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棲梧桐 之三

小抱怨:

為了時間表,吐血好多天,煩死。Orz

我盡量調整了,有錯盡量視而不見吧…(眼神飄)

這壯士和那壯士,還是有差別,哪怕表現出來沒差很多。

慕容鵷查看賣身契,才發現生下庶長子的江姑娘,是宗室的家生子兒,世代的奴籍。各生下二公子和三公子的趙姑娘和李姑娘,是宮婢,原本是良家子,選秀入宮,上數三代家世清白。

【Google★廣告贊助】

她眨眼兒,不應該啊。小選都是十歲上下的清秀小姑娘,為什麼趙李兩姑娘會是這種…壯士體格?

結果她跟照顧七王爺多年的沈嬤嬤混熟了,這個原是元后親信,看著七王爺長大的嚴肅嬤嬤對這個小王妃挺有好感,含蓄的表示,初入宮都是清秀小姑娘,但是人總有各種潛力,架不住往食量大增和力拔山河的發展。

慕容鵷擦了擦汗。

可她不小心聽到太多實情的時候,只能尷尬的抹汗再抹汗。

說起來,都是七王爺無助的眼淚。

皇子通常都十五歲出宮建府。多病的七皇子慕容裕不受今上喜愛,當時元后還在,仔細考慮過後,還是主張他出宮了…實在後宮太兇殘,元后頂不住了。

元后實在是個聰慧沈穩的國母,可惜皇帝連最低及格線都沒達標,說他是昏君還是差點意思,只是常常精神分裂。這種思考時時抽風的皇帝,元后實在無法跟上這種電波系的思維,再賢慧也白搭,活寡守一年四季真的是意料之內的事。

這種情形下,元后再能幹也不能自體繁殖,以至於連個公主都沒有。

但她是個賢后呀,皇帝抽風她不能跟著抽,穩定後宮安祥之外,她也想著該選拔個合格的皇子養在膝下…大燕朝已經忍受了幾代抽風的皇帝,下一任不能再抽了,不然大燕要抽筋了。

結果看來看去,她心灰了。唯一不抽、賢達敏學的,居然是體弱多病的七皇子。真沒想到麗妃那不長腦漿的潑辣貨生得出這樣的兒子,果然天意不可測。

不甘心啊,就是不甘心,所以七皇子幾次病危都是她壓著御醫硬從鬼門關搶回來,想盡辦法照料,不然七皇子還真沒辦法活到出宮建府。但是撐到這時候,元后真的吃不消了。

身為一個聰明智慧的正常人,長年處於精神病院般的後宮,看著丈夫姨娘到庶子都在各種精彩的抽風,精神面太摧殘,她整個都憔悴,不積鬱成疾都不可得。

就算自身難保,她還是希望能保住一點大燕存續的火苗。所以她跟七皇子說,出宮吧,帶兩個御醫走。什麼地方都比後宮安全。

於是一個有心疾和哮喘的十五歲少年,帶著兩個御醫,和一串子宗室府配發下來的奴僕,建府自立了。

然後,證明了宮外也沒比較安全。

初建府一團混亂,結果年方十五的病弱美少年…被比他大三歲的灑掃丫頭,吃了。

不知道是被下藥的後遺症,還是心靈巨大的傷痕,七皇子暈死了好些天,差點就去了。那個逆襲的灑掃丫頭沒有被處理掉,就是傷心的元后怕七皇子連個血脈都沒留下,才留了一條命。

結果七皇子救回來,但已塵埃落定,那個灑掃丫頭有孕,只能乾瞪眼了。

本來事態至此,梗著脖子也噎著認下了。生了庶長子,七皇子身邊也真的需要人照應,元后實在鞭長莫及。誰知道這位江姑娘是個極品,宗室奴僕中幾乎都能跟她牽扯一親戚點關係,鬧著要當側妃,鬧得滿城風雨…

但她將七皇子認作軟柿子,那還真的錯了。他緩過氣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江姑娘母子往靜心園一塞,連踏出園子一步都不成,何況妾室的名分。然後跟元后要了兩個能生養的宮婢,破罐子破摔的又生了兩個兒子。

他也是有些自暴自棄,病弱至此又被深深侮辱,不想娶妻害人了。

這就是他有三個胳臂可跑馬的侍婢,真正的緣故。

慕容鵷還真的同情七王爺,也能了解,他為什麼搞個三國鼎立…長年臥病無力管理王府,只好讓那三個侍婢內鬥,誰也壓不過誰,亂中取序也。

對一個被嚼著吃掉的少年,能在羞憤欲死後這樣處置已經不錯了。

但是除了狂抹汗,她沒膽子安慰。

「…我這輩子呢,一定護你護到底。」她訕訕的說。

慕容裕滿眼複雜的看著自己的小王妃。他多聰明一個人,立刻察覺慕容鵷已經知曉…雖然沒有外傳,但也是王府公開的祕密。

沈默很久,他才艱澀的開口,「為什麼初建府時沒有遇到妳?」

別以為每個男人都沒有節操和底線哈。被人下藥著吃掉了,還是在這個病美人心底留下深刻的傷痕,很有些自以為不潔的感覺。

但此時的慕容鵷還要兩個月才及笄,能夠知道一點點,卻沒辦法那麼深刻的理解王爺心中曲折離奇的痛苦。

「王爺十五歲的時候,我才六歲呢。」她一臉莫名其妙,「那時我還小,沒辦法護著你呢。」

原本含著淚光的七王爺,愕然片刻,噗嗤一聲笑出來,最後越笑越大聲,嗆咳的差點勾起哮喘。

慕容鵷及笄那天,七王爺獨排眾議,替她當贊者,取字雛鳳。

其實這很不尋常,甚至有些犯忌諱。開國太祖威皇帝,小字鳳皇。助其開國的傅氏雖然被湮滅於正史中,但民間依舊稱之凰王。皇室與勳貴世家,一直都避免直接取「鳳、凰」為名。

像是鵷雛,也是鳳凰之屬。卻沒將她直接取名為幕容鳳,可是王爺卻拿來當她的字。

慕容鵷有些遲疑,想想她的小字只有丈夫才會呼喚,也就沒逆著他了。

許多許多年後,慕容鵷成了鳳帝,就是從小字而來。

其實她本來想稱鵷帝,結果大學士開口就喊「宛」帝。她被學富五車的博學之士「有邊讀邊」刺激到了,立刻改成誰都不會念錯的鳳帝。

雖然言官一直很囉唆,老是提到重了威皇帝的小名,她都當作沒聽見。

念白字的人實在太多,她不想當「碗帝」。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