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玩伴 第一章

就算被告知了這樣晴天霹靂的消息,芳心嬌媚的臉龐居然平靜無波。

總裁倒是讓她的鎮定搞得有點坐立難安,偷偷覷了她一眼,有點恐懼的低下頭。不禁暗罵自己沒用。

汛美廣告的副總裁又怎樣?她也不過是自己的部屬而已。搞清楚,她不過是個「副總裁」,而他,黃大川,可是汎美的「總裁」!

【Google★廣告贊助】

不知道為什麼,公司上上下下,都怕她豎起一雙丹鳳眼發火,包括黃大川。這女人…就仗著有些鬼點子,替公司略略多賺了點錢,就不可一世起來了!壓根沒把他這「總裁」放在眼底,會議屢屢讓他下不了台。

不過是個女人罷了…黃大川趁她思索的時候,貪婪的多看了幾眼。

這個精明幹練、精力充沛的女人,瞪著一雙丹鳳眼罵人時,真是讓人恨得牙癢癢,但是她那穠纖合度的身材,和呼之欲出的「偉大」…又長了一副不安於室的的風騷臉龐…

根本是標準情婦的樣本嘛!只是這樣誤認的男人,下場都頗淒慘就是了。黃大川縮了縮脖子,想起那批不幸陣亡的先烈,揩了揩冷汗。

「總裁的意思是…讓我放長假?」一朵嬌媚的笑靨綻放在柔潤的唇角,她美麗的丹鳳眼閃了閃。

黃大川忙不迭的點頭,「是啊是啊,妳在公司五年,年假都沒放呢。剛好妳身體出狀況…那個什麼紅斑性狼瘡…」

「只是免疫系統失調。」芳欣懶懶的糾正他。

真是紅斑性狼瘡就好了…黃大川在心裡嘀咕著,「呃,免疫系統失調是吧?那也不能夠太掉以輕心啊…公司不會虧待妳的,妳放完了年假,如果還需要休息,只要來辦個很小的手續就好了。留職停薪妳覺得如何?健康才是無上的資產啊~」

最好是放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爛…放到這個女人再也不用來了,他總裁的尊嚴不用再被挑戰。呿,漂亮有能力又聰明識趣的女人多的是,何必放隻披了美女皮的母老虎在身邊?碰也碰不得,部屬只知道有副總裁,根本沒把他這個總裁放在眼裡。

看她沈吟,黃大川趕緊奉上大篇的歌功頌德希望安撫她的怒氣。反正等她銷假上班,就會發現人事已非。再調她去總務部坐冷板凳,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把她趕走了…

他真是越想越樂。這是上天給他的好機會!讓他終於可以從這個女暴君的手底找回自己的尊嚴!

哎呀呀,總裁想逼她走路呢。芳心慵懶的打了個呵欠,「好了,總裁。我知道我自己的貢獻。」

黃大川全身都緊繃了,不知道她是不是要跳起來揪住他的領子,咆哮著吼到他耳膜痛。

相信他,這女人這麼做過。就只因為他想推薦自己的情婦當廣告模特兒而已。

哪知道,她只雙肩一聳,說,「也好,反正我也開始覺得不好玩了。留職停薪可以打電話來辦嗎?」

黃大川愣了一會兒,不敢相信她居然這麼輕鬆就放手了。「…可以,當然可以!只要一通電話,妳只需要一通電話…」

芳心呵欠著打斷他的長篇大論,「那好,我放假去了。」瀟瀟灑灑的離開了。

黃大川呆呆的坐在豪華的董事長椅上,不敢相信他的好運氣。這才發現,他讓冷汗浸透了襯衫。

***

其實她在汎美扮演的角色是很有趣的。兇狠而嚴峻的女上司,不畏強權,嚴督部屬,開疆闢土,跟真實的她,頗有一段距離。

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外型受到很大的限制。

她就是長了一張壞女人臉嘛,如果她溫和又體貼,大家反而覺得她不知道藏著什麼壞心眼。乾脆撒潑著當壞人,大家理所當然又心安理得的讓她虐待,反而一路過關斬將。

誰也不知道她的苦心,她還得在家裡對著鏡子擺出冷冰冰又兇狠很的樣子,甚至要練習怎樣丟檔案夾看起來比較氣派。

待了五年,幹到副總裁,總裁是個廢物,連開除她都不敢,聲音略大點就把他嚇得發抖,在公司裡,芳心說太陽打西邊出來,大家都會忙不迭的點頭應和,「是啊,太陽本來就是從西邊升起東邊落下的。」

真是太太太無聊了。

在她眼中,世界本來就是一場很龐大複雜的遊戲。所以她唸書要念到第一名,玩電腦遊戲也要玩到頂級,當上班族要當到至尊…

只是為了兩個字︰有趣。

不有趣,就不好玩了,不好玩,還跟他們和稀泥?

她很心安理得的睡了三天,補足長期睡眠不足的痛苦。但是她發現無法花所有的時間來睡覺。

她瘋狂的坐在電腦前面玩了三天的暗黑破壞神,滿足為了工作拋棄的熱愛。但是她發現一個人玩實在沒意思。

逛街也是一個人、看電影也是一個人。她的朋友都埋首在工作和家庭裡了,二十八歲的無業游民實在有點可憐…

真的,很不好玩。

她悶到想找個人出來痛打一頓。

懶懶的跑去看醫生,表哥倒是開心的很,「就跟妳說過,只要好好休息,這毛病很快就可以不藥而癒…」

「我幾時可以上班?」再無所事事下去,她要發瘋了。

「等妳學會不拼命再說。」李醫生拉長了臉,「妳根本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從小一起長大,妳以為我不認識妳嗎?妳只要對什麼事情著了迷,就沒天沒夜的累下去…等等,」

李醫生緊張起來,「妳該不會又坐在電腦前面不眠不休的玩暗黑破壞神吧?我是叫妳放假,不是叫妳繼續拼命的!」

一陣發冷,說起來就後悔,幹嘛教她玩電腦遊戲?這個瘋表妹一迷上了暗黑破壞神,足足坐在電腦前面一個禮拜不吃不睡,破完關倒在地板上嘿嘿直笑,只說了幾個字,「送我去醫院。」

他被阿姨媽媽釘得滿頭包,看著表妹形銷骨立的躺在床上掉點滴還大談暗黑的心得,真是恐怖惡夢。

「妳這種惡劣的習性是像誰啊~妳就不能…」

芳心把耳朵摀起來,「…哎唷,故事我都玩熟了,沒人陪著玩我也玩不下去啊…」

李醫生恨不得把她踢出診療室,「妳給我滾去休假!妳這是絕症,絕症!這種絕症叫做『拼命找樂子強迫性官能症候群』!讓我發現妳的免疫系統又出問題,我一定把妳抓來五花大綁綁在病床上,強迫妳無所事事個半年!聽到了沒有!?」

芳心只覺得耳朵嗡嗡叫。嘖,青梅竹馬就有這種壞處。從小一起長大一起上學,表哥對她一直呵護備置,小學六年級才發現表兄妹不能結婚,表哥還大哭了一場。

她是覺得還好,但是表哥對她保護得更過頭了。

「有沒有聽到?!」向來溫文儒雅的李醫生青筋直冒,捶得滿桌病歷亂跳。

「有有有,」她趕緊擠出最溫馴可愛的笑容,「我完全聽見了。我一定會繼續努力無所事事下去。」

「用不著太努力!快給我滾!」

哪有叫病人滾的…芳心沒精打采的走出醫院。

真的很無聊,很無趣啊~走在綠蔭森森的紅磚道,她悶得想大叫。

「妳無聊嗎?妳需要有人陪妳玩嗎?」霍地一聲,一個少女跳到她面前,「我不是給妳名片了,怎麼不來找我們呢?」她很不開心的指責著。

芳心被她嚇得跳起來,定睛一看,依稀有些印象。

「我是樊石榴啊!」少女一副受傷的表情,「妳這麼快就忘了我…嗚…」

「呃…」芳心左右看看,怎麼搞的?滿街的人又不見了?「我記得我記得,妳是那個什麼幻象廣告社…」

「是幻影廣告社!」樊石榴嚴肅的糾正她,「我等妳好久了欸!怎麼不找我們解決妳的難題?」

「…我的難題?」芳心乾笑兩聲,「我沒有什麼難題啊…對了,我已經不是汎美廣告的副總裁了。所以妳找我事實上沒有用處…」

「誰說的?我們廣告社的服務最好了。」樊石榴搖著食指,「人人都需要小廣告。我們可是研究了很久,才決定增加這個營業項目的…」

她刊小廣告幹嘛?她又不放高利貸,又不打算當0204的個體戶。

「我真的沒有這種需要…」芳心覺得很困窘,但是這個雪白可愛的少女,身上有種令人安心的酸甜香氣,實在沒辦法冷臉相待。

「是嗎?妳不是需要一個『最佳玩伴』嗎?」樊石榴的眼睛晶亮,像是有異光一樣。

「…妳怎麼知道?」芳心的嘴張成一個可愛的O型。「但是這又不是刊刊小廣告就可以…」

「人類社會…咳,我是說,現今社會只要肯花錢,什麼都買得到。」樊石榴笑容可掬的將紙筆塞進她的掌心。

「…登小廣告徵玩伴?!」芳心瞪大眼睛。

「為什麼不可以?」樊石榴很理直氣壯,「妳負擔不起?」

「花錢可以解決的事情,都不算什麼難事。」芳心愣愣的,「但這實在是…」

「妳怕被騙失身?」

「…誰騙誰還不知道呢。」她挺了挺胸膛,開玩笑,她可是上升月亮太陽星座通通都在雙子的百變女郎,在她眼底搞鬼?關廟門口耍大刀是吧。

「那還有什麼問題?」樊石榴熱情無比的拖她坐下…坐下?剛剛明明紅磚道啥都沒有的,現在為什麼突然變出桌椅來?還是紅木桌椅欸。

「來來來,快把廣告稿寫一寫,我幫妳發稿…」

太詭異了。看看空空盪盪連車都沒有的街道,和憑空變出來的桌椅,芳心覺得有點毛毛的。

「不了。」君子不語怪力亂神,「我想我真的沒這需要…」她起身就想跑。

樊石榴攔腰一抱,差點害她跟行道樹接吻,「等等等等!為什麼人類…我是說,我只是想幫妳…哎唷!這麼有趣的事情,妳居然怕了?」

有趣?芳心穩住自己,對呀,雖然有點詭異,但是應該很有趣。

「有趣」這件事情讓她開始心癢起來,不可預期的後果真的是令人非常興奮,非常期待的…有趣。

「妳抱著我,我怎麼寫廣告稿?」等警覺過來,她發現自己已經坐下來準備擬稿了。「費用怎麼算?」

樊石榴大大的鬆口氣,漾出甜蜜蜜的笑容,「不用錢!第一次刊登小廣告不用收費的!現在正是我們的新專案特惠期…」

真是個奇怪的廣告社。芳心想了想,飛快的寫好廣告稿。看樊石榴欣喜若狂的收下來,還不斷的跟她握手,實在啼笑皆非。

「我們的服務是最好的!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打電話給我,來我們廣告社也是可以的…等妳唷~☆」

芳心搔搔臉頰,「…樊小姐…」

「叫我石榴就好了。」這個奇怪的少女滿臉甜笑。

「石榴,你們廣告社的地址寫錯了。」她好心的提醒,「忠孝東路和民權東路是不會交會的。」

「誰說不會?」樊石榴指了指路標,「妳看。」

抬頭一看,芳心面白如紙。十字路口的路標寫得清清楚楚,「忠孝東路三段」「民權東路三段」。不遠處的確有個招牌:「幻影廣告社」。

實在不是她眼力好,而是招牌大到讓人難忘。像是俗麗的檳榔攤一樣,不但有跑馬燈,還有雷射光亂撒一通。

她揉揉眼睛,衝上前想看清楚一點…突然又是車水馬龍,人聲鼎沸。

十字路口?哪來的十字路口?

「這是怎麼回事…?」回頭一看,樊石榴不見了,紅木桌椅也不見了。

幾片落葉掃過街道,只有手上的名片提醒她,這不是在做夢。

第二天,她買了報紙,赫然發現自己半開玩笑寫的廣告稿真的登出來了,精神為之一振。

「誠徵最佳玩伴須順眼、男性、人類。年紀與國籍不拘,亦不限星球。(無外星人歧視)多才多藝,想法靈活,擅長各種應變,須二十四小時待命。意者請洽︰0918034035。保險直銷皆免,老娘沒那精神應付。」

她自己看完小廣告哈哈大笑,寫成這樣有人應徵才有鬼…

心裡又浮出新的疑問,忠孝東路和民權東路真的會交會嗎?那家幻影廣告社有點怪怪的…

她甩甩頭,拜託,廣告都登出來了,昨天的奇異應該只是幻覺,幻覺!

等她接到電話時,也就把這些詭異拋到九霄雲外了。

***

章令群嘆口氣,看起來他再也躲不過了。

龐大的家業得繼承…名為企管公司,實為大雜拌…舉凡企業顧問、追索債權、商業間諜…合法不合法的,什麼都有。

簡單說,就是麻煩處理器,黑白兩道通吃的灰色企業。

在上面兩個哥哥逃掉過著逍遙日子以後,他悶著頭,準備接下這個可怕的重擔,雖然事實上,他已經接了不少年了。

但是實際的繼承還是很令人毛骨悚然的。那意味著,他得很衰的娶個能幫助他的女人,不管是貪污政客的女兒或者是黑道大哥的妹妹,他都得笑笑的娶過門…

這種笑笑,蠻像「含笑九泉」的。

幸好他父親很體諒的放了他三個月的大假,隨便他愛幹什麼。也順便暗示他,他寶貴的自由也就剩下這三個月…

就在第三個無聊到看了報紙三遍的早晨,他看到了那則「最佳玩伴」的小廣告。

向來嚴肅的他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年頭的女人真大膽,連玩伴都敢徵啊…他突然想放浪一下,去會會這個寫得這麼露骨大膽卻又…好笑的女人。

反正他又沒事好做,放假簡直要他的命,他快要數螞蟻過一天了。

所以他撥了電話,也跟她約了「面試」的時間。他很高興今天總算有點事情做了。

***

就算這女人長得像暴龍和三角龍,或者兩者的組合…他也有心理準備了。淪落到要登小廣告找玩伴的女人…應該很「抱歉」才對。

不過短短幾行可以寫得這樣好笑,也有幾分才氣。他向來欣賞有才氣的女人。

等見了面,倒是嚇他一大跳。這個美麗有教養--雖然有點咄咄逼人--的美女,穿著合宜的半正式套裝,令人望之心曠神怡,卻淪落到要登小廣告找「玩伴」?

台灣的男人全瞎了還是死了?

她眨著美麗的丹鳳眼,專注的打量了他一下,「不錯,還順眼。第一項合格了。」

什麼?他向來讓女人垂涎三尺,只算合格?她選世界先生嗎?

「請問…這個很重要喔。」她十二萬分的認真,「你會玩暗黑破壞神嗎?」

自許情報力一流的他愣了一愣。「暗黑破壞神」?這是哪家異色俱樂部?為什麼他沒聽過?

「你不知道?」她顯得很失望,「那很抱歉…」

「等等!」他焦急的按住她,「給我一點時間…我正在搜尋…我是說,我快想起來了。」

搜尋?她精神都來了。這個好看男人眼睛忽明忽暗…還真的像是電腦在搜尋欸…

有趣!

「暗黑破壞神II?他的前身是暗黑破壞神,是款RPG遊戲,由Blizzard Entertainmen所設計…」他絕佳的記憶力開始運作,卻不可思議起來。

「你記得好清楚!」她鼓掌了,「但是你不會玩…」愁眉苦臉的搖搖頭…

等等等等,他第一次被淘汰!怎麼會呢?他從小到大都是名列前茅的,怎麼會當個鐘點牛郎都沒資格?

「我學習能力很好,我會證明的!」

啃了半天的筆,她勉為其難的點點頭。畢竟他是個有趣的人不是?給次機會吧。

「那你會運動吧?」她又問。

「幾乎都難不倒我。」這個就是他的專門了。

「打撞球呢?我不是說花式撞球,我是說思諾克。」她美麗的丹鳳眼眨呀眨的。

撞…撞球?他尷尬了。撞球間算是不太正當的場所,從小到大都是資優生,他沒機會涉足。

「哎呀,這你也不會…」她更遺憾了。

「我學習能力很好!」怎麼搞的?這年頭的鐘點牛郎這麼難當嗎?

「你很需要這份工作?」她定定的望著他,突然有點同情。這也不會那也不會,他大概靠那張還能看的臉皮過日子吧?肯定過得很艱辛。

大概是個默默無名的模特兒,或是更默默無名一些的演員歌星之類的。

「我很需要!」天啊,讓他找點事情做吧!他快閒到發瘋了。

「那走吧。」她天生的軟心腸離了職場,不能用大吼大叫做掩飾了。

拖著他,她很堅決的往對面大樓走去,「我們開始試用吧。」

他一抬頭,對面大樓掛著好大的「紅華賓館」。

***

等等等等,一定要在這種地方嗎?他可以請這位美女去五星級飯店「試用」,反正他也還滿中意這個風趣又奇怪的女人…

放假的時候,多少都有點瘋狂,對吧?

「一定要這裡嗎?我們是不是該去比較有氣氛的地方…」

「這裡的設備很好欸!」她不由分說,「超讚!你來一次就會愛上了,急速的快感啊!」

快快快感…天,他忙於工作方幾年,人間已經完全走樣了?女人也都大膽到…

「莫非…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他訥訥的,「傳說中的…」他實在說不出「情趣椅」三個大字。

啊啊,他這個三十歲的大男人居然臉紅了。

眼看電梯就在眼前,這這這…

但是她卻將他拽到地下室的豪華的…

網咖。

網咖?

「坐呀。」她摩拳擦掌,「我教你怎麼玩暗黑破壞神。」

「啊?」

「別瞪著畫面看,它不會咬你的。」突然有點可憐這男人,大約是童年失歡,連電腦遊戲都沒玩過,「先創帳號,然後選角…你先從法師開始好了…」

糊裡糊塗的,他開始跌跌撞撞的玩電腦遊戲。

「喔,你看我這腦子。」她玩刺客,玩得又快又狠又準,「我忘了跟你交換名片…啊,你大概沒名片。喏,這是我的名片。」

汛美廣告副總裁?他知道這位又美豔又精明幹練的女強人的!跟眼前這個玩遊戲玩到渾然忘我的女人為什麼…搭不起來?

滿頭大汗的破了第一關,芳心覺得很有成就感。

原來帶新手這麼好玩啊,老遊戲因為有人陪著玩有了新樂趣。「你學得很快…但還有待加強。你要早點適應快速鍵…」

「…我合格了?」永群不敢相信,「妳所謂的玩伴,就真的是陪妳『玩』?」

「不然還有什麼呢?」芳心奇怪了起來,「一個人玩很沒意思啊。我現在放長假放到要發瘋,找個玩伴一起打發時間不為過吧?」

永群很了解那種閒到發瘋的感覺,有點同情。「妳沒有朋友?」

「跟我同齡的朋友不是死在愛情的墳墓裡,就是在職場賣老命,誰有空陪我?」芳心嘆了口氣。

永群頗有同感的點點頭,又不是每個人都可以一起放大假的。「男朋友呢?難得放長假,應該一起出國玩玩…」

芳心安靜了一下,「…我不喜歡出國。我的英文很破。」

「男朋友是幹什麼用的?他英文好就結啦…」

「我沒有男朋友。」芳心有點尷尬的咳幾聲,「我先說明工作內容。其實就是陪我玩,到處跑。我可能半夜睡不著會打電話給你…放心,電話我也是計費的,而且我應該不會太打擾你的生活…按時計酬,每個小時一千二,但是試用一個月。試用期間只有半薪,每小時六百,這樣可以嗎?」

永群呆了一下,根本用不著啊…「妳如果只是想找個玩伴,憑妳的姿色,只要站在馬路上隨便對個男人笑,就有人前仆後繼的花大錢陪妳玩。」

「哎唷,你真當我是美女?」芳心笑了起來,「化妝的啦!我是真的不想有感情上的牽扯啊…花錢比較簡單。」

不知道為什麼,「花錢比較簡單」這句話,讓他覺得很滄桑。

永群默不作聲讓她有點尷尬,是嫌時薪太少?還是傷害了男人的自尊心?「…你要接受這工作嗎?錢不是很多…我每天找你出來的時間也不長。而且不要想得太奇怪,我是雇主,你是僱員。」

永群還是不說話。

她搔了搔臉頰,想了想,「呀,你擔心我對你性騷擾?不會啦,我很尊重人的…」

永群終於笑了出來。要怎麼說…她的想法非常奇特有趣。

「就算你不願意接受,我還是得感謝你陪我一整個下午。」芳心微笑著拿出錢包,「這是你三個小時的時薪…」

永群按住她的手,仔細端詳了她一會兒。為何不?他以後不會在家裡閒得想撞牆。而且她這樣的風趣可愛。

「月結好了。妳現在掏錢出來…」永群聳了聳肩。

芳心明白的點點頭,是了,男人詭異的自尊心。「好,我會記下你的工作時數,你也要記得記下來,月底我們核對。」

真的是很健全的制度…永群擦擦鼻子,忍住沒有笑出來。「妳還沒問我的名字。」

啊呀…芳心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抱歉抱歉…我第一次徵玩伴。我知道你姓章,請問你的名字是…?」

永群燦爛的笑起來,令人眼睛睜不開,「我叫章永群。」

多麼迷人的笑容…芳心高興起來。不錯不錯,第一次徵玩伴就徵到這麼優質的,真讚。對著這樣賞心悅目的玩伴,才有意思啊。

這女人…也稍微收斂一下。這麼明明白白的把欣賞放在臉上,實在是…

他覺得,當她的玩伴似乎可以很有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