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棲梧桐 之十四

國丈爺入宮請見的時候,正是一片雞飛狗跳,卻被第一時間召見。

只見兩個皇子愁眉苦臉的被轟出去,正是二皇子慕容品和慕容田。記得過年才十一,只差幾個月。都偏瘦,走他老爹的病美人風格,一點都不隨娘。

明明他女婿的庶長子就很隨娘,十二歲的孩子都能趕上別人家十五歲的漢草,還能跑馬游獵糟蹋別人家的庄稼。

【Google★廣告贊助】

但兒不是刻薄庶子的人哪。之前還是王妃的時候,寫信還會提這三個小子的事,小二小三提得還多,總不至於成了皇子反而擺臉子吧?

腦洞開再大也想不出原由,匆匆回了兩皇子的禮,就入見鵷姐兒。

根本沒等他彎腰,慕容鵷就上前扶住他,「阿爹…」

「兒,妳別聽那些王八羔子的話,讓女婿去送死。搞到皇帝出去親征,要他們這些臣子做什麼?還不滾蛋回家吃自己,沒廉恥的在朝廷挺屍!」

哇靠!所有的宮女太監一致相國丈爺行注目禮,果然是威震京城的慕容雙煞之一!開口就不同凡響…的中二。

負責規範禮儀的女官就不幹了,好不容易有機會擺威風啊!咳了一聲,就想上前給新皇后和新國丈來個一課。

結果兩雙長得挺相似的鳳眼,冷冰冰殺氣騰騰的瞪過來,一副預備發飆的起手式,讓女官腿一軟,差點就跪了。氣勢沖天的皇后一揮手,連滾帶爬的遁走。

這對父女根本就沒把禮範女官當回事,北蠻都快打進京了,禮儀再到位,也不能靠這個感化北蠻子收兵。

鵷姐兒低頭片刻,「阿爹,你女婿當然不能去。也…來不及。」

慕容駿稍稍鬆了口氣,又轉愁了起來。自燁帝以降,大燕皇室越來越亂來,北蠻子沒能趁火打劫,就是政德帝的御駕親征打出風格打出風采,後續的皇帝再荒唐,情勢危急還是會派皇室子弟去督軍,都快要成了例了。

念頭一轉,他變色,「那兩個小孩子來作啥?」

「鬧著要親征。」慕容鵷嘆氣,「他們倆去了只能被紅燒。」

慕容駿啞然,「…再怎麼說也該是女婿的老大去吧。」

鵷姐兒皮笑肉不笑的說,「呵呵。」忍了忍才講,「前朝議親征,他立馬『病了』。」

「哇靠!」慕容駿無言了,「你們總還有宗室子弟吧?」

「我什麼話都還沒講呢。」鵷姐兒自嘲,「宗室子弟三分之一也跟著『病了』,三分之一瘋了,還有三分之一在守各種孝。也別說他們了,當朝四個有名號的大將軍,中風的中風,跌斷腿的跌斷腿,還有一個已經逃出京城了。」

哇,樹還沒倒猢猻就開始散了啊。

慕容駿沈著臉,「妻者齊也,與夫齊體。我們慕容府的女兒,也不是軟骨頭…但是名分得給得足足的,面子也得給得足足的。阿爹隨妳親征,把北蠻子帶那些軟腳蝦的官兒,一鍋紅燒了!」

「哈?」鵷姐兒傻眼。她的確是打算帶著五百娘子軍奔赴督軍…實在沒招了,大軍未至,糧草在路上,正是某種意義上的青黃不接。總不能讓病弱的夫君和年幼的皇子頂上吧?

「我不懂軍事,親征啥啊…不對,阿爹你去幹嘛?!」她大驚,原本是想很悲壯淒美的和阿爹訣別,怎麼風格整個不對了?

慕容駿眉一擰,戾氣沖天而起,「瞧不起我兩個兒,就是瞧不起我!我非讓那群不長眼的東西瞧瞧,換我女婿當家了,大燕興旺就在今朝!我兒親征了,那群北蠻子該死哪去就死哪去,不要費老子的手腳!」

…阿爹,這不是耍中二的時候!

但是她被國丈爺拽著,直接去見皇帝女婿了。看女婿咳得扯心抖肺,幾乎氣絕,這個裝了十幾年嚴父的終極進化中二爹,愛屋及烏的眼淚汪汪,完全忘記什麼君臣之禮,伸手摸皇帝的頭,「我兒辛苦了。」

哎唷,這把病美人皇帝逗得淚花四濺,原本要喊岳父,弱弱的喊出來的卻是,「爹。」

可憐這個一輩子幾乎沒有半個父輩親切過的青年,連麗妃娘舅都沒跟他說句話,在風雨飄搖之際,終於有個「爹」知道他辛苦了。

「別哭,當家人一哭就膿包了。」慕容駿非常大氣的擺手,「爹是幹嘛用的?給兒撐腰用的!女婿,把家看好了,我跟兒去擺平就行了。」

「哈?」豐帝連咳嗽都忘了,呆呆的看著氣勢萬千的慕容駿。

爹你還好吧爹?不要說得好像出門郊遊,百官跑了十來個啊,你知道你要帶我老婆去幹嘛嗎?

「你們年紀都還小,家業才上手,父母哪能不照應。」慕容駿發牢騷,「我要不照應你們,將來地下見了你們娘,非跪洗衣板不可。」

這對帝后愣愣的看著好像很不著調的爹發呆。

慕容駿發現他們不知道嚴重性,「兩塊!你們娘會讓我跪兩塊洗衣板!」

…阿爹,我們跟不上你腦袋黑洞的頻率啊!

好在提到正事,慕容駿的黑洞就暫時關閉,變身成慕容徐庶,三言兩語就讓要自己去親征的豐帝糊裡糊塗答應下來,讓岳父拽著老婆去親征了。

是日,賜慕容后鵷旌節虎符,天子御旗,代夫親征。

然後慕容鵷就帶著五百娘子軍和國丈慕容駿,馳馬前往前線,一刻都沒有遲疑。

但是,比皇后親征的馬蹄還快的,是慕容府主導的消息,已經如風般從京城輻射向全國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