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棲梧桐 之十九

豐帝也感覺到一切都很峰迴路轉,風格非常魔幻。

這天他板著臉去了北蠻妃的宮殿,只打算坐個一夜不讓史官囉唆就算了,把所有的宮女太監全趕出去,隨侍的只有四個沈默的暗衛。

結果,據說「語言不通」的北蠻妃,突然撲到他面前伏地大哭,讓暗衛刀劍出鞘,她卻視若無睹的操著不太標準的燕語說,「大可汗!我有冤情上報!」

【Google★廣告贊助】

豐帝瞠目看著北蠻妃,「妳會說燕語?但是來使說過,妳不會!」

「我若讓他們知道我會,就活不到現在了。」北蠻妃淚流滿面。

沈默片刻,「來人,賜鸝妃水。坐著,妳說。」

鸝妃的確是北蠻最美的女子,是現任首酋的女兒。但是,她也是前任首酋的妻子。

前任首酋說起來,和慕容皇室真的有點關係…三百年前是一家,就好像當時的慕容府家主是堂兄,這位首酋的先祖是堂弟。屬於不願入關、北歸的慕容氏之一。

北蠻構成本來就複雜,有個鮮卑氏族跟著混也不是太奇怪。問題是前任首酋拓跋實在是個雄才大略的人物。他一心要統一北蠻,後圖西域,實力累積夠了,就想跟南燕爭一爭天下。

其實他幹得也不錯,還娶了另一個北蠻大氏族的女兒(鸝妃),也強力統一了大半的諸氏族。如果沒有意外,說不定真讓他有生之年達到了偉業。

但他就敗在太文明了(相較其他氏族)。

他重用漢官,也約束臣服的氏族要講忠義,這個,和北蠻許多風俗習慣都有抵觸,而且還因為重用南燕人壓縮許多貴人的話語權,難免會讓其他人有「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感覺。然後還要他們對奴隸好一點?講仁善?這不是學了南人的軟弱嘛?那貴人貴在哪?

本來也不算大缺陷,慢慢教化說不定也能有一統北蠻帝國的可能,不幸的是,他的老丈人發現奴隸都想給女婿幹活,而且還跑了,非常不滿。然後常年當老二的老丈人,還是想當一當老大。

偏偏這次北蠻入關不是首酋拓跋的主意,他匆匆南來理事,發了很大的脾氣,讓戰敗的氏族不滿然後惶恐,害怕因為戰敗衰弱被這個雄才大略的首酋併吞了。

對別人保持著飽滿戒心的拓跋,卻對老丈人失去戒心,然後被老丈人酒宴後砍了。

鸝妃真是晴天霹靂,丈夫死了,身為妻子的就是氏族主人,她想逃回去整合氏族為夫報仇,卻被她老爹給捆了。

她破口大罵,結果在場其他氏族的主子發現大勢已去,居然就這樣默認了老爹的首酋…她恨北蠻全體一萬年!

原本她親生父親要把她宰了祭旗,結果第一次出使的使者連個全屍都沒回來。北蠻也不是沒有聰明人,有個貴人就提議:

首酋你女兒這麼漂亮,砍了可惜。聽說南燕皇帝都很好色,不如送給南燕皇帝吧。咱們這次出兵不利,還不就是不認識路,不了解南燕?反正你女兒又不懂燕語,就說要配幾個翻譯的侍女,然後使節可以常來常往嘛,把南燕裡外都摸清楚,下次就可以搶得穩穩的,說不定還能拿下南燕江山啦!

可惜這個首酋不知道出嫁的女兒已經跟老公學會了燕語,更沒想到這麼妙的臥底計會被慕容后粗暴的解決了,直接送去洗衣服。

原本已經絕食想死的鸝妃,發現非常準確的小日子,居然沒有來。於是她安靜的潛伏,抱著「可能有我家夫君子嗣」的微弱希望,安靜的熬到現在。她一直默默的聽,聽說南燕的可汗是個好人。

這才憋到見到可汗本人,直接向他喊冤。隨便怎麼都好,但讓她保有這個孩子。

豐帝被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

未免太傳奇!!

他走過去,執起鸝妃的手。他這個久病而成的良醫,發現,真的是喜脈。

哇塞!這比什麼雜劇話本都曲折離奇啊喂!但是…這個…夫人,怎麼會這麼直率的都倒出來啊?明明她還知道隱瞞自己會說燕語,隱忍尋找出路啊…難道他看起來絕對是個好人?

當然不是,豐帝您誤會了。這只是北蠻和大燕宛如馬里亞納海溝的巨大文化差異。

北蠻並不在意「貞操」,奪人有孕妻子,生下的孩子高興的話可以算自己的,不高興扔去當奴隸。就看「父」認不認。鸝妃只是照北蠻習俗求新夫主認下腹裡孩兒而已。

雞同鴨講之後,豐帝的世界觀被狠狠地更新了一把。

「…妳能保密嗎?」看鸝妃只是被握著手腕卻異常僵硬,很快的放了手,「放心,我會認下這個孩兒。」

「這本來就是大可汗的孩兒。」鸝妃一臉莫名其妙。「你恩賞就是你的孩兒。」她表情微微一凜,「難道,可汗要讓他去做奴隸?」她快哭出來了。

在巨大的文化差異下,豐帝覺得太陽穴有點痛,後牙齦也有點疼。

又一波更巨大的雞同鴨講後,終於讓鸝妃明白,大燕可汗把她當貴客招待,但是不能讓人知道他們沒同房。不然大燕習俗不能認下這孩子啊。然後這孩子會成為可汗尊貴的子女之一。

只是北蠻和大燕是敵對,這…

鸝妃沒想到自己有這麼好的運氣,覺得大燕可汗真是好人中的好人,感激涕零…說到北蠻,她粉臉含煞,「我恨北蠻一千年,我兒恨北蠻一萬年!」

豐帝倒是挺有耐心的和鸝妃聊天,對於鸝妃一開始還以為他是皇后的事情大汗(後來被宮女糾正),但他終究是愛裝兔子的狐狸,左拐右拐的覺得真實性有八成左右,之後再去打探核實就是了。

他很開心。

如果鸝妃的事情是真的,他真的願意認下這個孩兒。一來呢,鬧出來沒好處,國事如麻,他需要跟北蠻和平相處幾年,打不起仗了。二來呢,百官老愛盯著他的後宮逼他睡新的小老婆讓他又煩又惱怒。

但是吧,一個皇帝被懷疑「不行」,往往就會跟能力同樣被懷疑。壓力不是只有他在扛,會倒向還沒有孩子的鵷鵷,順便懷疑鵷鵷不賢慧。

他真痛恨這種世俗。

現在好了,皆大歡喜。難得他熬夜還覺得精神十足,趕緊跑去跟鵷鵷串供。

慕容鵷瞪著戴綠帽還高興得不得了的夫君,徹底的無語。她一直以為夫君是那門抽風貨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

「…不行!」她承認身世很堪憐…但同情心放在這裡不對啊!「皇室血脈不容混淆!」

豐帝的語氣卻很輕鬆,「沒事。反正前數四代的皇帝,血脈別提了,連腦漿都混淆了呢。」

「…………」

你這樣說你爹你伯伯們好嗎?

結果夫君還是抽風,只是抽風在比較奇葩的地方。

…當初為什麼不逃婚呢?慕容鵷再次的悔不當初。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