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刺心臟的玫瑰(一)

這個隊長…一進地獄火堡壘就跟他們起衝突。

說是衝突,還不如說他們單方面抗議。這個簡單又貧弱的地下城,她居然一一標上該控場的敵人,並且耐性說了兩次標記用處和打擊敵人的順序。

「妳知不知道什麼叫做兵貴神速?」盜賊李察很不耐煩,「快點打一打好不好?我等等還要約會!」

【Google★廣告贊助】

「你不會悶怪嗎?」朱洛將臉湊過來,「原來你不會悶怪啊?」

突然看到這樣的大特寫,李察嚇了一大跳。這女人…幹嘛把臉湊這麼近?她真的怪怪的。

「你真的不會嗎?」她微微皺眉,一臉哀戚,「好可憐喔…盜賊師傅沒教你是嗎?當師傅的這樣騙學費不好欸。」

李察狼狽的後退幾步,「誰、誰說我不會?我當然會,只是…」

「那就麻煩你囉。」朱洛微微偏著頭,展顏一笑。她燦爛信賴的笑容瞬間讓她原本平淡無奇的臉孔光亮了起來,讓李察的心猛然跳了起來。

被震撼到的不只是李察,連傲慢的叫出惡魔守衛的術士吉爾、站一旁看好戲的牧師賽特都張大了嘴,目光無法從那張生氣蓬勃的笑臉移開。

「那術士先生願意請魅魔上場嗎?」她禮貌的問。

吉爾點頭,看到怒目的薇薇安又趕緊搖頭。

「原來師傅也沒教你叫魅魔啊?」朱洛有些哀傷的說,「現在的教育真的很偷工減料呢…法師小姐可以開門讓他回去『已宰的羔羊』嗎?說不定你只是課本掉在那兒…」

和李察相同,在這樣燦爛明亮的笑容之下無法招架,乖乖的叫出了魅魔。

這群廢柴男生!薇薇安大怒,被幾句話和假笑就耍得團團轉!她倔強的雙手抱胸,「我會變形術,但我就是不要羊,怎麼樣?!」

「可以啊。」朱洛眼睛笑瞇了,「控場也不是只有變形術。要控好喔…盜賊先生,請先上吧。」

但入門的第一場戰鬥,就讓薇薇安吃足了苦頭。

朱洛按照原定計畫執行戰略,真的連正眼都沒有瞧該羊的那個敵人。她目不斜視的清除了標著骷髏頭的主要目標,在被悶的敵人清醒時吸引注意,並且將解魅的敵人拉到身邊。

只有那隻該羊的敵人滿場跑來跑去,在那個敵人攻擊其他隊友時,都可以得到朱洛的救援,除了薇薇安以外。

她只能尖叫著逃跑,在不分東南西北的情形之下倒在地板上。

等賽特將她復活以後,薇薇安不敢相信的抬頭望著微笑的朱洛。「妳…妳居然…妳竟然敢…」

「做得很好呀,薇薇安小姐。」朱洛瞇著像貓咪一樣的眼睛,「捨身取義也是種控場。這種情懷很偉大唷。」

「…我不打了!妳明明放著看我死!」薇薇安跳起來。「妳這個坦不住的爛戰士!」

「請便。」她一臉平和,「但暑修不能過…藍藍香爛坦是不會困擾,您應該會滿困擾的吧?」

…其實她很會記恨,對吧?

薇薇安磨了磨牙齒。她很想掉頭就走,但她有蒐集套裝的癖好,T4不能滿足她。恨恨的瞪著原本討好追求她的隊友,這些叛徒!明明說好不要管她死活,要讓她親身體驗地板的溫度,卻一個個乖得像小狗。

尤其是賽特,居然補這爛女人的血而不是補她的血!

「…妳給我記住。你們通通給我記住!」她嘶聲。

「我想妳也記住了變形術的重要性了。」朱洛依舊笑咪咪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