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刺心臟的玫瑰(八)

早該來了。

朱洛踏在光禿禿的山壁上,反手握著刀柄。冷冽的風呼嘯,卻讓她覺得非常舒暢。雖然那些該死的伊立丹派血精靈已經都躺在她的腳邊,但她還是沒有鬆懈。

她喜歡這種危險和刺激,喜歡冒險。雖然說為了執行任務方便,她去洗了武戰,也不再是五人小組出團,但她喜歡這樣。

【Google★廣告贊助】

每天她辛勞巡邏,接下伊斯利長官派下來的任務單,晚上就可以回暴風之尖了。伊斯利人和她處得很好,她那莫名其妙的缺陷也不會影響他們。

王子招她去誇獎了幾次,讓她的長官覺得面上有光,她又跟實驗室的混得很熟,常常一起喝酒。

而且她還有了個混合了伊斯利和德萊尼風格的小房子,那是她辛勤工作的獎賞。

每天飛回暴風之尖時,她會特別在小屋飛兩圈,欣賞那個神氣的小房子…

她的「房間」。

「朱洛!」實驗室的包伯喊住她,「分析結果出來了!」

她飛下來,一如往常的,破舊小飛機又擦撞了牆壁才停下來。

「我的腦袋差點讓妳的螺旋槳削掉了!」包伯沒好氣的嚷。

「看到朱洛要降落就得閃人了,你還學不乖啊,包伯?」旁邊的黑市商人打趣著,一片笑聲。

朱洛狼狽的摀著鼻子下了飛機。這就是她為什麼不喜歡飛行的緣故。起飛就不容易了,降落更難。

「…分析結果呢?」她的鼻子紅紅的,眼角還有一滴淚。

「妳荷爾蒙值太高了。」

「啊?」朱洛瞠目,嗅了嗅自己,「…我有體味嗎?」

「不是啦。」包伯扶了扶額,「那不完全是氣味。總體來說,人類有個『荷爾蒙值』,這是包含氣味、肢體語言、交談和外貌、氣質種種的加總。通常視覺效果佔最大比例,卻頂多到三分之一而已。但妳其他三分之二的加總接近滿分,所以…人類很容易勾起求偶的慾望。」

「就人類嗎?」她小心翼翼的問。

「通常是人類啦。矮人和地精、德萊尼人等等,通常受到的影響比較低,因為他們的『荷爾蒙值』標準不太相同…」

朱洛大大的鬆了口氣,「原來如此。」

「…我以為妳會很沮喪。」包伯聳聳肩,「就算伊斯利也沒有辦法。我們的科學還沒辦法去除這些…」

「被喜歡的時候我真的很高興。」朱洛正色,「只是往往會失控,我一直很想知道為什麼…現在知道了。」她露出燦爛如陽的必殺笑容,「這不是任何人的錯,這樣就好了。」

包伯默默的注視她。哎呀,真是…「可惜妳不是伊斯利人。不然等生殖期的時候,很想跟妳生個孩子呀。」

「去死啦,包伯。」朱洛笑罵著,仰頭望著迴旋深紫的天空,呼出胸中一口鬱結很久的悶氣。

不是誰的錯,太好了。

我大約可以一直待在這裡,身在不受我影響的外星人身邊。這似乎是最好的結局。

但世事,往往沒有那麼完美。在妳完全放棄的時候,命運總是頑皮的塞一些什麼給妳。

這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