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棲梧桐 之六

女兒一掩面,立刻把慕容駿幾乎飛往大宇宙盡頭的思維瞬間喚回了。

一輩子只有這個女兒,真是疼到刻骨銘心。但是身為一個想太多的隱形中二病患,他又死死的端著嚴父的架子,明明是萬般為女兒著想,卻啥都不解釋。

連讓女兒七八歲就管家(人要磨練須趁早),將婚事托給家主(靠他一個庶子庶孫談不到好婚事),和父親離開女兒遠赴江南打理產業(加重在慕容家的份量…順便刮油水置份產業當退路),答應豐王這門親事,諸如種種,都非常悲劇性的扛下非議,沒對女兒解釋過一句。

【Google★廣告贊助】

明明他的兒都能心領神會,樣樣幫他周全過來,他還是很酷的繼續裝著。

「兒,有什麼不妥?」心裡緊張,臉還要維持雲淡風清。

是的。老爹總是喊她「兒」。可說她兒子閨女一肩挑,在她老爹心目中就是這個地位。連教養她都是這種標準,既是兒子亦是女兒。

「阿爹,狀況有點不對。」對她爹向來坦白…沒辦法,她老爹是個沒事都要想出一朵花的細心人物,若是講個半遮半掩只會想太多。她明白的說了探子和沒事跑來拜訪的朝臣,對精神病患的內心世界表示無法理解。

她老爹思維多廣的人,邏輯能力又強,堪稱大燕朝的福爾摩斯。加上他本身有著狂飆中二的少年時代,曾經不正常過…話說只有不正常人類才能理解精神病患。

慕容駿的俊臉立刻沈了下來,真情流露,「我這就去掰了渾小子們的六個馬脖子!」順便把那群不著調又愚蠢的皇子砍成碎片。

鵷姐兒沈默。她非常了解老爹的中二病只是潛伏,從來沒有痊癒過。現在唯有沈默,別刺激她老爹發病。

她一點都不懷疑老爹能辦出這種事來…而且會安排的天衣無縫。可氣是出了,後續麻煩多不可數,更沒根本的解決問題。

所幸她老爹發完脾氣,就把真性情收起來。「女婿沒得下手,只好朝我兒下手了。」

她立刻一陣無力。「…王爺眼前看著還好,其實是秋日和煦。」她真不好意思告訴老爹,王爺和她圓房差點厥過去的事情…心臟負荷不了。諸般功能非常齊全,只是身子骨太弱。她擔憂得連疼都感覺不到疼了,只能求王爺悠著點,別太奮發。

「防著誰也不該防著王爺。」鵷姐兒抱怨。

慕容駿自悔失算,又惱怒慕容皇室從父到子的抽風,「那門子父子腦漿湊在一起不到二兩!」

重新評估那群抽風貨,慕容駿深思,「兒身邊須帶幾個得力人。」想想又欣慰,女兒早早的聚起一票武力值還可以的勇婦,只要再琢磨即可。「放心,父親給妳幾個,好生操練…我怎麼就沒教妳武藝?只會拉弓管什麼用。」慕容駿真心懊悔。

鵷姐兒再次沈默。老爹說世家小姐不該耍刀弄棍,連弓箭都是慕容府慣有傳統,另請師傅教的。內宅女子長年不走動,弄得個個弱柳扶風,一場傷風就可能病危,更不要談生產。慕容府講求實惠,閨女都得學張弓舒筋。

明明師傅都稱讚她有學武的天分,奈何老爹不鬆口。

「阿爹,跟我來往的應該是命婦。」頂天了就是太子妃和諸王妃,她是想要幾個有本事的婢女防身,怎麼叫她操練娘子軍?

慕容駿嘆氣,「我兒,妳向來是個懂事的…哪裡明白那些自驕身分的蠢蛋?眼前頂多是為難,日後不好說了。」

現在是探子,以後難保不會出刺客。刺客不成誰知道會不會搞「盜匪」?他也就瞟兩眼,這幫王府護衛給他牽馬他都不要。

鵷姐兒倒是會意,不禁緊張起來。她老爹雖然有些愛裝,卻向來高瞻遠矚。雖然她將來會是慎謀能斷的千古一帝,現在不過是個十五歲的小姑娘,還不怎麼清楚有些人能夠不斷的刷破自己的下限。

「阿爹,那該多少人手才好?」

慕容駿掂量了下,「招護院不頂事兒,出狀況恐怕只能收屍。再說,擴編王府護衛,一來犯忌二來妳不好親手管。倒不如招些勇婦…我看招個五百就差不多了。」

鵷姐兒差點嗆到。

後來她爹真的送了一打的女侍衛給她,個個身懷絕藝。就是這一打的女侍衛當師傅,真讓鵷姐兒訓了一支滿員五百的娘子軍拱護後宅。

的確男女體力有別,但亂拳打死老師傅,一湧而上,除非攻入後宅多過百人的「盜匪」,不然管叫那些敢來犯的有去無回,外人還難以說出什麼不是。

只能說她老爹慕容駿非常有遠見,這批娘子軍真的起了莫大作用。初冬天子生辰,兒子兒媳自然要赴家宴。慕容鵷的首戰,就在剛落雪的京城丹陽道。

天氣一變,豐王立刻誠實的反應,喘咳連連,鵷姐兒哪肯親親夫君外出受罪。

彼時娘子軍尚未訓成,只到令行禁止。但是取其精壯三十名隨車,聲勢也夠浩大了,何況當中十二名真有本事。

至於一頭撞上來的二王妃,用得是最古典最沒技術的「爭道」,非常小家子氣。最好爭道得翻了豐王妃的馬車,讓她丟個大臉,或傷或殘是最好的了…反正可以推雪滑難行。

結果後行的二王妃車駕,護衛逼上來的時候,被豐王妃的娘子軍揍了個鼻青臉腫,驚到的是二王妃的馬車,結果還是豐王妃的「侍女」騎馬來救,立斬了座馬,才沒讓二王妃連人帶馬車撞上坊門。

豐王妃一戰成名。

這官司打到御前也沒討到好,豐王妃一臉不解和委屈,「護衛不力驚了二皇嫂車駕,莫非怪妾身不該使人救皇嫂?這可不能,怎能眼睜睜的看著。」

肅帝只是抽風,不是智商有明顯缺陷。再說現在他對豐王慈父心正盛,對豐王妃當然愛屋及烏。

也就是說,護衛被打了也是白被打,二王妃撞得額頭都青了,被無頭馬嚇得好幾天睡不著,也是白饒。

這類的事情發生兩回,結果都很爽利,連太子妃的護衛都被打成豬頭。戰鬥力簡直飆破天際…終於讓他們想起,慕容鵷可是慕容駿的女兒。

果然虎父無犬女。

雖然仇恨值節節升高,但這群普遍智商不太高的諸王和王妃,心底先是怯了,卻沒想出什麼中用的好方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