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棲梧桐 之二十

慕容鵷深深陷入「一心想當個嚴守禮法的好皇后,奈何夫君抽風扯後腿」的憂傷中。

這個事情,真不能這樣辦,國法禮教都不容。她曾經咬牙狠狠心,想悄悄的熬個藥把孩子下了,抹掉這個綠帽子的鐵證。

省得東窗事發,鸝妃的性命絕對不保,引起北蠻藉機生事,豐帝也順帶的蒙羞,名譽受損。

【Google★廣告贊助】

但她還是遲疑了,手軟了。尤其是見了鸝妃…一個年紀才十六的小姑娘。就大燕的審美來看,手長腳長,卻像是匹非常美麗的小馬駒,大大的眼睛泛著水光,柔弱小動物似的純善…

雖然日後她醒過味來,咬牙發現又是一隻裝兔子的狐狸,把慕容鵷氣得夠嗆。但也不得不承認鸝妃真的有種純樸的大智慧,本能的善於取捨。若是一開始她就欺騙,最後帝后處理起她完全沒有心理負擔。但她立刻投之以誠,正因為她什麼都沒有,反而讓有些許良心的人沒辦法辣手。

雖然當中還得益於巨大的文化差異性,但鸝妃的處置真的非常大氣,很有閼氏(首酋妃)的風範。

向來善謀能斷的慕容鵷猶豫不決起來,最後只是先把送去洗衣服的那群女間諜抓去鴻臚寺(大燕外交部)關起來,由大理寺贊助刑求,並且發函給邊關設法了解北蠻內鬨的真相,再跟她老爹求救,看能不能摸一摸北蠻的底。

最後三方匯集的情報居然差不多,鴻臚寺還小心翼翼的來科普了一下北蠻風俗,言下居然覺得娶了前首酋妃還是挺有面子的事情。

…哇靠!你們大腦結構還健全嗎?禮教都嚼碎吞下肚了?奪人妻怎麼成了有面子的好事了?!

一轉頭,看看大燕後宮,她果斷枯萎了。

二十年四朝天子,真是糟爛透了。奪人妻算什麼,搶弟媳的,搶兒媳婦的,還有偷自家老爹的小老婆的!馬的這些都入後宮了啊!更不要提她那死去的公爹笑納了前三個天子的後宮佳麗!

這不是禮樂崩壞,而是乾脆視禮教為無物。

難怪鸝妃能矇混過關,在一個立場混亂邪惡的後宮,什麼都能夠發生了。

把情報終於比對理順了,發現,居然就沒個人知道鸝妃有孕。因為鸝妃她根本不害喜啊喂!結果這個捅破天的瞞天過海計,居然就這麼安靜,算起來只有她和豐帝外帶四個暗衛知情。

那四個暗衛倒是自請邊關敢死營,豐帝非常大氣的一擺手,「朕用人不疑。」依舊安排他們貼身護衛。

然後慕容鵷忿忿的又暗罵了一聲裝兔子的死狐狸。

這種事情,就算暗衛跑出去宣傳…十個有九個當他是瘋子,剩下的一個立刻報官了。升斗小民有綠帽疑雲都可能血濺五步,皇帝怎麼可能歡天喜地的接受這件事情?

用膝蓋想也知道不可能!!

但她夫君這種奇葩的思維,連大宇宙意志都無法理解,愚蠢的凡人怎麼能夠洞察?打LOL都沒人帶洞察了!

情報往來拖太久,鸝妃開始顯懷了。然後普天同慶薄海歡騰,差點兒滅門的慕容皇室添丁進口,大大的好事哪!

慕容鵷安慰自己,這時候灌藥太晚了,鸝妃還是燕蠻和平象徵,不能有失呢。一點都不肯承認事實上她偷偷鬆了一口大氣。

有抱負有理想的好青年豐帝歡脫的拖著偶爾(?)故障的病體去為國家大事捨生忘死,探望鸝妃的重責大任就顛到皇后的肩膀上。

鸝妃倒是很開心,她的燕語不是很好,也就帝后這對聰明到不正常的人類才能交流。明顯的,鸝妃比較喜歡慕容鵷,還表示過皇后很像她家老公,甚至批評好心的皇帝其實當皇后比較合適…各種方面。

雖然去探視心情都很複雜,溝通也沒有什麼障礙。但是睹慕容鵷思死去老公的鸝妃,常常說著說著就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即使關起門來說話,宮女太監總是親眼看見「皇后弄哭新寵鸝妃」。

各方紛紛腦補,補得比宮心計還兇殘萬倍。

慕容鵷知道的時候,為時已晚。正要發脾氣設法闢謠…時不我予。天氣太熱,豐帝因為暑氣勾起心疾,病倒了。所謂禍不單行,五朝元老盧宰相,吐血躺平了。

事實上,盧宰相只是拉了太多年的犁折磨出胃潰瘍了。但是吐血看起來太可怕,而且人家年紀已然六十…在平均壽命四五十的時代,已經是號稱活過一甲子的老翁了,跟他同齡的先帝,已經在去年心肌梗塞駕鶴西歸了。

後宮的謠言滾去死吧!誰還管你們宮鬥不宮鬥,有那工夫我還不如來補船啊!

民以食為天,南方,夏旱。

在皇帝和首宰一起躺下的時候,皇后娘娘鐵青著臉上朝,文武百官從鵪鶉進化為瑟縮的鵪鶉。

御史們心底很複雜,藏在袖子裡的奏摺攢了又攢,還是閉嘴沒抽出來勸諫了。

馬的能當家的都躺了啊!現在講什麼後宮不干政…你來?

慕容鵷想起督軍路上,有小老百姓誠惶誠恐的獻飯食,吞都吞不下去,差點把喉嚨割傷的飯,卻是他們僅剩的糧食。好像叫做…林邑稻(註)?

「徵求天下高產糧種。」慕容鵷拍板,「賑濟由戶部擬定個章程給本宮。但是永遠救急不救窮。本宮以所有嫁妝田產所出懸賞,求不畏澇旱高產如林邑稻者,播種後如本宮所求,不吝金銀官爵!」

嗯,終於給百官發揮空間,可惜面對一個邏輯太健全發達的皇后,這個「千金買糧種」的廷議,成為慕容后在政治上站穩腳跟的第一步。

什麼都是虛的,先讓百姓能吃飽肚子,才是實在的。吃飽了就不容易造反,只要百姓安定才有改革的時間和空間,所有的一切莫不由此肇基。

林邑稻真他馬的難吃,嗓子細一點的人都吞不下去,種植的人很少,大半都是拿來當豬食。但是種植期很短,南方兩個多月能收穫,北方一百多天也能收穫了,只是怕霜雪而已。但是產量極大,而且不怕地薄、不怕旱,略能抗澇。

獻林邑稻種的人忐忑的上京敬獻,結果皇后親自率百官出迎,因為已經有大規模種植並且由御史核實,賞賜以千金。

天下掀起一股高產農業的風潮。司農在朝地位大大提升,並且被非常重視。

雖然不至於逆天的在七世紀出現地瓜,但的確在皇后帶頭鼓勵農桑的習氣下,出現了更先進的農耕器具和技術,這股蓬勃的風氣替豐帝這朝出現中興氣象。

即使是捧著難吃透頂的林邑稻飯,天下百姓卻對讓他們能日日吃飽的皇后娘娘感恩戴德。

只能說,慕容鵷還真是好運氣。很有幽默感的老天爺沒趁機耍她幾下,來個千里大旱還是黃河大潰堤之類…小打小鬧的讓她過關了。

捂著胃上朝的盧宰早知道了,欣慰得憔悴的老臉笑得皺紋都開了。和捂著心的豐帝相視一笑,君臣就沒有這麼靈犀一點通的時候。

瞅瞅,咱們皇后娘娘(未來的太后)不挺好嘛?白癡才跳出來喊什麼後宮不干政。是無知者不干政,這麼能的娘娘,拘在後宮無聊的看畫眉鳥兒,浪費大發了有沒有?

結果鸝妃發動了…懷胎七月就發動了。

服侍她的宮女還意所有指的說,皇后探視過,鸝妃就哭了一場,然後就不太好了。

盧宰相為難,捂著胃小心翼翼的勸了皇后娘娘幾句。

皇后娘娘,已面癱。

慕容鵷瞬間覺得,她真的比屈原還冤。


註:林邑稻的雛形是占城稻,當然沒那麼神奇。只是架空嘛,讓我出個作弊器…(轉頭)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