘開口了,還安排得挺井井有條的,滿像一回事兒。已經養得跟鵪鶉一樣的百官可找到中心骨了,連政事都來問娘娘。

這時候,慕容鵷也沒覺得奇怪…她的角色還沒轉換過來呢。連大典都還沒有,剛廝殺完就被拖來宮裡喊娘娘,誰能立刻從「王妃」轉職成「皇后」?你以為打電動二轉啊?

事實上,現在她的心態還是「豐王妃」,大家都知道,豐王府是王妃主事,來問事當然要拿主意啦。知道的當場解決了,不知道的問舊例,能解決的解決,不能的招相關部門來開會吧,總是會有個章程的。

意識到「後宮干政」的只有哭得很慘的盧宰相。但他心裡一緊…接著就想撒花放鞭炮啦。

豐帝如何還不知道,但這皇后娘娘可靠譜啦!蒼天啊,他二十年五朝終於等到一個靠譜的當家人啦。雖然有點稚嫩,但條理分明,邏輯不但正常甚至可以聞一知十。

唉呀,娘娘才十七歲,能夠慢慢教的嘛。他提著一顆心,仔細的觀察慕容后的一舉一動,喪事辦得周全整齊,連政事都辦得有板有眼,大有可為大有可為啊。

一個明理賢達的太后有多重要你知道嗎?他不只一次扼腕,若是太子諸王年紀小一點,是元后當太后主政…大燕今天不會這麼一副要亡國的樣子啊!

說不定現在還來得及?

他突然覺得有希望了。二十年來,終於開心想繼續拉犁了…六朝元老,認了。五朝跟六朝也沒差很遠,反正都會被史家罵。

所以,他壓根沒提醒「後宮干政」的可能性,反而想辦法幫著皇后娘娘理政,比肅帝當朝時要熱心多了。

這時候他對豐帝還抱持著「活不了很久」的悲觀態度。這不開始培養未來的太后麼?

百官直到肅帝和兒子兒媳孫兒孫女(……)都入土為安,舉辦登基大典時,才感覺到不對勁。

第一眼看到的是,嚴妝翟服十二鳳釵的皇后娘娘。鳳眼芙蓉面,精神氣飽滿,內蘊春雷不怒自威,貴氣撲面而來,令人屏息,端得是好威儀,看著就想跪地喊萬歲。

第二眼看見的是,五爪龍袍朝天冠的皇帝。玉面蓮姿,沈郎腰細猶帶三分病,如孤月懸空,華光滿映,高貴中蘊含著孤清和悲傷…端得是好風儀,令人心生嚮往與憐惜,呼吸都輕了三分。

好一對璧人帝后。果然是龍姿鳳威。

…好像哪裡怪怪的。

朝臣百官不約而同的在心裡齊呼:哇靠!你們倆的性別是不是不對了?!真的不是跑錯棚嗎?!

喪期政事,好像,都是皇后娘娘在主持…

你們倆的性別真的不換一下嗎?換一下吧?換了就完美了啊!真的,不考慮一下嗎?

朝臣百官的表情都有點僵硬,心底不斷奔騰的就是這種無理取鬧的遺憾和悲哀。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