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亂彈(十三)山有扶蘇(鄭)

山有扶蘇 隰有荷華 不見子都 乃見狂且
山有橋松 隰有游龍 不見子充 乃見狡童


扶蘇:木名。
隰:隰,ㄒㄧˊ。低濕的地方。
荷華:荷花,即蓮。
子都:古美男子名,子充亦作此解。
狂且:狂拙之人。
橋松:橋,通喬。木名。
游龍:水草名。
狡童:狡獪的童子。

【Google★廣告贊助】

「山有扶蘇」有兩種解釋,有說女子相約的人沒來,反而討厭鬼糾纏不休,也有說少女同時約了兩個心上人,卻故意叫他們「狂且」、「狡童」。

經過比較語氣和版本以後,筆者取後者的說法。畢竟扶蘇、荷華、橋松、游龍的譬喻都屬於明亮活潑的氛圍,不太可能用忿恨的語氣來描述悅目的景色,反而應該屬於慧黠狡獪的少女口吻。

(就好像有人流行嬌俏的喊自己的老公「死鬼」一樣)。

所以,在此取後者的解釋,少女的頑皮,不管是幾千年,一點改變都不會有的。


【蝴蝶版註釋】

山上長著偉偉的扶蘇樹,水裡頭有著美麗的荷花。這樣優美俊逸的景色,就像要跟我約會的人兒。怎麼瞧不見我家的帥哥子都,換成你這討厭的狂妄沙豬呀?

(可憐被約來的傢伙,大約會跳腳的喊,我就是子都呀!妳呀…)

山上長著亭亭的喬松,水裡頭有著悠游的游龍草。這樣偉岸俊秀的景致,就像我要約會的人兒。怎麼我家的帥哥子充看不見,換成你這狡獪的小鬼呀?

(另一個可憐的傢伙,大約馬上會暴跳起來,我就是子充!誰說我是小鬼呀!)


這首詩和「靜女」的慧黠略有不同。靜女中的少女,一派天真無邪,躲起來嚇自己情人的作為,就像十一二歲的小女孩(不用罵我變態,色情狂,連小女孩都拿來胡扯,茱麗葉戀愛的時候才十四歲,古中國的女孩子十四歲就可以嫁了。),帶著天真可喜的嬌憨;而「山有扶蘇」裡的女子,伶牙俐齒的態度,可想見年紀應該大一點,約莫十五六歲,用著鋒利的玩笑,讓赴約的人覺得又好氣又好笑,又離不開這樣聰慧的女子。

其實,喜歡捉弄自己心愛的人,不分男女,算是本能之一。小學的時候,臭男生有多喜歡弄哭這小女生,就有多喜歡這小女孩。

許多青梅竹馬的交情,就是在打打鬧鬧互相捉弄中萌芽的。

話說筆者的小學同學,有對永遠的班長和副班長。班長這個男孩子,從小對任何人都謙恭有禮,一派好學生的樣子。副班長雖然活潑好動,偶爾會跟欺負女生的臭男生動上手,卻也不隨便生事。

說也奇怪,他們倆從二年級就一起當上了班長和副班長,兩個人就幾乎都在吵架狀態。班長唯一會大聲的人,就只有副班長,雖然副班長聲音比他大多了。

總以為他會是一輩子的仇人和敵手(兩個見面就「笨女人」「神經病」的叫來叫去,別班都說我們是「杜鵑窩班」),沒想到,事隔二十年,他們居然聯手辦了一次同學會,順便請大家吃紅蛋。

吃紅蛋ㄟ~他們居然等班長服完兵役就結婚了!結婚居然不是奉兒女之命,還足足撐了五六年才生小孩!

大家目瞪口呆之餘,出席分外踴躍,只見剛做完月子的副班長還是開口就叫,「神經病!過來!李子文來了,你們不是好久不見了?」

班長也回答,「笨女人!先把兒子抱進去,妳才做完月子,不要站太久,當心老了腳酸。」

真是…真是甜蜜的「暱稱」,二十幾年,始終如一。

回到家來,兒子迎上前,嘮嘮叨叨的說著學校的事情,「那個葉晴婷最壞了!一天到晚都跟我打架,一點女孩子的樣子都沒有…那個大眼蜻蜓…居然因為我考贏她而生氣,實在太過分了…」

低頭著自己的兒子,嘆了口氣。

「那,葉晴婷叫你什麼?」

「蟑螂。」他很忿忿,「都是老師啦,說什麼從此『蕭郎是路人』…我不要姓張~」

都是昆蟲?還算得上門當戶對。

或許,下次母姐會先去看看蜻蜓媽媽是怎樣的人,我這個蟑螂媽也得早點打好關係。

婆媳關係是很難搞的,還是越早佈樁越好。


【正常版註釋】

山上有扶蘇,水裡有著荷花。看不到和我約會的美男子,倒是看到你這個狂拙的傢伙。

山上有著喬松,水裡有著水草。看不到和我相約的可愛意中人,倒是遇到你這個狡獪的小鬼。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