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亂彈(十)採葛(王)

彼采葛兮 一日不見 如三月兮
彼采蕭兮 一日不見 如三秋兮
彼采艾兮 一日不見 如三歲兮


采:同採。
葛:草名。葛,可織衣。
兮:語助詞,相當「呀」。
蕭:草名。一種香草。即艾蒿。說文解字:「蕭,艾蒿也。」
三秋:秋,意思如季節。三秋,指得是三季。
艾:藥草名,可療疾。

【Google★廣告贊助】

相思這個題材,最常用的成語大約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幾乎已經被用到氾濫了,不管是小說,詩詞,甚至是情書大全這類的「工具書」,簡直多到不可計數。

但是這個成語的源頭,卻沒有幾個人知道出自於詩經,就在「採葛」這篇。

若不仔細推敲,很容易被唬過去,沒法子領略當中細微的變化。

「葛」、「蕭」、「艾」雖然都是草名,代表的意思就各不相同。

葛草的纖維可以織布,蕭草可熏香,艾草能夠入藥治病。這三種草代表三種聯想狀態:葛布的衣裳(視覺),香氣(嗅覺),因相思成疾所需要的藥草(心理狀況)。

和「子衿」裡的「青青子衿」,睹物思人的用法有相類似的地方。

在最細微的改變裡,涵蓋著最深遠的意思,與其狂抄「情書大全」,不如仔細讀讀詩經,將來抄起來,也覺得比較有點墨水可唬美眉。


【蝴蝶版註釋】

那個採葛草,穿著葛布衣裳的美麗姑娘呀,一天看不到妳,我怎麼覺得好像三個月那麼漫長呢?

(連路上穿著葛布衣裳的姑娘,看起來都和妳相似,卻又偏偏都不是妳哪。)

採著蕭草,準備回家熏香的美少女呀,一天看不見你,就好像三個秋天見不著妳,日裡夜裡都是秋風蕭瑟的寂寥…

(飄盪的香氣雖然都一樣,和妳不相同的人兒,只會讓我更想念妳哪。)

採著艾草,可以療疾的少女呀(妳就是我的艾草,就是我的藥…),若是一天沒有妳的蹤跡,就好像三年裡苦苦煎熬,相思病怎麼都醫不好呀。

(說著說著,我的眼前又黑了…)

(果然病入膏肓,該抬去種了…)


李清照 一翦梅

紅藕香殘玉簟秋
輕解羅裳 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
雁字回時 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
一種相思 兩處閑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
纔下眉頭 卻上心頭


關於相思的小說和詩詞很多,幾乎想要表達愛情的考驗,不免就得把「相思」拿出來當當大考驗的題目。

詩詞裡的相思當然很迷人淒美,若是肉身去捱受可不是啥好樣的滋味。

話說某站妖冶浪蕩的性版版主和筆者有過命的交情,這個性版版主 S在外頗有豔名,據說她強到能夠「後空翻轉體三圈一杆進洞毒龍鑽」(問她,她笑到椅子翻覆),結果某個機緣巧合下,發現她用別個名字,在愛情版寫幽怨的情書。

啥?那個老說「男人是廢物、破爛、窩囊廢、白癡、智障」的大女人沙文主義者,居然也會寫幽怨的情書!!

「廢話!我也是女人呀!」她頗為生氣,「男朋友當兵去,我當然會很失落,相思成疾哪!」

斜著眼睛看她,覺得她似乎變胖了些。

「得不到愛情的滋潤,當然會變胖。」惡狠狠的,「有意見?」

我哪敢?命還要呢。

結果,跌破許多人的眼鏡,她不但乖乖的辭性版版主,乖乖的洗淨鉛華,乖乖的工作,也不再像以前那樣花蝴蝶似的亂飛桃花。

有回將近一個月小倆口沒見面,她到我家喝茶,不見她像手下寫得哀怨,還不是笑嘻嘻,拿她家男人說笑話,講八卦。

聊著聊著,兩個人睡著了。

朦朦朧朧的醒過來,看見她倚著窗沿,手裡的「女詞人李清照」胡亂的攤開,輕輕的唱著「盛夏的果實」。

時間累積 這剩下的果實 回憶裡愛情的香氣
我以為不露痕跡 思念卻滿溢 或許這代表我的心……
如果你會夢見我 請你再抱緊我

等她回去了,翻開李清照,上面有著未乾的水漬,就落在一翦梅上面。

我猜想是鹹的,那水漬。


【正常版註釋】

那個採葛草的女郎呀,一天看不到她,就好像三個月那麼久啊~
那個採蕭草的女郎呀,一天看不見她,就好像三個季節那麼久啊~
那個採艾草的女郎呀,一天見不著她,就好像三年那麼久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