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棲梧桐 補充資料(i)

慕容駿被他老爹照例扁了一頓…只能說國丈公慕容潛快七十的人了,老當益壯,揍起兒子依舊虎虎生風,武力值毫不生銹…可怕的是,慕容潛武力既高,更是智多近妖之輩,智力值直追三國周郎。

周瑜揍徐庶,妥妥的輾壓。

這也是他們父子獨有的溝通方式,稍微兇殘,但是智力相疊不是加法,而是乘法。

【Google★廣告贊助】

慕容駿難得老實的「被打要站好」的讓老爹抽,雖然已然議定,他也相信老爹的超能力,但心裡還是非常傷心和沮喪的。

老爹說得對,他就是太自以為是,自視太高,才會給鵷姐兒許下看似最無害的婚事,當初他老爹就很反對了…結果坑了鵷姐兒不說,順便把整個慕容府都帶進坑裡了。

這坑的規模,直比東海之深。

原本只是嫁給一個改朝換代最沒事的病王爺,結果一直明哲保身的慕容府一傢伙成了最慘的后族。

看看這個時代,當皇帝都是個最衰尾的亡國之君,當皇后恐怕最好的結局是白綾一條。

后族?只夷三族叫做慈悲懂不?

他們慕容府能夠屹立近三百年堅若磐石,並不是只靠最初和慕容皇室同宗,而是開代當家人睿智非常,歷代長房教養和篩選都非常嚴酷才有如今的盛景。

更因為,慕容府在大燕號稱第一世家,在世家譜位居第一,但在世家譜完稿之前,慕容府不過是個漢化比較深的鮮卑家族罷了,更不要說擦到「世家」一點點邊。

即使開府立宗將近三百年,當家人和菁英都牢牢記住這一點。

慕容駿其實對最初聚賢擬定「世家譜」的凰王傅氏,驚訝佩服到接近恐懼的地步。傅氏扶持威皇帝於微時,接近神話的種種功績,和擬定「世家譜」和「科舉」相較起來,顯得太平常了。

漢傾之後,是個戰亂不堪的時代,是個世家傲天子的時代。

流水的皇帝鐵打的世家,這樣的時代。

天下是割據的,勢力是世家的。任何一個皇帝,其實能夠控制的地盤很小,勢力也很小。許多人野心勃勃的割據一方,然後問鼎中原,最後發現,就算登了帝位,天下也不是他的,而是屬於暫時妥協的世家。

雄才大志的就致力於剷除世家勢力,上下交相賊,最後壯志未酬身先死了。

才能比較平庸的,大概就是妥協安撫,安於被架空,卻還是被自然可取而代之的臣子下剋上了。

世家是什麼?世家不是「世卿世祿」(世代作官領朝廷俸祿)而已,漢後的世家,擁有當代最高超的學識,擁有「目所及阡陌良田皆吾家所有」的底氣,更擁有眾多軍士奴婢,佃農和歸附的武力。

讓我們稍微出戲一下,代換一個比較容易了解的解釋。大家都知道西方的城堡吧?騎士領主什麼的,大家也知道一點吧?不好意思,這不是西方所獨有,咱們中華早有這種東西了。

那時候叫做塢堡,那格局,和西方城堡差不多,同樣有城牆護城河居住區王宮什麼的。但那規模,哈,不好意思,跟世家根基的塢堡比,西方城堡只算是個小破村子,簡直不入流。

發揮一下想像力,而這樣的塢堡,「天下林立」,著姓(世家)過千。

還沒完呢。在一個識字率異常低下,文盲幾乎高達百分之九十九的天下裡,世家完全壟斷了所有的文字。知識就是力量,世家幾乎得到了天下所有的力量。而百姓敬畏世家,遠比敬畏皇室還厲害。

就這樣?這麼想就太淺。不要忘了,世家不但有知識有聲望,手裡還有武力。兼併土地太簡單了,兼併完土地還把百姓劃到手下成為佃戶奴婢更簡單啦。

這就是為什麼三國演義裡頭,老是東一撮人西一撮人的合縱連橫,然後結合幾個你打我我打你,但是每個人都能拉扒出一大串嚇死人的背景。拉扒不出背景的通常是武將,要不然就是謀士,絕對找不到頭子是百姓出身的。

就是因為幾乎都出身世家,是世家間的衝突啊。

但是哪個皇帝樂意打完天下,結果天下到處是有軍隊的塢堡,報上來的土地和人口都是打對折的?喔,我養兵養軍隊養百官,然後你們土地兼併還坐擁大批人口(奴婢佃戶)不交稅,朝堂上還得聽你們指揮?

我是義工嗎?我看起來是好人嗎?

掐,必須掐,非把這些塢堡拆了不可,把世家整趴下不可。然後又順利進入改朝換代的節奏。

這樣天下能不亂嗎?別鬧了。

(出戲結束)

所以慕容駿才會對凰王傅氏特別心驚敬畏,一算算到千百年後。

隨慕容沖出宮赴華州令時,凰王出面邀集流亡士人,共修世家譜。還只有華州這麼一個基地時,她已經開始聚賢修世家譜,公開辯議,將天下著姓都劃進去了…並且將同宗的慕容府塞進世家譜最末。

隨著征戰,她一直保持公開公正的態度,讓新征領地的士人辯論自家在世家譜的排行,而不是以人云亦云的模糊。

這是狠毒的一招!

誰不希望自己家排在世家最前面?誰願意被墜在世家之末?看看最末是誰吧…是鮮卑夷狄啊!但是當時的慕容府家主是當世大儒,你不能說不可以…慕容沖都沒把皇室放進世家譜鍍金呢,而是放個最有出息的堂兄。

人爭一口氣,當然是得去辯一辯嘛。

但是不好意思,能辯論的就是慕容沖打下來領地所在的世家士人,其他是敵方,抱歉,您等等,等我們能打到您那兒去。

不是說,一本世家譜就讓天下歸心,世家納頭就拜。但是總是動搖幾分,真的打不過的時候意思意思的掙扎一下,就矜持的從了,然後趕緊議論自家在世家譜的排行。

因為,注意,因為!因為凰王傅氏取仕為官,世家的身分佔六,文才佔四。

馬的,當心太矜持子孫都沒官做了!

這種家世為重的科舉,在世家的心目中是一種不滿意但可以接受的公平。要知道之前根本沒有啥科舉哈。想當官?首先拼姓氏,拼完姓氏拼有沒有好爹好爺爺,有好爹好姓氏?行了,蔭補為官,出身世家最少不是文盲。

再來就是地方舉薦,有沒有文盲,取決於地方官的良心大小。然後是學問好到天下知名,皇帝或大官征用…這個機率低得很可憐。

但是吧,一個世家通常聚族而居,不要談五服之內,就說三代同堂吧,嫡庶五個男孩子總有吧?五個男孩子又結婚,各有五個孫子總有吧?朝廷的官位就這麼多,能夠讓你全塞進去做官嘛?

這還是有好爹好爺爺的呢。

如果沒好爹好爺爺,只有個好姓呢?不吃虧吃大了嘛。這還是住在靠近天子附近的人呢,若是有個好姓卻在江北淮南,那不把虧吃穿了。

這個科舉好啊,天下舉士。先把世家譜的分數比一比,佔六成嘛。家裡的孩子,誰不五歲開蒙,仔細教養過?吃用是當世最好,請得最好的先生,文才總是有的嘛。

世家譜靠前的,總想,好歹家世佔六成嘛,兒孫出頭的機率多,不用被譏諷「內舉不避親」,也不用天天被兒孫吵鬧不公平,而且萬一兒孫平庸,有這科舉制度也能潛伏一兩代,後面出頭的機會還是有的,不至於就斷了。

家世譜靠後的,也想,家世也只佔六啊,反正老爭不過姓比自家好的。科舉好啊,只要鞭策兒孫讀書上進,還是比老爹爺爺豁出臉去死爭機率高啊。

至於根本不在世家譜的,也覺得,天下舉士啊,又不是不在世家譜不給考了,身世清白也行的!有考就有機會,總比鑽研巴結二十年結果還一官半職都沒有強啊。

於是大家都很和諧,非常愉快的接受了科舉制度。雖然慕容沖手有點毒,收復一地就發「廢塢令」,不准修繕塢堡,不准養兵,美其名國家替你養兵,合作的就在世家譜給你提升點分數,不合作的就降分,還苦口婆心的說,糧草很貴啊,天子替你養還不好?反正兵歸天子,他們家眷不還在你們手上嘛。

隨著慕容沖版圖的擴大,原本的不安也漸漸消失。畢竟天下亂太久了,這些世家也開始吃不消了。最擔心的不過就是不能維持世卿世祿,不能維持世家高貴安逸的生活,凰王都替你考慮好了,還省軍糧馬嚼呢。

於是和平的,從「世家治國」,過渡到「科舉取士」,沒有引起任何動盪和抵抗。

事實上,這是一招非常陰損的毒計。

一直扶持著慕容沖的凰王傅淨,事實上是個穿越人士,而且是外掛開得特別大的穿越人士。

她本身是個研究慕容諸燕的女博士,爺爺是個真正的老中醫,她可以說是家學淵博。可惜剛拿到博士就出了車禍,莫名其妙的來到苻堅的後宮,卻是個武功高強、啥都會一點的女暗衛,而且看守著年方十二,被苻堅佔了的慕容沖。

有些書呆子氣的傅淨,非常同情這個身心受到重創的小少年,起初只是想讓他能夠逃出苻堅的毒手。後來和苻堅的心腹大臣王猛聯手,想辦法讓慕容沖任河套所在的華州令。

但是赴華州的路上,這個書呆氣又心軟的穿越女傅淨受到很大的驚嚇和震撼,一生生於和平的她,徹底明白了什麼叫做「戰亂」,什麼叫做「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這才是她以一己之力,發憤扭轉乾坤的開始。至於和慕容沖日久生情,真的是意外…完全是愛情智商零蛋的女博士被美貌值破表的小腹黑完爆的結果。

世家譜,身世為重的科舉,事實上只是她精心籌劃的過渡方案。

歷史證明,世家的衰敗崩潰,和科舉後寒門子弟出仕,有著絕大的關係。但是過渡中卻非常艱辛,甚至引起政治動盪,當時還是國家安定的大唐。

她既不想那麼粗暴,更不想等到一切塵埃落定再引起另一波動盪。

所以她赴華州不久,就開始策劃世家譜,為未來以「世家為重當掩護,堂堂正正的導入科舉的概念」,打下第一根柱石。

在她的整體規劃中,「世家為重的科舉」只是過渡方案,畢竟文盲比率實在太高,除了世家還真找不到幾個非文盲。要打破現況,不是殲滅世家,和世家為仇寇,而是選賢與能,並且開闢各級學校,讓知識這個力量,不被高層壟斷,溫和而漸進的調整。

這樣,不管是佔了大部分優勢的世家子,還是平民百姓的寒門子弟,才有真正數量平等的立足點,有能者才能為國效命,不是淪為世家爭權奪利的功利場。

當然有過渡方案就有後續,她也的確規劃得很完整。可惜的是,她終究還是敗在「愛情」這個坑死千萬女性的倒楣大坑。

慕容沖登基要立后了,皇后不是她。

傅淨陷入「老娘拼死拼活出謀跑業務當會計的和小開將破產小公司弄成國際百大企業,結果因為股票上市,大股東逼小開娶他女兒,變成總裁的小開真要娶了小妖精,然後叫黃臉婆退位當細姨」的絕頂憤怒中,一把火將所有的企劃書都燒了,憤而出宮了。

叫你新皇后和國丈替你治國去吧,老娘不奉陪了!

然後,這個過渡方案就這樣執行了快三百年,只有政德帝硬調整了一下,過渡這麼久,能沒事麼?

結果就是,世家只是衰弱,但是活得還挺愜意。幾百年聯姻,朝堂隨便喊兩個人幾乎都能尋出親戚關係,還不只一重。積重沈痾近三百年,土地兼併和黑戶越烈,制度幾乎都是傅淨起始的過渡,硬生生跛行到現在,皇帝幾代再差些…

真的不用玩了。

慕容府為什麼跑去江南尋新天地?就是覺得大燕應該快完了,大約會回歸遍地割據的場面,還不乖乖跑去江南保命啊?趕緊的,塢堡被禁了,找個縣城安身立命,妥妥的冷眼旁觀,等待塵埃落定吧。

結果一著算錯,他們家的閨女成了皇后。

只能關起門大罵那門抽風父子全是廢物,跟他們同姓真是恥辱中的恥辱。現在跑也太晚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后族」,被巴結的有苦說不出。

慕容駿雖然不知道傅淨是個穿越人士兼專業人士,卻是少有能看穿她的想法和做法的知音。他佩服的五體投地,也猜測過這只是個過渡,之所以後續沒有完善…你馬連正史都不給人留名,活該啊!

慕容沖就是個白癡。

…雖然當時第一豪強就是鄭家。

但是跛行幾百年的制度,苦果開始發作了。

…他馬的不能冷眼旁觀了,現在他的兒和女婿是帝后啊靠!

說不得,只能看他們父子和慕容府協力,能不能力挽狂瀾了…

說好的愉快退休生活呢?!還能不能讓人愉快的當個安靜的美男子了?

現在他最想做的,就是呼喝起所有的手下,將慕容沖起始的皇陵,通通刨乾淨…挖你祖墳十八代!一切的禍根!太可恨了。

慕容駿動了動手指,還是拿出所有的修為,將蠢蠢欲動的中二硬壓了下去。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