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刺心臟的玫瑰(三)

薇薇安更不合作,言語上更尖酸刻薄,連「沒胸部的女人只是假男人」這種偏激都出籠了。

但朱洛卻一直都是好脾氣的…表面上。

有回休假,朱洛換下一身的鎧甲,換上一件樣式非常簡單的細肩帶小禮服。她是戰士,難免身上有疤。但她鍛鍊得宜的高挑身材或許不是怎樣的細瘦,卻前凸後翹,「胸襟」非常偉大,還有讓人忘記呼吸的深溝…

【Google★廣告贊助】

「…想不到妳也有女人的衣服。」薇薇安臉孔發青。

「夏天總要穿涼快一點嘛。」她又露出很殺的燦爛微笑。「夜市買的。」

這個必殺技比什麼盾牆、破釜、魯莽都殺多了,那身廉價小禮服更加分到破表,將其他華服麗人打得灰樸樸的,連薇薇安都顯得黯淡無光…即使她身上的禮服鑲滿珍珠和寶石。

薇薇安當晚就撕了那套華貴禮服,拼命咬枕頭洩恨。

這該死的女戰,不但記恨,還記恨的很針對!

她忌妒、怨恨。以前那些讚美愛慕的光環只圍繞著她,但現在都集中在這個不起眼的女戰身上。

直到那一天,她才知道,在忌妒和怨恨之下,還藏著另一種更深刻的情感。

***

那天,他們預定的行程是英雄等級的破碎大廳,而他們的暑修也接近尾聲。

號稱「紫灰四不會」的這群少爺千金,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在朱洛看似漫不經心的讚美和誘導下,他們漸漸追得上裝備的水準,或許不是那麼厲害的冒險者,卻也是中上了。

打通這個地下城,就可以順利畢業。

本來應該可以很順利的…若不是薇薇安耍帥的閃現到錯誤的方向,引到三團敵人,應該可以穩穩的打過去。

看著如狼似虎、密密麻麻撲上來的敵人,所有的人都獃住,只能看著薇薇安即將被撕裂…

只聽到一聲如雷戰吼,宛如銀般閃電奔騰無盡長空中,朱洛將沈重的大盾砸在薇薇安之前,迸裂了地板,露出虎牙獰笑。

「雜碎們,想對我的人怎麼樣啊?」她原本烏黑的瞳孔,縮得只剩下一點點幽暗,環繞著瘋狂的灰銀,「想死趁現在,省得我殺去挖你們祖墳哪!」

敵人們被她挑釁的暴吼連連,爭先恐後的撲上來,她半轉身子,將盾敲在敵將身上,重圍中將薇薇安抓起後領扔向隊友,蹲低縮在盾後,拔出微彎的長刀,銀光一閃,一個獸人的腦袋飛了起來,大蓬的鮮血噴湧。

愣愣的接住薇薇安的賽特清醒過來,將薇薇安一推,開始幫朱洛補血。李察和吉爾也慌亂的上前支援。但場面實在太混亂了,他們經驗不足的缺點很快的浮上來,眼見就要滅團了。

身上滿是傷痕和鮮血的朱洛卻低低笑了一聲,神情輕鬆的像是在酒館。「別慌。這沒什麼…」她舔了舔虎牙,酣戰而迷醉,「吉爾,把你的守衛放出來吧,現在正是放腐蝕之種的好時機呢。李察,仔細看有哪幾隻快死了,趕緊結束他們的痛苦…賽特,注意仇恨。不用補太猛,我不是那麼容易死的…」

驚覺後面的牧師和術士較具威脅,幾個獸人往他們奔去…卻被跳起來攔截的朱洛撞暈,「喂喂,在看哪?雜魚們?」她滿身是血,卻暢笑,「不怕我殺你們一家大小?」

她發出可怕的吼聲,敵人被她嚇得往後退縮,她趁勢伏低橫劍,將沈重的盾底砸在地上。

這個時候,所有的慌亂和恐懼都褪去了。這四個人心底只有朱洛充滿自信又迷醉的神情,像是沒有性別的戰神。即使這樣險惡的時刻,也覺得一定可以渡過…

因為他們的隊長,有著貓樣眼睛和貓兒笑的隊長,露出虎牙橫著劍,在他們之前,成為絕對不能攻破的壁壘。

為了回報這種信任和保護,所以他們會成為她的牙、她的爪,她淬毒的匕首和環繞闇法的劍,或者化為聖光祈求她的勝利。

薇薇安看著浴血仍笑的朱洛,所有的忌妒和怨恨像是無力的枯葉萎落。

她一直都很生氣,非常生氣。或許她生氣的一直都是…

為什麼朱洛不是男人。

這個從來不肯合作的貴族女法師,上前施放了冰霜新星,並且下起暴風雪,配合腐蝕之種以及盜賊的高破壞力,解除了這個傾覆的危機。

朱洛挺直背,伸了伸舌頭,將刀歸鞘,朝著隊友們翹了翹大拇指…然後緩緩的倒下。

薇薇安閃現過去,抱住了她。

這個貴族千金,此刻的內心卻慌亂得不知道如何自處。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