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刺心臟的玫瑰 楔子

楔子

薇薇安非常生氣。她堂堂鐵隆家的貴族法師,一身紫裝,卡拉贊的裝幾乎都收齊了,她的哥哥卻命令她從地獄火堡壘開始重新修煉,還是普通等級的。

這簡直是種侮辱。

「我都已經是卡拉贊小隊的先發成員了,」她大聲抗議,「為什麼我要回頭接那種低級貧弱地下城?」

【Google★廣告贊助】

她的哥哥約翰回頭看她,眼神充滿無奈。「薇薇安,妳封頂多久了?」

「兩年多了啊!」她很不服氣,「本來爸爸下個禮拜要排我去參與毒蛇沼澤的冒險,你憑什麼反對?…」

「封頂兩年多,但為什麼妳連羊怪都不會?妳告訴我原因好了。」

她一時語塞。身為鐵隆家的么女,從父母到兄姐都疼愛非常,從小就有僕人隨行修煉,她從來沒有面臨過真正的危險,當然更不需要變形術來救命。

「趕緊打死就好了,變羊作什麼?」她倔強的一昂頭,其他三個世家子弟紛紛附和。

約翰看著這幾個嬌貴的千金和少爺,不禁疲勞的嘆氣。說起來,他們在校成績都不壞,大把的家教費不是開玩笑的。但實戰經驗…真的爛到有剩。

靠身世和父兄餘蔭,他們的裝備都非常頂尖,也進了第一流的公會。但約翰非常難堪。

他私下聽說這四個孩子被公會的人叫「花兒四人幫」,卻不是指他們招數華麗,而是跟花兒一樣,風吹吹就壞了。甚至有那等刻薄嘴兒的,說他們「紫裝灰腦」、「法師不會羊、術士不會魅、牧師不會鎖、盜賊不會悶」,所謂「紫灰四不會」。

約翰原本不信,抓他們去了趟英雄等級的麥克那爾地下城,門口就差點滅團,倉皇出逃。他這個扛伊立丹的防戰主坦感到事態已經不是普通的嚴重了。

他們可不是不會控場而已。他們甚至不會攻擊不會補血不會控制仇恨。不知道他們身上的裝備是要來幹嘛的。

跟以前的我們像得要命。約翰頭痛的扶了扶額。恐怕也需要相同的解藥。

「聽著,你們可以抱怨。」約翰凝重的說,「不參加這次的暑修也可以。但我也跟你們公會的會長講好了,若你們沒通過暑修,別說毒蛇,連卡拉贊都沒你們的位置。當然你們願意乖乖回家,我也不反對。」

這四個孩子大聲抗議,但家長父兄都控著臉不肯妥協,最後只好臭著臉接受了。

薇薇安卻很不甘心,看著一直專心吃飯的女戰士越看越討厭,指著她大聲喊,「但為什麼是個襤褸如乞丐的戰士來當我們的守護者?!她只是個藍藍香!」

約翰倒抽一口氣,該死,他這小妹出口就侮辱他費心請來的「隊長」!

「閉嘴!」約翰氣急敗壞,「她可是你們的隊長!你們暑修能不能過、能不能從此脫胎換骨就看她了!第一課就是要先學會尊敬你們的隊長!若是讓我知道你們不尊敬她…」

「約翰。」女戰士抬頭,她長得清秀樸實,右眼卻豎著一道淺疤到臉頰,破壞了她的清秀。她的裝備不怎麼樣,個子倒是挺高的,穿著陳舊的鎧甲,傷痕累累的大盾豎在椅背,腰上掛著劍不劍刀不刀的怪武器,看起來實在不怎麼值得信賴。

但約翰卻整個緊繃起來,陪著小心,「…朱洛,我妹子比較不懂事,別跟小孩子計較…」

「唔?」她清澈的眼睛閃過一絲迷惑,「我是想問你,可不可以再來一杯紅酒。」

「…當然可以!喂,快把奧多爾特級葡萄酒拿出來!」

名為朱洛的女戰喝了紅酒,又繼續吃飯,一點都不掛懷身邊的紛紛擾擾。吵得再厲害,她的眉毛也沒動一動。

等吃完甜點,她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走吧。」

背起盾,她大踏步的走出去,褪色的駝色披風飛揚,後面跟著四個心不甘情不願的貴族嬌嫩隊友。

「…沒問題嗎?」和約翰搭檔多年的牧師強森滿面愁容。

「朱洛沒問題啦。」約翰漫應。這群小鬼一定會想盡辦法把她逼走,就跟當年他和強森打的鬼主意一樣。

但她誰?她可是朱洛.盧陵。

「我不是說朱洛啦。」強森愁容更深,「…約翰,你老實說,你有沒有後悔過?」

這怎麼說?我有沒有後悔跟從過朱洛呢?

「說沒有,又好像有一點。但說有,又好像不曾後悔。」他輕輕嘆口氣。

「…趕快結婚啦。」強森有點發悶。

「等朱洛打算嫁人我就會娶老婆了。」約翰開始沮喪了。

「你慢慢想啦。」強森拉長臉。

「別說我了,你幹嘛不結婚?」

「我是神職。」

「見鬼啦!」約翰罵了一聲,「你還不是在等?」

兩個男人發悶了一會兒,「唉……」異口同聲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