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刺心臟的玫瑰(九)

這本來是個簡單任務。

暴風要塞下方賣雜貨的老闆抱怨失竊,派朱洛去看看。朱洛看看很猛的老闆,又看看他旁邊修裝,說到錢就更猛的哥布林鐵匠,實在想不出有什麼樣不要命的小偷敢來偷他們倆。

【Google★廣告贊助】

最後她將老闆的小鬼拖去後面「審問」,還沒拔刀小鬼就痛哭流涕的招了。事實上,她才剛戴上拳套,打壞了一角圍牆而已。

很輕鬆的任務。

但發動小飛機卻是很令人絕望的任務,她發了半天,飛不上去就是飛不上去。

「小姐,妳若要飛上去,似乎要把發動桿往上推。」一個非常高大的德萊尼對她笑笑。

朱洛拍了拍腦袋,「謝謝。」

但她還是飛不上去…因為那個高大的德萊尼扳住了她的小飛機。

「呃…可以請你鬆手嗎?」

德萊尼聖騎燦爛的一笑,讓人有些目眩。「小姐,妳有沒有事情?我們缺一。」

「…我不會打麻將。」

「不是啦,」他把小飛機壓貼地上,「我們缺一個坦去麥克納爾。」

他身後三個隊友靦腆的跟她揮揮手。非常可愛的組合,三個都是盜賊。

…這真的可以打麥克納爾嗎?她看到還有個賊手上拿兩把切肉刀。

「我是巡邏員,不是冒險者。」朱洛給他看自己的名牌。

「沒有規定不行吧?妳瞧瞧那三個可憐的小朋友…盜賊世家,還是親兄弟。」聖騎勸誘著,「當作做好事吧。普通等級而已,可以的啦。」

「…但我是武戰。」她有些動搖。

「沒關係,我是防騎。」聖騎很平靜,又是個必殺的微笑。「我可以補血的,相信我。」

…防騎來補我的血可以嗎?

「我們徵了兩個小時的隊友了。」聖騎又哀求。

她搔搔頭,看看表。她下班了,應該…沒關係吧?而且她還沒用過這個陣容去打過麥克納爾…似乎很有趣。

「好吧。」她點頭,「我叫朱洛。」

「我是達拉斯。」聖騎露出陽光又有點熟悉的笑容,臉上鬍子似的觸鬚輕飄,重重的和她握了握手。「後面是丸子三兄弟。」

「我們是完畢達家三兄弟!誰是丸子三兄弟啊?!」三個盜賊異口同聲吼了起來。

「誰耐煩記你們的名字。反正是貢丸肉丸和花枝丸。」達拉斯喚出鷹鷲獸,飛向麥克納爾。

三兄弟盜賊邊罵邊跟著飛,朱洛揉揉鼻子,尾隨而上。

進去以後,第一隻機器人就讓他們全體落荒而逃。因為丸子三兄弟引到了兩團血精靈。

「…誰來過麥克納爾呢?」

丸子三兄弟外帶一隻德萊尼聖騎一起搖頭。朱洛抬眼望天,緩緩的蒙上眼睛。

「…我先說明一下如何攻略好了。」她開始解釋,但她想,除了達拉斯可能懂,這三兄弟正在頭冒金星。

「有問題嗎?」她手心捏了把汗。

「報告老師,」拿雙切肉刀的賊稚氣的舉手,「請讓我找一下悶棍在哪一本書…哥,悶棍是哪一本啊?」

「我怎麼知道?我沒用過…」

「聽說要隱身才可以悶棍欸…但隱身在哪啊?」

她心情複雜的轉頭看達拉斯,他聳肩,「人都有小時候…我也複習一下聖光閃現和聖光術好了,很久沒用了。」

…我真的能活著走出麥克納爾嗎?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