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刺心臟的玫瑰(十)

看著三盜賊緊張兮兮的上前悶棍,她終於知道為什麼會叫丸子三兄弟了。

這三個留著大鬍子,身高迷你的盜賊,是三個矮人。他們潛行的時候,像是三個丸子在滾。朱洛要很克制才不會笑出來。

更可愛的是,他們是三胞胎,新手程度都是十足十的嶄新。

【Google★廣告贊助】

不過,這讓朱洛湧起許久不見的隊長魂。這場麥克雖然打得很慢、很亂,但這三兄弟倒是一本矮人的韌性,百折不撓,還認真的寫筆記。

雖然發生了沒隱身就去悶棍的笑話,或者是緊張到放錯技能順便還把巡邏一起引過來的慘劇,或者是沒看極性被物理反彈致死、被狂暴的猛錘錘死…各式各樣不一而足,但到了二樓已經穩定下來,可見教的都有聽進去。

這就是朱洛最喜歡的時刻。充滿不穩定性和可塑性,不分你我、不問裝備,真正的冒險。

雖然花了一整個晚上,她和達拉斯一樣裝備都沒roll,但跟這三個熱血小朋友渡過一個非常有趣的夜晚。

看他們又跳又叫,拼命吹牛和狂笑,她發現…她還是非常喜歡人,非常非常喜歡。

「來吧,」她眨了眨眼睛,「我請你們去暴風之尖喝杯啤酒。」

那天晚上,他們差點把旅館鬧翻過去。丸子三兄弟七橫八豎倒在大廳呼呼大睡時,她和達拉斯還在對飲。

達拉斯的眼中充滿柔情…卻不是對她。

「新手小朋友很可愛哦。」他豪邁的笑笑,又給朱洛一種強烈的熟悉感,「但沒什麼人想陪他們打普通等級的地下城了。」

「那邊沒有你的裝備了吧?」朱洛撐著臉。

「也沒有妳的呀。」他聳聳肩,「我喜歡冒險,而不是為了裝備的掠奪。」

朱洛張大眼睛,瞅著他。啊…我知道為什麼他的笑容讓我覺得很熟悉…因為那和我的笑容好像。

「我每天六點下班。」她將啤酒一飲而盡,「需要坦或攻擊手,找我吧。」

「…納葛蘭競技場呢?」達拉斯托著腮。

「也找我。」朱洛瞇了隻貓兒眼,「下班以後我就沒事了。」她瀟灑的朝後揮了揮手,步行回家。

注視著她漸漸走遠的背影,「人類姑娘也有這麼瀟灑的呀?真是少見。」

達拉斯笑了起來。

***

後來朱洛才知道,達拉斯是德萊尼印族家督的守衛之一。他被派來協助黑暗神廟附近的軍事行動,但下班就會開始當「義工」。

他跟朱洛真是一拍即合,兩個都熱愛冒險,都喜歡不確定性的戰鬥,所以他帶來的都是很好笑的組合,帶過三個增強薩(滿地摔死人的圖騰),也帶過三個暗牧(幾乎無人補血),千奇百怪,不一而足。

達拉斯承認,他很多時候都是組隊頻道隨便撿。所以他和朱洛常常輪流當坦,或者攻擊手,有時候達拉斯還下場主補。

有回一起去銀行,達拉斯瞥了眼她的存貨。「…妳有T5套裝。」

「對。」朱洛看了他一眼,「你有T6。」

「穿這個戰鬥…」他們異口同聲,「是種不知所謂的傲慢。」

他們兩個一起大笑起來,互相拍著對方肩膀,達拉斯很自然的環著朱洛。

呃…這樣對嗎?朱洛掌心微微的冒汗。

「走吧,我肚子好餓。」他泰然自若的說,「泰洛卡森林有家餐館很好吃。」

他望著朱洛,朱洛也望著他。這個時候,發現他們倆的眼睛很像。

朱洛慢慢的放鬆下來,沒關係的,應該沒錯,對的。

「好啊,」她說,「我也很渴。他們冰啤酒好不好喝?」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