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棲梧桐 之八

慕容鵷十四歲嫁入王府,到十七歲的時候,已經將豐王府治理得井井有條。她自己覺得,這樁別人不看好的婚事,太值得。

果然她的審慎樂觀沒有背叛她。

王爺對她,真是沒得說的好。病弱就病弱吧,總比強健嗜好是出各種狀況來得好。誰家娘子可以遇到一個百分之百支持,又全心愛顧的夫君。

【Google★廣告贊助】

至於王府,不過是治家。憑她一個宅鬥博士班殺出來的慕容女,治家點數絕對爆表,治個王府而已,小菜一碟。

連那些皇兄皇嫂的麻煩,在抓住「姨奶奶爭寵」的中心思想後,根本連麻煩的邊都擦不上。現在好了,太子和嫡皇孫拉住所有的仇恨值,她和王爺可以安逸的裝死,連輸出都不用了。

而那三個侍婢…在靜心園乖乖蹲著吧。

這倒不是她被穿越或者重生了,有現代女人的堅持和對專一的要求。作為第一世家出身的慕容女,她自然保有非常傳統的後宅觀,甚至冷靜的保持在更高的層面上。

正妻安排妾室侍寢,這是責任所在,不得推托,安排之後還得跟夫君商議。不那麼嚴謹的世家子弟說不定就笑納了,但是真正一流的世家,作為夫君的會把大多數的時間安排給正室,一個月在妾室那兒頂多就十天,還會安排在妻室小日子來的那段。

就拿慕容府來說吧。再荒唐的子弟,跟妻室情感再不睦,還是得捏著鼻子照這個規範,裝出相敬如賓的假象。寵妾滅妻可是大殺器,其威甚至代表出門能不能抬起頭。

就算是在花街柳巷睡一年三百天的紈褲,也得咬死跟老婆「感情甚篤」,在外流蕩是「娘子寬容」。連這種人都能昂首輕視寵妾滅妻的傢伙,自覺品德非常高尚。

這種內宅規矩,慕容鵷摸得非常明白。

但是王爺有妾室嗎?很抱歉,沒有。只有給妾室安排侍寢的,從來沒有給侍婢安排的。侍婢是什麼?說白了就是通房丫頭,重點還是奴婢。豐王非常狠的硬是不給名份,能夠讓侍婢在靜心園優養已經是生育有功了。

趙李兩姑娘倒是很能接受。她們倆本是好人家的女兒,就是家裡窮了點,但多少還懂點規矩。能從吃人的皇宮逃出一命來,膝下有子,已經算是最好的結局了。

雖然在無政府狀態的王府學壞過,但軍權政府一建立起來,頭兒還算是明理的,立刻幡然醒悟了,找到自己的位置,舒服的過日子。頭兒還准她們幫著打理小公子的起居,一天可以見兩個時辰,再沒什麼不足的了。

但剽悍到能吃掉王爺的江姑娘,明顯不能接受。幾代家生子,還是泡在宗室府這環境的,實在也不能完全怪她。慕容府是規矩禮教日益嚴厲,慕容宗室則是一年年蕩然無存,耳濡目染,完全信奉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盡得宅鬥裡最陰暗一面的精髓。

可惜,豐王妃和侍婢間的實力差,只能是豐王妃單方面碾爆。

慕容鵷根本不跟她廢話,犯上沒得說,打。五板子還吵,拖下去再打五板,二十板下去,立刻老實了。敢唆使大公子來吵,拖出靜心園繼續打。非常粗暴直接,有禮教撐腰,用拳頭說話。

可惜有這樣的生母,大公子對她總是抱有敵意。

事實上她也只比大公子大六歲…很悲情的差距,原本就不容易讓這個養歪的小鬼信服。但指望她顧慮「打老鼠傷了玉瓶兒」,那就錯了。治家以禮教規矩為先,哪能有任何屈從。

結果也還可以,最少表面能順從了,各分了院子,找來兩個先生日夜洗腦,還是挺有效果的。

晨昏定省,乍看有模有樣,問起居功課,也能恭謹的對答如流。

不管是誰生的,大義名分上都是她的孩子。既然已經花錢花心力教養,九十九步都走了,幹嘛不乾脆走個圓滿。

什麼?將來她所出嫡子被欺負怎麼辦?拜託,她慕容鵷的親生子,居然不能收服庶兄成為助力…不是她有問題,就是她的親生子有問題。

瞧瞧慕容家主。她的親生子不到這種程度,她真該找條繩兒自尋個乾淨,人生太失敗。

豐王看著鵷姐兒一本正經的問三個公子功課,暗暗的熱淚盈眶。他的王妃儼然是個小元后。

他原本性格就剛毅倔強,只是心疾哮喘都不是能發急的病,才憋出看似溫軟的脾氣。被吃掉這件事點燃了他的爆點,這才又置侍婢,冒著會死在床上的危險生子,不使母憑子貴。

當時他太年輕又憤怒,三個孩子生了,他連看都不想看一眼。元后過世萬念俱灰,甚至偏激的想,這種出身出息了也不過招忌,糊塗無用還能平安當個紈褲閒散宗室。

他就是學太多,知道得太多才自苦若此。

鵷鵷讓他深深反省,而且內疚。他內心深深鄙薄父皇的作為,事實上他也跟父皇同樣生而不養,對孩子薄情寡義。

慕容鵷就被他說得好笑,「父皇向來康健。」他可沒先天性心臟病兼氣喘。「用心永遠不嫌晚。」

豐王突然感慨,若早知道鵷鵷是他人生最燦爛的陽光…他開府時就該去慕容府把那個六歲的小姑娘搶過來。

真怕跟她相處的時間太短。

所有的一見鍾情,往往在瑣碎繁複的生活裡,人生觀和志趣不合漸行漸遠,一點點磨損好感值,最後當機順便把主機板燒了。

豐王和慕容鵷,可以說是運氣好到爆表。一見鍾情再見傾心,在好感度滿載的時候,發現兩個人的人生觀和教養幾乎一致,兩個人對對方的要求不高,偏偏都能做得比對方想像的還好三分。

憋得連個講話的人都沒有的寂寞豐王,和習慣操心祖父老爹的鵷姐兒,真是一拍即合。豐王喜歡教妻,生平最大抱負終於有人可以傾訴請教,樂事也。鵷姐兒御下有一套,也讓纏綿病榻、這方面接近白紙的豐王頗感興趣。

而遠在江南的岳父,也常常捎來他的關心,愛屋及烏的對王爺挺好。讓這個欠缺父愛的王爺非常感心而溫暖。

大概是女兒嫁了,慕容駿端著的嚴父架子塌倒。奔赴京城看到出嫁的女兒,讓這個想太多隱形中二偷偷哭了一場。

再也不繃著了,有什麼好東西就往王府送。渾然不覺小夫妻倆研究政治有什麼不對,坊間有關的書,送。坊間沒有的書,涎著臉跑去人家磨著手抄,還是送。

發現女兒女婿喜歡閨中大學士傅佳嵐的作品,直接衝去江南陳家,死皮賴臉攀交情不要臉皮的結交,讓磨不過又無可奈何的陳家家主,給了他一套,還是眼巴巴的送去王府。

最後不但把打過仗粗通兵法的老兵送去王府,幫著女兒操練娘子軍,能挖到的兵法也一股腦的給了。

無他,女兒女婿喜歡。多做點學問有什麼不好?

收到女婿送來的擺飾掛件,女兒送來的狐裘衣襪,天天穿日日穿,巴不得有人問,顯擺得讓他老爹慕容潛都看不過眼,把他揍了一頓。

「悠著點!不穩重!」他爹發火。當祖父的也收了,就沒他那麼顯擺。

慕容駿忙著整理衣冠,仔細看有無破損,才氣定神閒的說,「我兩個兒想著我,哪裡不穩重?你的兒都沒送呢。」

氣得他爹提起拳頭又把這不孝子再揍一頓。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