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棲梧桐 (完)

終於有個合理合法的理由,讓慕容后龜在後宮不搗蛋了。瞧,懷胎十月,做個兩個月的月子,咻的一年就過去了,不只是明日黃花蝶也愁,根本是黃花菜也早涼了。

太好了,這時候正是推倒皇后黨的好時機。剪除羽翼,懂不?趕緊的,趁皇后懷孕沒空,快快拔除勢力啊。

誰讓皇后用人不拘一格呢?誰讓妳不講資歷不講家世,惟才是用?太不講規矩了!這些唯皇后是從的,絕對是佞臣、奸臣,必須打倒之後踏上一萬腳,永世不得超生才對。

【Google★廣告贊助】

於是皇后重用的大臣開始倒楣了,被參的奏摺如雪花般飛來,連五朝元老的盧宰相都被參「老邁昏庸」了。

但是豐帝是個好人嗎?當然不。他只是裝得挺像兔子的,事實上還是肉食性的狐狸。不但是隻腹黑狐狸,還是個嚴重的妻控…某部份思考挺抽風的妻控。

不要忘了,還有非常護短的慕容雙煞,情報力加上組織力,三強聯合,妥妥的不給人活的節奏。

繼所有皇后黨都被斥為奸佞之臣,各種揭瘡疤後,沒多久非皇后黨也開始出現各種暴八卦。不出三個月,慷慨激昂的御史言官傻眼了,的確風聞參奏的非常爽,這輩子沒有這麼熱血過,每天都有新題材新目標啊!可是…

馬的一口氣參了三個月,大燕朝廷沒有一個好人了!

是的,沒有好人。照御史台的標準,連御史言官也沒一個走得脫,全部送大理寺的話,朝廷都空了…還得大理寺上下戴罪立功,審完全朝廷的人,再來互相審大理寺同仁了。

哪個當官的背後沒有一點黑背景?誰的手上沒落點油水?你敢不合群?!別鬧了,只有吃相好不好看的差別。這是風氣問題,累積近三百年的沈痾,雖然不能放棄治療,但也沒辦法一朝痊癒啊。

慕容鵷雖然沒有豐帝那樣超凡入聖的政治才華,但她終究是未來的千古一帝,務實絕對是大燕朝皇帝的頭一份。她根本不會直接玩肅貪…瘋了喔?都快沈船了肅貪是問題嗎?真要肅貪朝廷帶地方都空了好嗎?

她要的是人才,能做事的人才!只要不要貪得太離譜,她都願意給機會…不教而殺謂之虐嘛,敲打敲打,敲打不醒的,等他們發揮了該發揮的功能,搾乾淨了再殺…未來還可以落個好名聲。

也是慕容鵷死活勸住有些精神潔癖的豐帝,不然皇上早就磨刀霍霍對貪官了…照豐帝的標準,真的是朝野淨空。

結果一心把皇后趕下台的非皇后黨,不知道自己把自己給坑死了。

終於在滿朝都得送大理寺的時候,百官安靜下來。

所有的參人的奏摺,都被留中不發。原本互相咆哮吵鬧的朝臣,漸漸安靜的低下頭。豐帝一言不發,就讓原本醞釀的黨爭,雷聲大雨點小的消停了。

連御史台都緘默。今天你跳出來參人,明天就會有一卡車的污點被別人拿出來大參特參。

但是豐帝準備原諒他們了嗎?呵呵。

盧宰相年紀大了不是?那副相來吧,有六個副相呢。不多,就皇后手上的事,由盧長史交接給副相。人家皇后只帶一個盧長史,扛下這麼大的政務量。一個副相手下那麼多幕僚,不會說接不下來吧?

來,先接手。別說不能啊,不是說牝雞不司晨嗎?你總是公的…是說,副相總是男子吧?

於是每個信心滿滿滿懷狂喜的副相,接下皇后的政務後…直到皇后臨盆,剛好病倒了兩個,乞骸骨了三個,還有一個最年輕的,乾脆的丁憂了…說他岳母死了,要服孝。

十個月的雞飛狗跳之後,腹黑的豐帝滿足了,在皇后娘娘誕下嫡長公主後,他麻利的「病了」,跟坐月子的皇后一起閉關抱孩子。溫馨得再美好也不過了。

飽受折磨的朝臣百官非常不美好。

累積了將近一年的憤怒,盧宰相已經在練習眼光殺人法了。

讓你們爭權,讓你們奪利,讓你們排擠未來的太后!高興了吧?爽了吧?前朝有十個皇帝都不夠用的時候,有這樣的帝后扛起來,是太祖祖上燒高香了,嫌不好?行了,現在不是三皇子聽政嗎?反正皇上他老人家不適,皇后讓你們氣走了,問那幾個毛孩子吧,總之不要問我。

老黃牛盧宰相,使性子撅蹄了。事不關己不開口,一問搖頭三不知。

滿朝文武終於感覺到絕對的痛苦。雖然豐帝在滿月後結束「病假」上朝了,卻更無情的用皇后的政務量折騰六部九卿。

盧宰相袖手旁觀,皇帝只追著要成績,這日子真的沒法過了。

於是朝臣百官血淋淋的意識到,大燕沒有哪個誰都能運轉,但是沒有皇后娘娘真的不行。

奏請皇后歸朝的議論開始慢慢展開,至於是不是豐帝和慕容雙煞在背後引導和推波助瀾,咱們就不要討論這個了。總之,「皇后歸朝」漸漸佔了上風,只有幾個死硬派撐著,以吳御史為代表,非常激烈的否定了。

盧宰相爆發了。

他舉起手裡的笏板,追著吳御史猛抽,一面罵著「忌賢妒能的奸佞小人!你行你怎麼不來治國?只會出張破嘴!」

五朝元老的爆發力是可怕的,這一頓猛抽把所有異議都抽沒了。史上最多鵪鶉的大燕朝臣,謙卑的奏請皇后歸朝視事。

這篇華麗感人的奏章倒是讓豐帝親自遞送給慕容后了,慕容后也很果斷的回了表章,上面只有五個大字,「後宮不干政」。

慕容鵷覺得自己的智商還是挺高的,誰喜歡當過河就被拆的橋啊…搞不好還在史書上大書一筆什麼婦人弄權誤朝之類,使力還被潑髒水,她看起來有這麼善良嗎?!

朝臣三上奏章,慕容后三駁。

最後讓慕容后重回朝堂,並不是第四次朝臣所上的奏章有多感人,而是獨撐一年多政事的豐帝,終於被折騰的倒下了,陳神醫又被扛來急診,帝后再次被罵得跟狗一樣。

滿朝文武終於驚覺了一個可怕的事實:他們親愛的豐帝陛下,是個美人燈兒,風吹久了就會壞了。想要延展保固期,那平常真的得好生保養。

在慕容鵷二十一歲這年,朝臣百官跪迎皇后還朝,與豐帝並稱雙聖,皇后自稱亦為「朕」,得用國璽,詔旨其效與帝同。

可以說,慕容鵷成為大燕史上權力最大的皇后,也的確名留青史了。

…誰希罕啊?!

慕容鵷常常惘然又忿忿的回想,她就是這樣一步又一步,累死累活的被坑到最後,從老公到老爹,從盧宰相到慕容府,眾志成城的被推下坑,爬都爬不出來。

原本只想棲息在後宅玩玩宅鬥,誰知道落點怎麼會變成梧桐樹,最後成為史無前例的鳳帝--史上第一個女皇帝。

當初鑽狗洞逃婚就好了。坑她最深的就是她最親密的夫君。

常常令人咬牙切齒,並且非常的悔不當初。

(誤棲梧桐正文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