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棲梧桐 之十一

新皇即位親政,忐忑的朝臣百官往御座一瞟…還好還好,只坐了豐帝一個。略略把心往肚子放穩點…沒辦法,帝后形影不離,又是那種「恨不得給你們換個性別」的狀態,若是慕容后也坐在御座旁,還不知道該怎麼勸諫。

然後大朝幾天,朝臣百官的心情立刻從「他行嗎?」這一端,劇烈震盪到「哇靠!你能不能活久點?」的另一個極端。

【Google★廣告贊助】

這個大家都不熟的新皇,是個邏輯健全完美,處事冷靜,智商極高的好老闆。

光看他處理民亂問題,就可略窺一斑了。

好啦,民反已經都不成為突發狀況,而是常態了,大家都快習以為常。頂多戶部沒錢反剿,兵部想撈功勞反撫,吵都快吵出套數來了,反正都得看皇帝今天抽哪一國風,心情到位想撫或剿。

弱柳扶風的病美人豐帝說,新皇登基,當大赦天下。數地民反,從縣令到知府都應該反省自身,怎麼把好好的老百姓逼反了。應該派御史去視察課實稅捐,對民開講。

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沒解決問題。事實上,命中要害。

一方面是對地方官說,鄉親啊,別再拼命刮地皮了,老子知道你們玩哪套。現在老子登基了,不想跟你們追究,你們好歹也鬆一鬆手,別把百姓往死裡掐,激起民亂老子不客氣了啊。趁老子登基要大赦,既往不咎了,再過分當心沒頭戴官帽啊。

一方面是對亂民說,鄉親啊,老子知道你們快被掐死了,不得不找活路。乖啊,不要鬧了,趁老子登基要大赦,快快洗白啊,回家種田和親人團聚,省得一家子陪你砍腦袋。

當然不是只在朝堂說兩句話,而是有一整串的對應措施。地方官從上到下安插自家人簡直是常態,方便上下其手,團結一心。但是世家間彼此能真和諧嗎?互掐的都能記入家史了,御史們能例外嗎?就算是寒門出身的御史,還有個仇視世家的心態在呢。

看到出使御史的名單,傻眼。不是脾氣又臭又硬的寒門御史,就是地方官和名門御史家仇頂天的,派得那麼剛好。

後繼出爐的方案更狠。御史若核實了地方官有失,大赦期間不論罪,可是得記檔。這個記檔要做啥呢,世家譜的評估,得扣分,扣分就掉排行。大燕的科舉,家世還是佔四的。

鄉親啊,這招不狠?只要被皇帝記上一筆,簡直就是所有子弟的科舉都要吃虧,動盪整個家族啊!這扣分還扣得挺狠,官越大扣越多,很可能一處民亂從上到下扣一輪就能讓你滾出世家譜了,哇靠!

那瞞吧,自己想辦法內部解決吧。不行,皇帝把這狗洞堵上了。若民亂不上報,斬。只要你上報上司有回執了,你沒事,你上司有事。想說眾手遮天?孩子,砍你一串兒沒商量,可三申五令過了哈。

原本朝臣百官還沒底,就派出幾個御史能完事?不用撫?不用剿?結果豐帝接見了出使御史們,懇談一番,發出了尚方寶劍若干,到地真的砍了幾個狗官腦袋,幾處著火的民亂…居然沒怎麼鬧就平息了。

雖然能猜出這樣的結果,卻怎麼也想不出怎麼會這麼簡單的過程。

只有盧宰相眉頭一跳,知道案情絕對不單純。聽說,豐帝他岳父國丈爺入宮探望皇后娘娘…那是第一世家慕容府的老爺,前任游俠兒,至今威名鎮京城。有這種皇后女兒,這國丈爺單純不起來。

慕容府呢,人脈手段絕對不會少。

後續方案的批折,除了豐帝俊逸剛正的筆跡,後頭幾個凌厲的「斬」,寫得可柔媚啦,漂亮簪花小楷。敢情皇帝前面佈大綱,皇后娘娘押後補漏,相當夫唱婦隨。

放心了。皇后娘娘手夠黑,這未來太后心太軟是不成的,瞧瞧把自己賢慧死的元后就知道。

盧宰相還細心的把批折親手謄了一遍,省得又有哪個不識趣的囉唆皇后娘娘。

加油啊,未來的太后娘娘,老兒可是看好妳了。

他呼了口氣。盧宰相的臉都舒展了,連皺紋都少了,沒事總愛對人笑,笑得朝臣百官忐忑不已。

其實吧,豐帝這麼幹也是不得已的,更是不得已裡頭最好的方案。

政德帝和燁帝父子倆辛辛苦苦了五十年,結果這兄終弟及了四代不但還回去,倒扣到大燕要沈船的地步了。

歷朝苦壓著世家,只能讓他們不敢養私兵。近三百年來,盤根錯節,上下交征利,土地兼併嚴重,貪污得心安理得,偏偏他們還不用繳稅。大燕都快被這些世家官吏吃垮啦,稅都得攤在百姓頭上,這能不反嗎?

微憤青的豐帝都想親自抄刀子去把那群國蠹殺乾淨了。

但事情不能這樣辦啊。更何況他登基,就是和鵷姐兒兩個光桿帝后,連五朝元老盧宰相都不太熟,百官接近不認識。不要說勢力,連個能用的人都沒有啊。

朝廷還是得有人辦事,最優先的不是殺國蠹。這艘快沈的大燕號,需要優先的事情太多了。

剛登基,主少國疑,內部得心安定,攘內是第一優先。這個民亂,絕對不能等閒視之。歷史太多血淋淋的教訓了,他一直是個受教的好學生。

但是能動用的人和資源,真是少得可憐。可不魄力一下,連朝臣都不能安心。

一來是岳父拔刀相助,慕容府武力支持,二來是被冷落二十年的御史容易被這種揚名事拉攏。而豐帝能動的,就是世家譜的,等於掐著世家為官的命脈。

至於朝臣齊不齊心,會不會使絆子…你傻啊?想站邊最少要有邊可以站啊。現在只剩豐帝一個老闆了,就算是想擁立領從龍之功…你得先有龍啊!兄終弟及了四代,宗室受池魚之殃,有點才華的都砍了,只剩遠支小貓兩三隻,裝瘋的裝瘋,紈褲的紈褲。

自己造反?你得先有兵有地有糧啊。被打壓近三百年的世家,地不夠大,兵不敢有。而這時代缺乏幹才,奇葩的種類往各種抽風極致去了。想要逃難的有,不見慕容府都把重心挪往江南。造反?這個壓力太大,實在頂不住。

臺面以為的完善,不過是冰山一角,底下他和鵷姐兒的苦心推算,那才是大頭。只能說在缺乏幹才的時代,帝后剛好是一對天才,真的是祖宗有保佑。

本來慕容鵷還擔心夫君的健康,奇怪的是,自從主政後,豐帝像是澆了一盆仙水,精神奕奕的復甦了。走遠不敢說,御輦乘著去上班,暈都不曾暈一次了,明明御醫說還是得好好養著。

其實不足為奇。

這樣說吧,好比一個磨了幾十年劍的將軍,被皇帝冰在京城待著,壯志不得伸,蔫蔫的像是枯萎的小白菜,時不時這裡痛那裡疼的請病假,人也不精神。可是突然,皇帝說,那些蠻子太可惡了,挑戰朕的尊嚴,需誅。你去把他們打個稀巴爛吧。

搞不好都五六十歲的老將,聲如洪鐘拎著流星錘上馬殺蠻子,突然什麼病都好了,還活到八九十歲,把餘生都奉獻給殺蠻子了,說不得路上還偷生那麼一兩個私生子之類。

男人的事業就是百靈藥,專治各種疑難雜症。偏偏豐帝有才,智商還高。被當豬一樣養起來真是人生最悲痛的事情,若不是娶了慕容鵷早就被自己活活鬱悶死,而不是死於心臟病或氣喘。

現在好了,妻賢且慧,生命裡的甜心,事業上的神隊友。連抱負都得以伸張了,將來閉眼都能安心去見威皇帝了。頭也不暈了,心口也不悶了,連咳嗽都少,整個人的煥發了。

只是現在,他角色轉換同樣不到位,還是把自己當成「良相」,看起來挺客氣有商量,很讓朝臣誤會一把。

同樣轉換不怎麼成功的,還有他親愛的皇后慕容鵷。到這時候,鵷姐兒還把皇宮當成大一點兒的豐王府,治理起來居然沒有太多違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PS.如果那年頭有自拍這玩意…應該會出現這種照片吧…
宰相

(忘記簽名了= =,版權宣告一下,啾仔畫的)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