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棲梧桐 之五

作為豐王的岳父,慕容駿是相當稱頭的。

他二十初得女,現在不過三十許。身為一個武力值相當兇殘的前任游俠兒,體格是一等一的好。狼背蜂腰,一雙狹長的鳳眼精光四射,一整個演繹何謂淵渟岳峙,氣度儼然,端地是慕容府出身的世家公子。

【Google★廣告贊助】

慕容鵷跟她爹有八成相似,可以想見老爹的相貌好到什麼程度。到這把年紀,還有青春少女想著給他當繼室,病相思的在所多有。

當然,這也是為什麼慕容府是第一世家,幾百年屹立不搖的薰陶所致。

瞧瞧,當年在恆寧政德兩帝時翻雲覆雨的京城馮家今日如何?不知道淪落到哪去了,世家譜早被擠下來。現在提到馮家,只知道順德馮家,哪有京城馮家什麼事。其他世家差不多,大浪淘沙,跟慕容府同時上世家譜的,至今猶存的不過十之二三。

何以故?唯家教嚴不嚴正耳。

別看慕容駿是庶子庶孫,年少時還是能掀翻馬的渾貨(當時郡王還騎在馬上),該教該學的一樣都沒落下,嫡庶都一樣。

慕容長房主意非常正,慕容府出品,誰會問嫡庶啊?惹出事情來舉族蒙羞,斷然不可以。從小就是聚在一起勤管嚴教--先生都請了,一個也是教,一群也是教不是?

內宅惹出點小風波,還可以說是預先為嫁人未雨綢繆,子弟卻絕對要把心拉正,儀態要訓到十二分。走出去紈褲點還可以贊聲風流,反正大丈夫不拘小節,大義絕對不能虧,失分毫禮數都是打臉。

這可不,慕容駿少年叛逆一陣子,中二病發作完全,卻沒人真能從禮數上給他挑毛病,公開鬥毆也是為了維護家聲。現在收心浪子回頭了,端得是文武雙全,翩翩君子--最少表面上是如此。

中二不是病,發作要人命。駿爺不過就是年紀大了將發病次數減少到不出手則已,出手必是一擊必殺的程度,所以才被人誤會成好人。

現在他就覺得拳頭有些癢,滿能將那起子蠢皇子,連人帶馬的連掀六匹。

但是超級進化的中二病患者挺能沈住氣,先遞帖求見,禮數周全的見了豐王爺…暗暗的被震驚了一把。

因為是沖喜進府的,時間有些來不及,慕容駿趕得要死也沒趕上婚禮。回門因為豐王病著,慕容駿乾脆到王府探望。皇室普遍相貌好,他這女婿更沒話說…可病得只能躺著,同行的神醫再怎麼說能養著,他這心也是愁的呀。

誰知道還不到一年,王爺女婿能到院子外迎接他了,雖然還是病西子的模樣,起碼氣色好了一倍不止,嘴唇讓人擔心的泛紫也沒了,即使發白顯得氣血不足,那也心疾要命好多了不是?行動滿顯貴氣,威儀有度。這女婿還真沒得挑了。

忍不住望了女兒一眼,莫不是女兒命貴,還真沖喜成功?可他親手推過女兒命格,也沒看到太出奇啊…難道是他學藝不精?

於是老爹的思維往大宇宙漫遊了。

難得他如此漫遊,還能把禮數周全,甚至看王爺有些不支,告退和女兒喝茶去了。

事實上,沖喜還沒這麼神奇。只是那麼剛好,豐王和王妃對上眼了,一見鍾情宛如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未來還會禍國殃民…咳,沒那麼嚴重。

但豐王說到底,實在是個憂國憂民的好青年。元后教那麼多孩子,他是唯一受教不跟父兄一樣抽風的。上數歷代君主,他最崇拜的就是政德帝…雖然史家含蓄的給政德帝一個「清奇」的評價。

沒給政德帝直稱流氓,其實是史家給面子了。「清奇」自然不是什麼好意思,堪得上半褒半貶。

所謂清,人家政德帝後半生後宮都不進了,明面上的女色那可是非常清白…可他跟馮宰相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連累得馮宰相只得一個「能臣」,當不了良相了。這也就罷了吧,但你禪讓後帶在身邊寵愛的怎麼是個絕色暗衛啊?太上皇不理朝政不使人無二主是很好…你他媽明晃晃的寵愛男色還專情是怎樣?

女色清白男色太不清白了吧?!

至於奇,真的政德帝就是流氓界的奇葩,沒有之一。所謂「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但政德帝他老人家只有奇兵,什麼是正?可以吃嗎?他一輩子就是個歪貨,最出名的就是摔冠冕喊不幹,朝著乞和的南蠻耍流氓…

這還不奇麼?

可深受元后薰陶,完全可以稱得上儒雅君子,愛讀史關心國政的豐王,最佩服的卻是這個流氓皇帝。雖然放蕩不拘小節,卻把日薄西山的大燕原地滿血復活了。可說大燕的盛世,是由政德帝和燁帝兩代聯手打造,直到現在還是吃著他們父子積下的老本,才沒在幾代昏君手下把大燕給玩沒了。

他巴不得去給流氓皇帝當臣子,也一直以馮宰相為標準的要求自己。

志向很美好,環境很絕望。

他爹是個精神分裂,幾個哥哥,更是少年病發,看不到痊癒的跡象。就算他願意輔佐,也得他爹和哥哥願意給他扶啊。偏偏他心細,看邸報只覺得天災人禍層出不窮,人禍佔大部分,禍根不是他爹就是他哥哥。百姓一年過得比一年慘,只差沒易子而食了。軍備不整,糧草不濟,邊境日益收縮,他的哥哥們還只愛搶兵權。

豐王的哮喘其實若青春期能養好,其實長大不太會發作。心臟雖然有毛病,但宮裡有最好的御醫,控制情緒不要大喜大悲,別劇烈運動,活到一般人的平均壽命也不太難。

可惜他聰明睿智,很有當皇室子弟的責任感,卻受困於先天不良的纏綿病榻,心情不免鬱鬱。越大越明白滿腔抱負無法伸展,憂國憂民卻無計可施,更是蒙上陰霾。被強悍的吃掉已是人生最大屈辱,更遭逢了母妃過世,到此已經承受不住。

緊接著他最敬愛的母后也去了,心靈支柱崩塌,他終於被擊垮了。

正要很古典的抑鬱而終時,誰知道老天爺來個急轉彎,突然賜下他人生最燦爛的陽光,讓他一整個措手不及。

鵷鵷的好,是怎麼說都不夠的。又聰明,又機巧,越了解她就越捨不下。世間怎麼能有這麼好的人,好得這麼適心洽意,甚至比任何男子都聰慧,又比任何女子都纖婉。

偶提正事,她都能觸類旁通的提出一番見解…明明她對政事沒興趣,卻會為了他多懂一點,就為了讓他能暢所欲言。

他怎麼能有這麼好的妻子。

(當然,咱們理解的,情人眼底出西施)

結果不關沖喜什麼事兒,只是王爺沐浴愛河,心情好了,他的病幾乎都跟情感有點關係,兼之重拾了求生意志,看起來就滿像沖喜成功。

他可憐的岳父當然不能理解豐王曲折離奇的心路歷程,還航向大宇宙的試圖溝通求解。

慕容鵷看著表面看起來正常,事實上已然神游物外已久的老爹,輕輕嘆了口氣。

終於明白,為什麼王爺讓她很有親切感。

原來她爹也是心眼多得跟篩子一樣的人,而且網孔非常細,數目非常多。

這是怎樣的一種命?

她掩面。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