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刺心臟的玫瑰(完)

她跟達拉斯越混越熟,已經可以面不改色的勾肩搭背,一起當義工、吃晚餐或宵夜,一起喝酒。

聊天聊多了,發現他們都有相類似的「缺陷」,所以他們的信箱總是一打開來充滿可以淹沒自己的情書。

「這是『荷爾蒙值』的關係。」朱洛解釋給他聽。

【Google★廣告贊助】

「妳對我也是荷爾蒙值的關係?」達拉斯非常直接的問。

朱落花了幾秒鐘才懂他的意思,臉孔緩緩的紅了起來。哇塞。她想。我好幾百年沒臉紅了。

她表情嚴肅的用力搖頭。「…不同種族的荷爾蒙值標準不同。」

達拉斯專注的望著她,像是要把她腦袋瞪出個大洞,「妳要相信我,我不是因為那個什麼值的才喜歡妳。」

啊?她垂下眼簾,不知道該跑還是該怎麼應對。但迂迴、欺瞞,很累很累。她會成為戰士,就是因為她喜歡乾脆爽快,並不是頭腦比較簡單。

抬起眼,她真誠的看著達拉斯的眼睛,「我喜歡你。」

達拉斯張大眼睛,呼出一口氣,湧出必殺的陽光笑容,「啊,我最愛這樣,直來直往多好。」他湊近朱洛的耳邊,小聲的說,「那個…其實,我一直都很想…」

朱洛得臉孔越來越紅,連耳朵都有點麻。「這個…不、不行。」

「…要先求婚才可以嗎?」達拉斯不好意思起來,「現在補求婚來得及嗎?對不起,我太心急了…」

不是要你求婚才可以…朱洛窘起來,「不是那樣,求婚再說啦…」她小聲的在達拉斯耳邊說,「是、是我早上就有點肚子痛,而且…」她的聲音越來越細,但達拉斯還是聽清楚了。

「哦…咳。」換他臉紅了,「嗯,那個…還很痛嗎?」

「不、不會。」

兩個人靦腆的傻笑一會兒。朱洛搔搔頭,眼睛看旁邊,「呃,要來我家喝酒嗎?」

「…可以到幾壘?」達拉斯含羞。

朱洛踢了他一腳當作回答。

…………

三十分鐘後,達拉斯氣喘吁吁的說,「不行,我要闖紅燈了。」

「什麼?!你在開玩笑對吧?」

(衣衫不整的朱洛表情變成這樣>>>> @口@ )

「不,當然不是,」達拉斯滿懷壯士斷腕的悲壯,「被單我幫妳洗。」

「不是這樣吧?喂,達拉斯,要遵守交通規則…啊~」

那天晚上,達拉斯只穿條短褲,洗了很久的被單。畢竟連闖兩次「紅燈」,規模可比命案現場。

朱洛坐在桌子上,哭笑不得的捧著熱巧克力,因為達拉斯不准她下來碰冷水。

「…你在急什麼啊?」朱洛小聲抱怨。

「怕妳反悔呀。」達拉斯用力的扭乾被單,「這樣求婚的成功率比較大。」

「去你的。」朱洛啐了他一口。

「妳的確要來我家住了。」他牽了條繩子將被單暫時晾在浴室。「我要讓全天下的人知道,朱洛是我的女人。嘿嘿。」

…我有說好嗎?但朱洛低下頭啜飲熱巧克力,好掩飾唇角的笑意。

「只剩下最後一個問題。」達拉斯搔搔頭,「朱洛,我們都認識這麼久了…但我不知道妳姓什麼,妳也不知道我姓什麼。」

對哦,連紅燈都闖了,居然連這個都不知道。

「現在問來得及嗎?」達拉斯羞得臉都紅了。

朱洛放下馬克杯,抱住達拉斯的脖子,親了他一下。「永遠都來得及。」

「…朱洛,我也可以幫妳洗地毯的。」

「…………」

(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