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棲梧桐 之一

啾:閱讀本文前請將以下八個字念一遍:

【新坑慎入,斷頭可能】

好的,本文開始XD


論大燕千古一帝的崛起,鳳帝自述一切都是無奈的誤會和巧合。

但是連她親生女兒都不信,更遑論朝廷百官與黎民百姓。

百姓呢,偏向神話論,「不忍大燕將絕之嗣,天使鵷雛棲梧桐。」

【Google★廣告贊助】

百官呢,偏陰謀論,認為「鳳帝心懷深遠,神機明斷千年內事。」

說真話,鳳帝只想說…媽的我只是被慕容世家和皇室聯手坑死了。

說起來都是一把無盡的惆悵,遙想當年,慕容鵷只是個未及笄的小姑娘,還在水很深的慕容府和族內姊妹愉快的玩宅鬥…怎麼也沒想到會晴天霹靂,那道雷還神準的劈在她腦袋上。

那年過年,其實已經隱隱約約的聽說,皇室想求個慕容府的姑娘。在超豪華鬥神等級的慕容後宅,所有的祕密都不是真正的祕密。

但是當時還叫做鵷姐兒的小姑娘,一點感覺都沒有。大燕朝沒有同姓不婚的規矩,但會說到求,想必不是給皇帝找人,應該是給王爺們求妃。第一世家慕容府,再正常也沒有了。

可跟她有什麼關係?

這麼說吧,她名義上是嫡女,但這當中的濃度很低。她爺爺是庶子,她爹也是庶子。運氣很好的是,她是她老爹的嫡女。但慕容庶子庶孫的嫡女…妥妥的遠族庶支,這嫡女能精貴到哪去?

從她爺爺到她爹,跟府裡的大管事相差不遠,就是這樣才沒被分出去。而她呢,在慕容府摔打跌爬的練出鋼筋鐵骨,妥妥的是宅鬥行班裡的隱形飛機,不惹眼又能刺殺一切惡意於幼苗時。

她敢說嫁到哪個規模少於五百人的家族,都能混得風生水起,慕容府出品,觀眾絕對有信心。

至於王妃什麼的,拜託了,最少該是長房嫡長女才有資格,長房其他嫡女還很勉強。人貴自知,她可覺得自己一點都不便宜。

所以其他當齡少女忙著互踩使絆子,栽贓嫁禍、指桑罵槐,紛紛落水和跌倒等等,她在幫她老爹作假帳…咳,糾正帳面錯誤。

一切都很完美和諧,直到長房大夫人的心腹侍女衝進來的時候,她還以為東窗事發。

「鵷姐兒。」她一臉古怪,「夫人喚妳去見她。」

她臉色平靜、泰然自若的將糾正帳面錯誤的帳本塞到最下面,款款的跟著侍女走出去。

然後她發現,慕容府還是有祕密的。

她沒有因為做假帳東窗事發,卻被賜婚給七王爺。

哇,王妃欸,一步登天欸…你他媽見鬼了吧!

今上有七個皇子,都已封王。雖說已經封了三皇子為太子,但是其他五個王爺依舊虎視眈眈,隱隱有奪嫡之象。

為什麼呢?因為這太子…既不是嫡,也不是長,只是因為母妃是今上的寵妃。問題是皇上的寵愛如流水,今日朝東明日朝西啊!今上是個抽風的,跟寵妃吵架就廢太子,和好就復太子,這麼狼來了已經玩三回了。

其他五個王爺當然覺得自己非常有機會啊!皇上特愛玩(抽風型)帝王心術,今天寵這個兒子,明天就寵那個兒子了。

什麼?你說我算術有問題?明明有七個王爺,怎麼就算了六龍奪嫡?

別鬧了,那個七王爺是個名震京城的病秧子啊!七個月早產,先天後天一起失調,昏厥和哮喘是家常便飯。只剩一口氣吊著的人,你說還能愉快的和兄弟們奪嫡嗎?

這是最糟糕的嗎?不是。只有更糟糕,沒有最糟糕。王爺他今年二十三,未娶親已經有三個庶子了,最大的都八歲了。

鄉親啊,這個王妃進府就有現成的便宜兒子了…誰想要啊!

她悲憤啊,悲憤得用咆哮體問候老天爺,你他媽我沒刨老天爺的祖墳吧?!可惜蒼天不語。

看著已然上供的聖旨,她無力敗退。鐵鐵的一個陰謀,她被慕容府最黑的家主坑了。拿她這成份很低的嫡女頂缸,皇帝的初衷應該是想要慕容府真正的嫡女。

太晚了。她還寧可做假帳東窗事發。做假帳還能逃跑,頂缸的賜婚,跑都沒地方跑。

但是她能在比墨水還黑,比東海還深的慕容府活得如魚得水,宅鬥指數起碼是七顆星以上(滿點五顆星),就是她無可救藥的審慎樂觀。

在經過策動多年經營的慕容府情報網之後,她發現,這樁婚事也不是太糟。

首先呢,七王爺病危,不知道哪個該死的神棍說要個慕容府的嫡女沖喜才能保平安,他老人家還是昏迷狀態。

可見不是七王爺意圖強娶,要怪都怪那個抽風抽成龍捲風的皇帝。

再者,情報網指出,嫁妝很豐厚,足夠她用燕窩漱口,魚翅鮑魚吃一碗看一碗再摔一碗,奢侈浪費個三輩子都夠用了。

瞧,錢,大把的。兒子,別人幫生好了。丈夫…呃,只要能活過洞房花燭夜,她就是在冊的王妃了。

站在道德禮法的制高點,就算當寡婦也是王府最正當的當家人了。

婆母?元后已死,有事燒紙。七王爺的母妃還死在元后之前呢,後宮目前三國鼎立,哪個都不用朝拜。皇帝公爹顧著各種抽風,跟她也沒關係。

這妥妥的就是個有房有田父母雙亡…咳,雙不必管的節奏啊!

嫁!為什麼不嫁?在慕容府還沒學會,有嫡子之後,嫡妻就是鐵鐵守活寡的命嗎?手上還沒那麼多錢,還沒那麼大權呢。何況過門就是超品誥命啊開玩笑。

她把自己的心裡建設武裝到牙齒了,鬥志非常昂揚的備嫁。

只是多年後她偶爾會悵然的想,他媽的鑽狗洞都該逃婚。這樁婚事未免也太坑。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