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棲梧桐 之二十六

大皇子雖然頗有壯士體質的高頭大馬,但年紀不過十三。所以演技很不好的氣得發抖,用「自以為非常隱密事實上很明顯」的目視兩個副相和戶部尚書。

慕容鵷只抬了抬眼皮,暗暗的在死亡記事本上記下那幾個臉色發白、閃躲慕容官目光的聰明鵪鶉。

【Google★廣告贊助】

蠢蛋。這時候就有膽子站邊,就要有膽子承認。明白坦承還能高看一眼呢,現在嘛…既缺乏投資眼光,投資了這麼個扶不起的阿斗,還沒有那股狠絕果敢試圖將跌停板哄抬成漲停板,這種廢物用他們是侮辱自己的智商。

那兩個副相可以準備被退休了。戶部尚書,呵呵。哪能讓他這麼輕易的全身而退,戶部那巨大虧空叫誰負責?不會是我吧?我看起來像個傻的嗎?

大皇子慕容官在慕容后神威如獄的目光下,氣悶的和他兩個弟弟坐在一起。

是的,大皇子大名為官。這是他娘親江宮人打滾哭嚎討來的命名權。若不是豐帝大發雷霆之怒阻止了,本來還要叫做慕容王呢。發現不可能,才退而求其次的改取名為慕容官。後來豐帝登基了,江宮人懊悔不已,早知道就取名為慕容太子。那兒子不就鐵鐵的成為下任皇帝嗎?

為什麼慕容鵷知道呢?因為江宮人天天逢人就播放,還豪言壯語的說將來必定是太后之類的。

慕容鵷果斷不處理,把江宮人留著給大皇子當豬隊友。有這樣的老媽,大皇子能成功…絕對是神蹟,都逆天了,她認了。

一面處理朝政,一面不動聲色的觀察三個皇子。而朝臣都偽裝得非常自然,沒有一個敢跳出來說讓大皇子習政就好。

你開玩笑嗎?有嫡立嫡,無嫡立長。但是慕容后今年才十九歲,卻輔佐豐帝掌政已兩年。誰也不敢說,慕容后會不會誕下嫡皇子,畢竟她這樣年輕。

就算她沒誕下嫡皇子吧,但是還有一招叫做「記在名下」,收養個皇子在身邊。這時候不是論長幼了,而是皇后看不看得順眼。在一個有政治實力的皇后之前,這點太強而有力了。

現在會有人冒險想扶立大皇子,就是看豐帝病危,有個萬一很有操作空間。但是皇后允了,卻把三個皇子都拉出來聽政,就是皇后無言的回答。

立誰還看老娘高興。

文武朝臣不禁膽寒股慄,皇后娘娘心機實在太深,權勢也太重。不安的看了看同朝姓慕容的官兒,卻每個都眼觀鼻鼻觀心,又想起皇后背後是第一世家慕容府,三百年底蘊,根基極深。

當百官腦補到三國演義裡的「挾天子以令諸侯」的烽火連天而憂心忡忡時,朝會剛好結束了。

慕容鵷看著三個皇子,「今天,可聽明白了?」

差點打瞌睡的大皇子猛醒過來,「明白!」二皇子看了看他小弟,滿眼金星,面帶羞怯的搖搖頭。三皇子出神的想了半天,也搖了搖頭。

「嗯,」慕容鵷語氣淡淡的,「但總是聽了一個早上,多少也聽到些什麼吧?隨便是什麼,想到哪寫到哪,交份感想給本宮。字數不拘多少,本宮知道你們下午還要上課,不要佔了太多休息時間。」

隔天三個皇子都把作業交了。大皇子的非常令人驚嘆,堂堂皇皇一份萬言書,還精美的裝釘成冊。二皇子的只有幾個字,「兒臣全都沒聽懂」。三皇子倒有千餘字,東拉西湊,大概把侍讀和先生們都問了一遍…因為誰說什麼話他都超誠實的寫上去。

慕容鵷看著二皇子和三皇子的感想,不斷發笑。這兩個是實誠孩子,三皇子倒是比較出色。雖然才能有限,但還知道用人,知人善用,戒除偏聽偏信,還是能當個太平皇帝。

至於大皇子…她嘆氣了。捉刀就捉刀吧,你好歹也謄一遍。書法這麼漂亮,你以為我沒見過你那手狗爬?連掩飾都不會,果然是那門抽風貨的標準遺傳。

但她也沒這麼果斷的決定了,還是再觀察。

至於自己生個孩子之類的,坦白說,嫁給豐帝五年,她實在不太抱著希望了。再說庶兄長而嫡弟幼,還相差十幾歲…她沒有把握能敵得過慕容皇室抽風相愛相殺的傳統。

四月末,憔悴的盧宰相終於回到朝堂。六月中,終於病癒的豐帝也坐回龍椅。終於結束了慕容后獨自監國的時期。

慕容鵷鬆了一大口氣,向來精神奕奕的她,也露出些許疲憊。

沒有人知道她單獨扛了多大的壓力,國事如麻。兩大支柱終於回到朝堂,她終於能撿起整頓吏部和重農兩個領域,大刀闊斧的讓吏部徹底運作起來,最少考核能夠核實,發揮人事部正常的作用。

在豐帝和盧宰相的縱容下,作為大燕心臟的朝廷,慕容后像是一道雷擊,終於刺激得恢復正常心跳。

打個比方說吧,大燕就是個超級不景氣時期的股份有限公司,因為前幾任董事長抽風,面臨破產邊緣。資本雖然很大,員工也很多,但是股東和經理們看不到希望,人心惶惶,整體效益很低。效益既然低,就更接不到訂單,沒有訂單就沒有錢,如此惡性循環。

偏偏又超級不景氣,想跳槽都沒得跳。已經是這種狀況了,大家還想著「不差我這點」的貪污拿回扣,使得原本就岌岌可危的財務狀況更雪上加霜。

就在破產前幾天,突然換了新的董事長,董事長還很有本事…但是他馬的董事長有白血病,常常住院。

幸好還有個能幹的董事長夫人出來輔佐,最後終於讓瀕臨破產公司逆轉了。

股東和經理們,感覺到希望,效益就上來了。一個公司有了效率,大家發揮所能,就能進入良性循環。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但是慢著,此時是歷史歧途西元七世紀的大燕,不是二十一世紀的股份有限公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夫人當家,都找不到幾個了,何況大燕朝的皇后。

雖然在豐帝病癒,和慕容后攜手合作下,朝廷終於用正確的方式運轉了,朝野都有了信心希望,內外正式穩定下來。

可慕容后整治吏部實在快狠準,讓其他五部都警惕起來,並且觸動了太多人的權益。相較於豐帝的溫和改革,在百官世家眼中,慕容后太激進,太不懂事了。

牝雞司晨,果然顛倒陰陽,絕不可取。

--其實是難得一年沒有民亂,北蠻擾邊少,看起來會越來越好。好了,用不著妳這女人了,把權力讓給我們這些大丈夫吧,識相點。

於是在慕容鵷二十歲這年,趁著盧宰相傷風請假的時候,串連了大半朝臣的吳御史上奏,請皇后還政於帝,後宮不干政。

想明白了朝臣真正的意思,慕容鵷勃然大怒。

用得著的時候叫人小甜甜,用不著的時候叫人牛夫人。作牛作馬,田耕完了,拉回草棚說沒你事了。

你馬盧宰相拉犁還叫做五朝元老,老娘拉犁得到的就是「後宮不干政」?大燕號快沈船的時候你們死哪去了?

當場回話都不屑回,慕容鵷拂袖而去。

結果走沒兩步,她暈倒了。豐帝震怒了…結果太醫來過立刻轉震怒為狂喜。

豐帝又要當爹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