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亂彈(十一)丘中有麻(王)

丘中有麻 彼留子嗟 彼留子嗟 將其來施施
丘中有麥 彼留子國 彼留子國 將其來食
丘中有李 彼留之子 彼留之子 貽我佩玖


麻:種麻之田。
子嗟:男子名。
留:停留,躲。
施施:慢慢。
麥:麥田。
子國:男子名。
李:李子園。
之子:那個男人,子,男子的通稱。
貽:贈送。
玖:黑色的美麗玉石。

【Google★廣告贊助】

把遍天下美女是男人不可宣諸於口的秘密。

要不老夫子就不會在那兒搖頭嘆息,「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真的要好色,也非得在傳宗接代這種大帽子底下納些妾室,就算是逛逛窯子,也得偷偷摸摸。表面上,男人是很聽老夫子的話的。

男人不安於室,通常是基因在作祟。不過這一段論述,已經有「自私的基因」和「精子戰爭」描述得非常詳細,在此不表,不過,相同於將自己優良基因散佈出去的願望,女人不因為她的性別就會減低一些些。

只不過幾千年來的「馴養」,讓女人硬生生的把活潑的天性全悶死了,故意將女人的道德觀調得高不可及(最糟的是,連女人自己都相信了),這種因性別產生的不同道德標準,才是真正的「不道德」。

不過,浪漫的先民,倒是很無邪的將這種單純的女人願望,寫得非常趣緻。

那個女人不希望自己裙角,也拜倒一狗票的愛慕者?


【蝴蝶版註釋】

小山丘上頭有青青的麻田(嘖,麻田的葉子是會割人的),有個叫子嗟的男人躲在那兒等著我,喂,躲著的子嗟,你現在可以慢慢的走過來啦。

(這聽起來像是防空警報解除的樣子,莫非這姑娘倒是約了一卡車人,配置到不同的場地?居然時間空間調度得宜又不出差錯,真乃女中情場高手也)

小山丘上頭有著密密的麥田(麥芒會叫人發癢說,女主角真會折騰人),有個叫子國的男人躲在那邊等著我,喂,子國哪,不用躲了,趕緊過來吃點東西吧。

(這個叫子國的更可憐了,恐怕躲得太久,不知道餓了多少頓,才能從躲著的地方出來…)

小山丘上有李子園(這種地方,毒蚊子最多了),有個男人躲在李子園裡頭(這個更妙了,追求者的名字她乾脆忘了),那個躲在李子園的男人,不但沒有怨怒我,反而送了黝黑高貴的玉石給我呢。

(居然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沒人抱怨?這真是太強了~)


人類是種麻煩的動物。若是事事都用基因來解釋,當然可以解釋為保護自己的基因延續,必須用「佔有欲」來確定自己的血緣的唯一性。糟糕的是,人類還有社會觀和愛情觀,這些強大的後天學習和心理層次,往往蓋過基因本能多多。

(沒錯,筆者剛看完自私的基因。所以廢話特別多。)

同時交幾個男朋友或女朋友,其實也沒什麼不對的地方,只是這種腳踏多條船的行為,往往搞個不好,就會翻船。

就像某M小姐。說起她的豐功偉業,男友名單可以印上十幾張報表紙,刷的一聲可以綿延於地那麼長。更厲害的是,她可以讓幾個男友永遠老死不相往來,到分手前都不曉得M小姐另外還交了多少男朋友。

「唉呀,大家都是大人了,流連花叢間總該知道遊戲規則,」她總是笑笑的喝著玫瑰茶,「只是裝作不知道而已。」

有陣子她成為我的室友,在家約會別吵到我就成了。放心,我有選擇性失明這種毛病,從來沒看過副總、處長、IT 的帥哥工程師來過家裡。

不過,總有排行程排出毛病的時候。有回慌慌張張的,她將個男人塞到我房間。

「阿翠,這個帥哥陪妳聊天…」抬頭一看,隔壁公司的帥哥。

「我不要帥哥,趕稿趕得要死,我…」

她美麗的臉龐慘白,「妳一定要!他們公司的老闆就要上來了呀~」

老闆?!我跟帥哥望了一眼。帥哥笑笑,「這種事情偶爾會有。M又是這樣的漂亮。」

看得開就好。「你喜歡看漫畫還是小說?會不會玩 PS?」我嘆了口氣。

帥哥倒是乖乖的在我身後玩惡靈古堡,一直到老闆離開,還沒辦法把他從PS的身邊拖開。

後來?後來我認識了一卡車兄弟,通通是 J 塞到我房間來的避難者。有時她太忙了,會同時塞三個以上的男人進來,我小小的斗室,好不熱鬧。不用人家招呼,自己就聊得很愉快。就算 J 不在家,他們也會來玩 PS,看漫畫小說,來煮咖啡,煮火鍋,交了新女朋友,也記得帶來玩。

她倒是不在乎,常說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剛好一起住的A君女友名單也不比她短,兩個人倒是相處得很融洽。

有時徹夜趕稿,眼冒金星的才睡下,就聽到M和A輕手輕腳的開門進來,「小聲些,阿翠似乎剛睡。」

「也這麼晚哪?真的是早點回來,吃完早點才回來。」

兩個人發出同謀的竊笑聲,小心的回自己房間。累成趴趴熊的我根本沒力氣數落他們,翻倒昏睡過去。

相處融洽當然是好事,但是兩個人漸漸的不帶人回家,問起來都是:「年紀大了,懶得動了。」

雖然很疑惑(他們不是永遠的二十五歲嗎?),不過兩個人都很勤快的煮些吃的喝的,我也樂得大吃大喝,沒打算追究。

那陣子,我們家常呈現肥滿狀態。M 的男友和前男友群,A 的女友和前女友群,幸好我不帶人回家,不要三路人馬,我們這個三十坪大的小房子,大約壓也壓垮地板了。

後來M和A搬走了,我們家才稍微安靜了些。稍微。

我還是常常半夜接到如泣如訴的男生或女生問,「 M 和 A 真的結婚了?他們怎麼會幸福呢?」

你問我,我豈不要去擲茭?

不過,花花公子和花花公主還是有幸福的權利哪。起碼他們現在很幸福。


【正常版註釋】

小丘陵上有麻田,那個叫做「子嗟」的男人就躲在裡面。那在麻田等待的子嗟,對著我慢慢的走過來。

小丘陵上有麥田,那個叫做「子國」的男人就躲在裡面,那在麥田等待的子國,趕緊過來吃點東西吧。

小丘陵上有李子園,有個男子躲在李子園裡面,在李子園等待的男子,送給我一塊黑色玉石做成的首飾。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