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玩伴 楔子

看著兩臂的紅疹,芳心嘆了口氣。

醫生已經下了最後通牒,過大的壓力已經讓她全身的免疫系統抗議到罷工,低下到醫生想開病危通知書了。

「鍾小姐,」李醫生推推金邊眼鏡,臉色凝重的看著她,「妳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Google★廣告贊助】

芳心無奈的攤攤手,「我得了癌症?」

李醫生乾笑兩聲,「滿好笑的。」他沈下臉,「鍾芳心,妳會把命玩掉。除非妳能好好休息一陣子,不然妳這種破爛免疫系統不是讓妳出出疹子就能了事的!汎美廣告沒有妳不會倒,妳再繼續為汎美賣命,小心把命給賣掉了!妳啊,到底是要…」

她高舉雙手投降,「我說表哥,求求你,別念了。我知道了…」

「一個月前妳就說妳知道了!」李醫生重重的拍桌子,「結果勒?妳看看妳的檢驗報告!妳這個月到底幹什麼去了?!我交代妳每個禮拜都要回來複診,妳給我拖足一個月,發高燒才來拿藥!妳到底有沒有把自己的命看在眼裡?我說妳啊…」

芳心悲慘的聽足了十五分鐘的訓示和恐嚇,李醫生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放人。

放假?能夠放假她也想啊。但是身為汎美廣告的副總裁,想要放假就能放假?進入汎美都五年了,她的年假累積了個把月,能放假她也想啊…

走出醫院,她一開手機,一堆短訊和留言挺令人無言的。

穿上外套,遮住觸目驚心的紅疹。既然退燒了,她也該回去賣命了。抬頭看看令人頭昏眼花的夏陽,貪涼的躲入紅磚道的樹蔭下,有一刻,她恍惚了一下。

咦?剛剛滿街的人到哪去了?

張望了一會兒,居然只有她一個,摩肩擦踵的人潮消失得乾乾淨淨。

有點摸不著頭腦,順著綠蔭慢慢走,居然沒有半輛車子行駛。

她搔了搔臉頰,媚人的丹鳳眼底滿是疑惑。左顧右盼,別說計程車,連輛摩托車都沒有。

一陣芳香的酸甜氣味傳來,她困惑的回頭,一個高個子的雪白少女笑得極燦爛,熱情無比的握著她的手上下擺動,「妳好,鍾小姐。妳是汎美的副總裁吧?我們幻影廣告社最近推出了新專案,妳要不要參考看看?」

芳心退後了一步,掙脫了她過分熱情的手。「…妳認識我?」

「鼎鼎大名的汎美廣告嬌豔副總裁,誰不認識啊?」少女非常興奮,甚至有點過度興奮了,「我去汎美好幾次了,但是你們的櫃台小姐實在不上道,說什麼也不替我通報!說起來人類真是…不不不,我是說,公司大起來,真的是莫名其妙的制度有夠多!雖然我們廣告社很小,說不定也可以幫到妳…是說,可以幫到貴公司的忙啊~」

芳心皺著眉看了她好一會兒,「…小姐,我聽到現在還不知道貴廣告社是作什麼的。」

少女怔了怔,大大的咳了一聲,「鍾小姐,敝廣告社的神通可厲害了,保證可以滲透到任何一個角落,絕對不輸給大型廣告…所謂小兵力大功啊!只要很少很少的金錢,就可以有很大很大的效益!」一面說著,一面把把宣傳單和名片塞到她手裡。

「…小廣告?」芳心看著宣傳單上面影印的報紙小廣告,有點啼笑皆非。他們廣告公司動輒幾百幾千萬的預算,跨足各大媒體,實在是…用不著那種需要用放大鏡才能夠觀看的小廣告版面。

「這部份不是我在管的…」她和氣的看了看名片,很雅緻的名字,樊石榴。「樊小姐,或許妳該找執行部的,這才是他們的…」

「每個人都需要小廣告的。」樊石榴意外的嚴肅起來,「妳千萬不要丟掉我的名片和宣傳單,總有一天,妳會需要的。」

芳心笑著搖頭,其實她知道小廣告社的工作很辛苦,但是他們連宣傳單都弄得很拙劣,看到廣告社的地址,她噗嗤一聲笑出來,老天…忠孝東路和民權東路的交會口?這兩條路到海枯石爛也不會交會吧?

「樊小姐,你們地址印錯了…」

一抬頭,樊石榴消失了,反而是滿街的人聲鼎沸,車水馬龍呼嘯而過,剛剛那種寂靜像是騙人的一樣。

若不是她拿著宣傳單和名片,會以為自己累過頭,站著就做起白日夢來。

發愣了一秒鐘,手機粗暴的響了起來,打斷了她的疑惑。她應了幾聲,眉頭越皺越緊,「…官大不是學問就大。別聽總裁那種愚蠢的意見…我沒事了,現在就回去…」

她胡亂的把宣傳單和名片塞進皮包裡,揮手招了計程車。

很快的,她把這件小小的奇異事件給忘了。熱得令人昏眩的台北午後,誰也沒有注意,那股淡淡而酸甜的香氣。

但是,香氣一直都在。

那種類似愛情的氣味。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