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棲梧桐 之二十二

慕容駿會這麼大開大闔的武訓皇后女兒,實在是因為他智商高得寂寞如雪了。

所謂聰明的沒有朋友,指得就是他這種人。

瞧瞧朝堂吧,最具有代表性的盧宰相,是健康開始出現故障的老翁了。六部尚書年紀只有比他大的,沒有比他小的。

【Google★廣告贊助】

別瞧一個個裝得跟鵪鶉一樣愚蠢瑟縮…假的!能平安在這二十年活下來的官兒哪個不是識時務的聰明人,不識時務不聰明的,墳頭的草比他高了。

然後這批聰明人都老了,要退休了。

時局不穩就算了,偏偏女兒女婿把大燕擔了起來,很像不會沈船了。眼見一堆高級蘿蔔坑,還不打破頭的搶?

慕容府的確一直很清醒,他馬的家主清醒不見得其他房也全是清醒的啊!現在就在鬧了,若是他這個「外戚」真當官了,喔,這些廢柴們還不削尖了腦袋更鬧騰?就算原本不想鬧騰,也有趨炎附勢的小人捧著唆使著鬧騰!

現在已經有人在外面耍威風說自己是國舅了…

你馬!老子只有一個女兒沒有半個兒子!瞧瞧這種智商,真能不把慕容府坑到滅門嗎?!

慕容駿其實很有自知之明,非常清楚自己實在不適合在官場混。

跟他的能力和智商沒關係,主要是他有張破嘴。但明明知道自己嘴賤還痴心不改…只能說中二的堅持你們不懂!

實在是他瞧不起現在的世家子…讓他瞧得起的一隻手數不滿。

這麼順順當當馴養了將近三百年,世家子弟當中即使有精英,但是更多的是「出入要人扶,看到鹿說老虎」,想養個好氣度,結果只會裝得特別二百五。

有個好姓,行了,眼睛可以長在頭頂了。馬的堂堂男子漢,結果在傅脂粉,講究什麼「手白如玉柄」。矜持個破禮儀矯揉造作,個個都以為自己有經天之才,結果只會不知所云的清談。

謀生能力是一點都沒有,只能趴在家族上當吸血蛭,唯有架子裝得比誰都高。

真的比紈褲還讓人不齒。紈褲最少還有塵世的追求,這些「好風儀」的世家子,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追求啥啊喂。

這怎麼能讓慕容駿忍住不噴毒汁,寧可繼續賤嘴呢?憋久了一定會短命,他還得愛惜有用之身,他的兒和女婿只有他這個爹,他爹只有他這個兒。

說慕容駿從來沒有「習得文武藝,賣予帝王家」的雄心壯志,那也是假的。老婆剛死那會兒,他老爹看他一副也要殉情的樣子,把他扔去通州當個族兄的幕僚。

結果沈默了三個月,忙完秋收,終於憋不住吐了半口血,開罵了。內容大約就是數落世家子的那串,他還覺得自己有所收斂修飾,結果換他族兄氣得吐血了。

於是他就回家奉養老爹女兒了。

--然後快樂的糟蹋他堂兄…慕容家主是他堂哥。要收服慕容雙煞總是得忍受某些副作用,譬如愛陰人(慕容潛),譬如嘴賤(慕容駿)。

他對世家和官場,實在有太多看不順眼的地方了。領了俸祿披了官皮就得憋著不能噴毒汁,不幹。

再者,他心知肚明,智商再高,他還是個生死不改的中二。玩弄得不過是奸巧小道,但是治國絕對要堂皇大道,只會使用奸巧的絕對不能行遠。

讓無能的皇親國戚弄權,這個口子絕對必須堵上。

老子武可掀馬捶人頭,文可毒翻御史台,這麼個人物都沒當官了,敢伸手的先跟老子比一比。

--而且不當官的國丈爺有太多事情可以做啦!地位超然,噴毒汁毒死人都不用負責任的,中二起來多爽啊!

他非常歡脫的回家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