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棲梧桐 之二十四

轉眼又是一年。

落地就有大名的小小慕容擎,佔了年底生的大便宜,出生兩個月,跨個年就虛歲兩歲了,平白賺了一歲,超棒的,連壓歲錢都漲了。

至於一直很喜歡他的皇帝皇后,倒是被迫沒辦法去探望這個虛胖兩歲的小朋友。

因為,大年初一朝拜時,豐帝昏倒在龍椅上了。

【Google★廣告贊助】

這真是豐帝登基以來最大的病危,哮喘大發作,心疾也是大大不好,根本不能好好躺著了,只能半臥著睡,一天天消瘦下去,真的人比黃花瘦了。

最後還是國丈爺衝去江南綁架了個神醫,累死無數可憐的馬,也把神醫折騰得夠嗆,差點把神醫給累病了,才算是從閻王殿裡把豐帝給硬撈回來。

這神醫,很不巧的姓陳,更不巧的還是江南陳家的人。他一輩子規矩方正,唯一的錯誤就是誤交了一個匪類。所以說,識人不清實在是人生至大悲哀,陳神醫怎麼會把慕容雙煞的煦煦君子皮給欺騙了,以至於被當作貨物架在馬上狂顛了上千里。

好吧,事實已造成,發脾氣也來不及了…事實上他吃不消國丈爺的無賴了。陳神醫還是很識時務的自認倒楣,盡一個醫者所能…唯一的要求就是豐帝病癒,他絕對不入太醫院。

別傻了,進太醫院幹嘛?他在江南誰不捧著當神仙,沒看到人稱神醫嗎?到太醫院變成皇家奴才,醫不好就砍頭?行了,他若這麼蠢,絕對會被江南陳家直接扔出去,自己都無顏見江東父老。

在神醫面前吧,豐帝這算得有三分能治。治好不可能,但是治個平安,壽命長些,那還是可以的。

豐帝這病吧,說白了就是氣喘加上先天性心臟病。這年代沒有換心手術,但是豐帝這心臟病還算輕微,作息習慣要注意點就是了,用藥補元氣,就是增加免疫力,別老傷風感冒…尤其是氣喘,不太會發作的。

至於氣喘,花了大半個月抓病因,發現是過敏性氣喘。只能說陳家累代精進的醫術真超越這個時代,已經明白有過敏性氣喘這回事了。雖然不知道什麼是塵,但已經知道相關的禁忌,一陣雞飛狗跳後,來了個裝潢佈置大改造,於是豐帝成為大燕史上風格最簡潔(連地毯都沒有),有深重潔癖(每天換洗能接觸的一切)的皇帝。

是的,因為豐帝異常奢華的大手筆,讓他終於擺脫了氣喘再發,間接減少了心臟病的發作。可說是天降神醫,才避免慕容鵷十九歲就得被迫當太后的厄運。

但是名士多怪癖,應該劃在超級名士行列的陳神醫,更是怪到剽悍。

怎麼說呢?

在這個封建王朝,君權天授的時代,你想像得到有個白身神醫對皇帝發飆的場景嗎?

沒錯,陳神醫就這麼幹了。

對剛能坐起的皇帝打算上朝,陳神醫激動得把他罵得跟狗一樣。醫者父母心,你懂的,陳神醫根本就把這貫徹到不行,在他眼中患者平等,通通都屬於智商非常低的小兒。

他特別氣眼前這個憔悴得脫型的皇帝,馬的皇帝還算術很差,百姓真是倒楣。怎麼能不差呢?養病半年,以後起碼有一二十年可以作牛作馬,愛怎麼操心都能保證坐著操碎心。偏偏要在這時候掙扎著上朝,搞不好年底就要辦喪事。

這算術能好嗎?!

換一個皇帝陳神醫不當場腦袋落地,起碼也會被秋後算帳,瞧瞧歷史上的神醫沒幾個有好下場,華陀還不是被曹操砍了。但是呢,國丈爺壓陣,帝后低頭唯唯稱是,連大氣都不敢出,待陳神醫跟爹一樣恭敬。

皇帝養病,皇后監國。

這下朝堂真的炸鍋了。

但炸也是白炸,連最死硬巴望著死諫金巒柱的御史言官都啞口無言了。

因為親愛的盧宰相又吐血病倒了。皇帝、首輔,兩大支柱都幾乎坍塌,好不容易穩定局勢的大燕又開始風雨飄搖了。

你敢叫皇后滾麼?

真的有個能擔當的,就不會讓盧宰相這窮官成了五朝元老了。滿朝都是聰明的鵪鶉,觀望這技能都是破表的。

至於咱們可愛的盧宰相會吐血,其實是被氣得差點中風,老天垂憐只是讓他胃潰瘍發作而已。

盧宰相膝下子孫眾多,但是都是男兒,他的長子偌大年紀才有了個女兒,宰相府最矜貴的嫡長女,盧宰相非常看重這個寶貝孫女,親自指點,簡直當嫡長孫養了。

五六歲就開始替她打算親事,選的是有通家之好的周家,還刻意培養成青梅竹馬,就希望成親能夫妻和美,婆媳相安,真的是為這小孫女操碎心。

這樣呵護細養到十五,千挑萬選選了一個良辰吉時,剛好在正月初五,十里紅妝的送嫁了。少年英俊的姑爺騎著白馬,引著花轎往周府去了,端得是喜氣洋洋。

本來故事就該到這裡結束,但人生總是比小說還驚奇。

半路上,一群喝年酒喝到半醉的紈褲子弟,打頭的一瞧,哇靠,居然是追了好些年沒追到的宰相府小娘子,新郎居然不是他,酒壯慫人膽,惡從膽邊生。本來想攔轎戲弄一下出口惡氣,結果新郎擠兌嘲笑了幾句,這個失戀的紈褲子弟炸了,匡當一聲拔了劍,結果這群酒上頭的紈褲,很兄弟義氣的也跟著拔劍。

一片混亂後,新郎嚇暈了,新娘被劫走了。

嚇暈的新郎被抬回周府,只顧著哭天搶地和酗酒,還不如當街另一群紈褲子弟見義勇為。

搶走新娘的,是一群愛好花天酒的文紈褲,見義勇為的,是一群愛好架鷹行獵的武紈褲,兩方不但不對頭,互相看不順眼,武力值也是一級新手和滿級高手的差別。文紈褲大約有十七八個,武紈褲只有五個,但是最後打馬追出城,一個武紈褲就打翻了十七八個,新娘只掉了一個紅蓋頭和幾個首飾,連衣服的一個小角都沒破。

難得幹了件好事的武紈褲們激動了,太開心了,雖然折騰的天都暗了,離城門又不遠,客氣的騰了匹馬給新娘騎,這五兄弟高歌凱旋的用特權叫開了已關的城門,歡欣鼓舞的將新娘送去周府。

周府說,嫁妝已退回。

這群武紈褲差點上去砸了周府的大門。還是新娘喊停,好人做到底的五兄弟摸著鼻子簇擁的將新娘子送回宰相府。

這時候,盧宰相還沒吐血。畢竟寶貝孫女平安回來了。但是周府差人來暗示盧宰相,這親事不成了,為了兩府面子好看,盧娘子最好撞柱上吊投水三選一,保住名聲為上。

於是盧宰相吐血了。

皇后監國第一天,就是為了這破事朝堂沸騰。

大理寺把文武紈褲一股腦的抓了,相關的大臣在那邊模糊焦點,試圖讓被劫的新娘死一死,或者乾脆把新娘嫁給那個劫親的紈褲,一床錦被遮羞就算了。

可惜盧宰相態度很堅決,一面吐血一面主張,那十八個文紈褲都得受國法制裁,連周府那個軟腳蝦新郎都告了,他的孫女也絕對不會去死。

至於新娘,非常有主見的上了表,表示絕對不會去死,也絕對不會嫁給劫親的混帳。

慕容鵷從頭到尾沈著臉,看半數以上的朝臣激動的唱大戲。覺得他們唱不出新詞,開始循環播放,脾氣不太好的慕容鵷把硯台帶筆架扔出去,匡啷的發出好大的聲響。

終於世界清靜了。

「本宮北上監軍,聞兵士言道,之所以從軍,是替家裡人賺份糧餉,拒北蠻於境外…因為要護住家裡婦孺。」慕容鵷冷冰冰的說,鳳眼凌厲得沒人敢直視,氣勢凜然,「不過是百姓,大字都不識一個,卻懂得要護住家裡的女人。」

「周府名列世家譜,難道滿腹詩書的世家子還不如粗鄙的百姓兵士?!」慕容鵷揚高聲音,「這就是世家子?難道這就是世家子?世家子就是護不住自己的妻子,毫髮無傷的任人劫掠,然後把一切不是推到無辜的妻子身上?!」

「本宮不承認!本宮出身慕容府,從來不曾聽聞這樣駭人的扭曲!本宮決不承認周府和慕容府同處世家譜,這對本宮的出身是種侮辱!本宮絕對不肯跟這種人家結親,誰知道公主會不會被劫,皇子會不會娶個攪家精?」

「大理寺不要想著把人全扣著就能打迷糊仗,徇私本宮第一個拿你們開刀!想試試本宮的屠刀夠不夠利,這是個機會!」

慕容后鵷非常帥的甩袖走人。

這件事情幾乎是急轉直下,大理寺飛快的放了那五個武紈褲,那十八個文紈褲,首惡被敲了三十板流放三千里,其他十七個流放五百里。

沒辦法,誰讓他們當街劫親,證人多到收買不過來。

周府從世家譜首頁落到最後一頁,而且那個還在酗酒的可憐蟲被記入黑名單了,這輩子大約別想出仕。至於和盧娘子曉寒的婚事,判義絕--唆使妻室自殺如殺妻。

至於那五個武紈褲,被慕容鵷招來宮裡接見了。不得不說,紈褲也分三六九等,破爛貨和中二少年有巨大差別。破爛貨只能送資源回收,熱血中二少年們只等待一個機會就能放在適當的位置對敵人中二。

發現這五個中二少年居然能尋蹤分批合流的阻止事態惡化,不得不佩服一下這些熱血少年很有些天分。

倒是讓慕容鵷意外的發掘了五個將才,塞到軍中歷練了。最後成長為有名的五虎將,慕容擎還讓他們逐一琢(虐)磨(待),後來才能發光發熱成為真正的「天子之劍」。

北蠻子用生命和血淚見證了,「中二不是病,發作要人命」(X5)。

但是這些,都只是意外收穫。

真正的收穫是,慕容鵷一紙皇后懿旨,招盧曉寒盧娘子任皇后長史,正七品。

這是大燕朝第一個任實事的女官,不同於政德帝時的傅大學士佳嵐只做學問不參與政事,盧長史一直輔佐著慕容鵷,史稱內閣相。

這也是慕容鵷日後會選用女吏的開端,非常有歷史意義。

--至於五虎將中那個一打十八的猛人司馬約,苦追盧長史,寫了九年情書老被批紅改正,才終於跟盧長史成親,甘願滾回京替皇上看大門,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司馬約滾回京的時候,和他營區對峙的北蠻子,大賀十天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