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棲梧桐 之十七

坦白說,這場「大捷」跟慕容鵷的關係真的不大,她一箭未發,一敵未殺,死趕活趕才在戰場露了個面…可史書卻把功勞全歸給這個不懂軍事的皇后,成為她最初最顯赫的功績。

這不是她的初衷,甚至也不是任何人的初衷,只能說她的堅毅和覺悟很強烈,而慕容雙煞的宣傳戰非常威猛。

【Google★廣告贊助】

這場戰役不但將慕容鵷的軍中聲望刷到破表,無意中還讓原本青黃不接、缺乏士氣的大燕軍,突然有了目標和魂魄…偶像崇拜到極點是很恐怖的力量。

連帶的,連豐帝的聲望都刷新不少…因為犒賞官軍的時候,慕容后都將豐帝冠冕放在上位,讓將官們知道,皇帝心係邊關,實在是健康不許可,精神是與大家同在的。

但這個偶然,卻意外的促進女神形象再次進化而昇華。

娘娘這麼美麗堅毅善良(以下省略三千字正面形容),世間的男子也只有皇帝勉強配得上了。豐帝絕對必須是個好皇帝!這樣他們才會覺得,啊,娘娘成為人妻是可以接受的事情。

而且吧,娘娘是人妻了,自己奢想不上,別人不也奢想不上?樂了,於是在諸多心理活動後,慕容后鵷立刻登上雲霄被膜拜,昇華到不能再昇華,完全超越了西方騎士「為女士而戰」的高貴浪漫。

玩宣傳戰的也樂了。世界上沒有比玩宣傳戰卻必須包裝一個廢柴更令人痛苦的事情了。明明沒有料,還得捂著良心吹牛皮,是個人就不想幹。但是慕容府出身的皇后娘娘,那可是驕傲啊。哪個女人能夠這樣拼命的想上戰場,連追十天!

沒有崩潰沒有病倒,到地還真正愛民如子。不用誇張的說,都是個仁君的規格了!不見最後諸將跪地哭求娘娘回京麼?還立軍令狀不打得北蠻子哭著回去找娘拿腦袋來償了。

這可不是玩宣傳戰就能達到的酷炫目標!

可惜了,國丈爺死死的壓住不准跟著傳。會讓諸將哭求娘娘返京,就是有回差點打到娘娘前面,把兵將嚇得魂飛魄散。結果國丈爺慕容駿,拎了兩把流星錘,飛身上馬,七進七出的殺了個血肉橫飛,連人帶馬一起錘爛,把戰局穩定了,一口氣推出了二十里,真把將士們都驚呆了。

壓陣大將請罪,還請國丈爺理事,結果慕容駿很帥的一擺手,「兵者,國之爪也。豈容無知外戚擅權,自斷國爪乎?」

馬的,這話說得多漂亮多有水準,可以直錄進史書有沒有?!真令人扼腕,國丈爺一心想低調,宣傳戰上好的資料只能遺憾的雪藏。

懷著這種遺憾,只能使勁的將帝后聲望往外傳,轟動燕雲十八州,並且大江南北傳遍。

慕容鵷看看覺得自己在這兒也沒什麼用處,搞不好還會拖後腿,才讓老爹護送著載譽返京。

回京的時候,大年初三。出京不到兩個月,已經恍如隔世。豐帝到城門口親迎,慕容鵷還能沈靜的將帝王冠冕交還,豐帝卻半跪著讓慕容鵷親手替他戴上。

百官和百姓都異常感慨,連最囉唆的言官都閉嘴了。慕容后不容易啊,一個女人奔赴戰場,還打了勝仗回來(?),皇帝對她屈一膝真的是應該的。

不然真放任北蠻圍京…這臉真丟不起。

直到帝后獨處,慕容鵷才抱著豐帝的腰,哭得那是一整個傷心。

出京近兩個月,對慕容鵷來說真的是個太震撼的教育。其震撼度差不多就是,正在笑著的時候,被人掄圓了胳臂一巴掌搧到牆上然後腦震盪。

一路走來,百姓慘狀難以細數,家破人亡,數里可聞悲鳴。馬革裹屍聽起來很帥,可是親眼看到真不是能夠接受的。

向來都是被當閨秀一樣教養,連叫化子都沒見過幾個。慕容府對佃戶向來懷柔以張仁義刷聲望值,她嫁妝田莊的佃農過得不錯。當了王妃,豐帝還是七王爺的時候內宅懶得管,卻很關心轄內佃戶百姓的生活,是讓外人忌妒的金包銀皇莊。

原本只是書上幾行乾巴巴的形容,突然變成淒慘的現實逼在眼前,慕容鵷真心受不了,才會忘情哭了說,「都怪我。」

事實上只是她良心太飽滿,又有個中二得老叨叨著「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的叛逆老爹,對階級只在禮法卻不怎麼看重。所以她認為身為皇后,之前卻只是應付了事,導致百姓流離失所,將士捨身為國還吃不飽。

是的,軍中的飯真的很悲慘。有的還是發霉的米,但還是得吃,因為沒別的可吃了。她深深感覺到,自己就是「何不食肉靡」的昏君。

於是原本有點消極,遲遲沒辦法從「王妃」轉職成「皇后」的慕容鵷,一傢伙三轉了,不但轉職成「皇后」,還進化成「國母」。

國母跟皇后,看起來相同,本質可差得非常遠。

豐帝默默聽著向來堅強的妻子哭訴,只是順著她的背安撫,衝擊倒是不那麼大。他還是七王爺的時候,能和他來往的不過就是幾個老農小商和書生,他更明白百姓的苦狀,很有一些心理準備。

「阿豐,你是皇父,我是國母,沒有見子女飢饉被賊所傷,然後坐視不管的。」

聽愛妻哭得這麼慘,他也非常難受。「會好的。一切都會好的。」他絕美病白的臉孔堅毅起來。

--所以他頂著壓力把慕容鵷拖著一起上朝了。

坦白說,就大燕此時的現況,起碼要有十個皇帝頂在前面集思廣益,才有可能逆轉沈船的命運。眼前的事情千頭萬緒,還有一個功能非常低下的朝廷,不抽不動,來個雍正帝恐怕五年就過勞死順便亡國,這還是有名勤政的皇帝。

因為文官逃跑了一些,非常丟臉。武將各種病各種傷龜縮不出,結果皇后凱旋歸來,也只能低頭不語。御史言官…有份量的外派去平民亂了。

盧宰相,盧宰相?您說句話啊盧宰相!您趕緊說說皇后上朝不行啊!

盧宰相,已裝死。

他老人家這兩個月是捧著心,沒事就滴兩滴眼淚,對文武百官從憤怒到沮喪直到絕望了。居然要未來的太后去督軍!萬一陣亡怎麼辦?皇子死國並不是特例!刀槍無眼以外,還有可怕的流矢!

未來的太后薨了,大燕真的完了。他已經打算去皇后娘娘的墳前上吊,史書還能博個好名兒。

幸好,幸好娘娘好好的回來了,但也瘦了一大圈,憔悴了!萬一落下病根怎麼辦?那是大燕未來的希望!

皇上很好啊,好得不能再好。又英明,又睿智,還知道不躁進,腳踏實地…可是娘娘出京兩個月,皇上病了五回。他快嚇死了有沒有?!

娘娘上朝好,大大的好!誰想給你們這群廢物當槍使?當我智商不足?!

盧宰相裝死得非常心滿意足。

於是在有些詭異的平靜中,帝后同心協力的立志,要這艘破船,打造成大燕號航空母艦。

但是老天爺總是挺有幽默感,決議要讓這兩年貫徹為大燕抽風年。

晴天霹靂,北蠻求和獻妃。至於那個妃,已經隨北蠻使節團抵京,決議要來個強買強賣。

豐帝和慕容后面面相覷,只覺得被雷劈得焦黑,堪稱執政以來最重大的(夫妻)危機。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