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棲梧桐 之十五

豐帝在行針後還硬用了虎狼之藥(其實就是強力止痛鎮咳藥),親自送皇后和國丈出京。

馬蹄滾滾的黃塵已遠,他還站在城門口遙望…披頭散髮狀態。

皇后叩別時,他將自己的冠冕一把抓下,塞到皇后手裡,「城破,朕必死國。天子當守國門!」

【Google★廣告贊助】

可恨他連讓人扛御輦到這裡已經是極限。

皇后接過天子冠冕,淡淡一笑,「妻者,齊也,與夫齊體。天子立志守國門,后臣哪能不殉社稷!」再拜上馬飛馳而去。

--後面史官埋頭苦錄,慷慨激昂的奮筆直書。這對話!寫進史書多有面子啊!

史官都興奮了,圍觀的百姓還能不更激動?參與歷史的一刻啊!不但看到皇帝和皇后,還聽到這麼有氣魄的對話…可以傳家說好幾代了有沒有?

興奮是興奮,激動是激動,但是一片靜默,連出氣大點兒的聲音都沒有。

原因就是,「人正真好」的定律超常發揮了。

瞧見了沒有?那個皇后娘娘!那氣勢,嘖嘖,比什麼大將軍都威猛啊!人長得好看,果然是慕容女,第一世家不是說好玩的。瞧人家上馬一整個俐落,那鳳眼一掃射,每個人都覺得,「娘娘在看我啊娘娘我在這裡」,不分男女都紅了臉,很想飛奔著跑去鞍前馬後,給娘娘賣命。

然後瞧見咱們皇上沒有?那真是…比好看還再好看十倍!難怪娘娘要親自上了…這樣一個美人誰捨得讓他勞累啊!皇上不要傷心啊皇上!別這麼傷心的說什麼守國門…咱們願意替你上啊!瞧瞧您這身板太柔弱了,皇上您保重啊!

披頭散髮的美人更好看,百姓都被激起保護慾了。

等視覺的衝擊淡了,心靈的衝擊卻慢慢發酵,後勁非常猛烈,後來居上。

聽到北蠻子打過來,連當官的都開始逃跑,人心怎麼可能安定?但家業妻小都在這兒,喪心病狂這種突變種畢竟稀有,絕大部份的人都希望安居樂業。但是皇帝還是燦新的,更是個頂頂有名的病秧子…能抱著信心的人真沒幾個。

比較有可能的就是乾脆皇帝百官「南巡」,把京城和百姓都扔給北蠻子。

但是這個病美人皇帝慎重的說了,「天子當守國門」。忍痛讓自己的妻子,天下最尊貴的女人去督軍了。而他們的皇后說,「后臣殉社稷」。

那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啊!有這樣的皇帝和娘娘,什麼事情都沒有!就算有什麼事,咱們也不是吃素的!

百姓瞬間士氣值上漲百分之兩百,爆表狀態。

然後在有心人的刻意操作下,帝后簡直被神話了,那個聲望值轟然飆漲,原本有些騷動的京畿平靜下來。然後發現有心人來自好幾路,互相撞見的時候真有點不好意思。

飛馳不到一刻,皇后娘娘慕容鵷臉色有些發青的放緩了速度。果然她的武力值只夠作秀。

事實上,她一直被當閨秀培養,額外選修的也是宅鬥,表現都非常優異。慕容府已經算是相當全才培養的家族了,連騎馬都開放選修,但也只夠慕容鵷優雅的騎馬溜小步…在姊妹間已經是難得的成就,大部分的女孩子都是理直氣壯的逃課。

她的騎術還是出嫁後領娘子軍時,跟著多多少少練得能馳馬…但也馳不了好遠好不好!

「當初沒把武藝教妳,現在也不用了。」慕容駿氣定神閒的溜在她馬側,「小跑就成了啊,不必趕。」

鵷姐兒哀怨的看了她爹一眼,「阿爹,汲縣快被包圍了啊!汲縣沒了…」京城也跟著沒了啊!

前數大燕歷代,從來沒有皇帝被圍在京城的!她就是不想開這個先例才硬著頭皮跑來督軍!丟不起這個臉啊。

慕容駿只是笑,依舊非常高人風範的,看他的兒發急的樣子覺得非常有趣。

他這兒少年老成(因為爹和爺爺都有些不著調),難得看她這樣小兒女態,讓他這個當爹的少有的湧起「我是養了個女兒不是兒子」的萌感。

慕容鵷咬牙趕路,實在她也真是異常堅毅,居然熬了下來,速度雖然不到她的希望,起碼是比馬車快,到汲縣前探子回報無事,她大喜過望的進了汲縣…

可人呢?

她傻眼的看了一片凌亂的營地,只剩老弱殘兵兩三隻,興奮異常又惶恐的伏地,口呼「娘娘千歲」。

千歲的是妖怪啊孩子。被「跟說好的劇本不一樣」刺激得不輕的慕容鵷,非常本能的在心裡吐槽。

定了定神,她詢問因傷被留在汲縣的軍官,雖然這軍官興奮得有些口齒不清顛三倒四,但還是讓她明白了。

聽說皇后督軍,原本駐紮在汲縣的大軍嗷嗷怪叫的出兵打北蠻子去了。

「哈?」皇后娘娘迷惘了。

事實是這樣的。慕容駿的老爹慕容潛從江南回來,開始壓陣打宣傳戰與後勤戰。

慕容后族勞軍了一批糧草,先送往汲縣,保證了基本的供給。也因為汲縣近,朝廷也優先給了一點。

但是有糧草沒士氣,這仗,也挺懸的。

可慕容潛能夠揚威京城五十年,成為慕容雙煞的第一人,當然也不是蓋布袋來的。

一確定慕容鵷要親自督軍,這就好辦了。於是宣傳戰熱烈打響第一槍,開始挑戰男人的自尊心和極限。

先是宣揚了一遍在朝將軍的無能與避戰,然後炮轟一遍百官棄京而逃。再而諷刺「天子守社稷,皇后護國門。文武齊瑟縮,無一是男兒。」

本來就是流言形態,傳得懸乎,可是聽起來就不可能。若說點個宗室子弟來督軍就不那麼離譜,在邊關死幾個皇帝的兒子,其實也是「那些年,我們一起當的昏君」,大燕沒被北蠻整趴下的主因之一。

可是居然有探子來報,皇后攜國丈領著五百娘子軍,打著御旗騎馬奔往汲縣了!

全軍嘩然!

第二波宣傳戰再次開打。被挑撥的嗷嗷直叫的將士耐不住了,大燕的男人褲檔裡是有貨的爺們!居然要讓皇后,天下最尊貴的女人來填命…這算什麼啊?!

叔可忍,嬸可忍,男人的自尊也不能忍啊靠北!

於是宣傳戰與後勤戰非常成功,讓士氣瘋漲的大軍撲出去找北蠻子死戰了。為了男人自尊而戰和為了打劫而戰,是兩個概念。燕軍大勝北蠻子,直殺了幾十里,見黃昏才鳴金駐紮。

本想休整兩天…但是聽說皇后娘娘追在後面來了!

娘娘您怎麼了娘娘?!不要來啊,刀槍無眼,您擦破皮我們面子哪兒擺!但是憂慮過了以後,不禁激盪又興奮,整個腎上腺素都上升了。

娘娘她…不是只做表面文章啊嗷嗷嗷!她是真的要來跟我們在一起(?)!聽說娘娘好美啊怎麼辦?好想她不來又好想她來啊!

於是大軍在宣傳戰和自我腦補下,非常穿越的領悟到異時空的西方騎士浪漫的精髓。殺起人來更為有勁,一整個如狼似虎的撲入北蠻子的大軍中,北蠻子被這群瘋子嚇得夠嗆。

結果就是,慕容鵷非常悲情的趕了十天的路,大腿都破皮了,騎馬騎得非常痛苦,結果一直追在大軍後面追不上,永遠只看到匆匆拔營的營地,和老弱殘兵兩三隻。

最後她終於趕上了,然後御旗才出現在戰場上,北蠻子的大軍突然大潰,拼了老命的往後跑。

不要說慕容鵷迷惑,連燕軍都搞不清楚狀況。雖說是一路凱歌,但是北蠻子總是打帶跑,其實沒有太大的損失,棄得燕軍總大罵北蠻子是屬兔子的。

但為什麼會在皇后娘娘甫抵戰場,啥都還來不及做,就突然自己潰敗了呢?

這成了一個歷史謎團,史書雖然記載是鳳威所致,蠻奴自潰。可誰會相信啊?

事實總是非常雷人,比虛擬還雷人。

其實還得怪政德帝那流氓,還得捎帶上陰險的馮宰相,「御駕親征」把北蠻坑出深深的心靈傷痕了。

北蠻子怎麼敢突然南下?因為在這時空,資訊之不發達只能髮指,豐帝登基好幾個月了,北蠻才知道南燕皇帝換了一個病秧子,保證不能御駕親征的。

樂了。這些年南燕越來越弱,就是害怕突然又冒出一個御駕親征的流氓皇帝,所以才小打小鬧。

這不就是上天賜與的好機會嗎?

於是這次打草穀打得深了一些,打著打著就要往南燕京城來了。

原本還疑惑,怎麼這些無精打采的弱雞南兵怎麼突然跟吃了藥一樣發顛,不過沒事,拖著拖著就不顛了嘛,跟南燕打仗,我在行。

結果,地平線那端,大燕皇帝的旗幟出現了。更可怕的是,擁著旗的是一群女人。

寫作皇帝叫做流氓,寫作馮郎叫做腹黑…

寫作燕子觀音,叫做暴力無雙。

快逃啊!好多燕子觀音!

這就是挺雷人的真相,說起來都是北蠻的一把辛酸血淚。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